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频道 > 市场动态 > 正文

跨国烟草巨头财富榜上“大跳水”势已衰暴利仍在

2015年06月17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网易新闻报道 作者:
A+ A

  烟草在线据网易新闻报道  作为一种全球趋势,禁烟在西方实施更早,也较有成效。在新闻报道中,常看到国际烟草大公司官司缠身,被法院判处天价“罚单”。面对舆论的谴责,烟草巨头们又不得不有所收敛。但烟草毕竟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这些老牌烟企当前的处境如何?禁烟运动对它们的冲击又有多大?以全球最大的跨国烟草企业菲莫国际公司为例,在2002年《财富》全球500强中,它排在第24位,但12年后,依然是烟草行业老大的它,排名却跳水到第390位。有业内专家称,主要跨国烟草公司处在困难时期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但也有人认为,西方“烟草大王”势头仍健,2014年全球四大烟草商的税前收入就高达320亿美元。“国际烟草巨无霸企业面临的是一个转型时代”,德国经济研究所烟草经济学者鲍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未来,吸烟者会继续减少,但一些精制卷烟仍会存在,价格会更高,烟草企业仍能在一定程度上维持庞大的利润。”

  天价诉讼案重创烟草商

  159年前的英国伦敦,邦德街上一家烟草店的年轻老板在位于同城的马尔堡街建了一个卷烟场。那时他不曾想到,他开设的菲莫公司日后会进入美国,成长为世界最大的烟草公司;他也不曾想到,他生产的马尔堡牌卷烟,经过百年洗礼,会被打造成全球第一大烟草品牌“万宝路”。当然,他想不到的还有,这家公司会官司缠身。

  6月初,加拿大魁北克高等法院就两桩历时17年的烟民集体诉讼案作出判决,要求3家加拿大烟草公司对魁北克省烟民进行124亿美元的赔偿,原因是它们没能充分警告吸烟可能带来的危害。受罚的公司之一是菲莫国际的子公司乐富门金边臣烟草公司,另两家一个是英美烟草公司的子公司,一个是日本烟草公司的子公司。而这三家母公司正是全球烟草行业的三大巨头。

  菲莫国际公司遭遇的索赔案不止这一桩。1999年3月,美国俄勒冈州一法庭判决菲莫国际公司赔偿一名吸烟受害者约82万美元,外加缴纳7950万美元惩罚性赔偿金。此前,加州一法院判决菲莫国际公司向一名53岁女士赔偿5150万美元,后者因吸万宝路卷烟导致肺癌。2002年10月,洛杉矶法院在一起针对菲莫公司的案子中,裁决280亿美元赔偿金。

  其他大烟草公司背负的巨额罚单也不少。去年,美国第二大烟草公司雷诺烟草被判赔偿一名丈夫因吸烟致癌死亡的寡妇236亿美元。另一个烟草史上的大事件是,1998年,在一些州的司法部长提起诉讼后,美国烟草行业总共向这些州支付了2460亿美元。

  折射老牌烟草企业境遇的还有西欧烟草供应市场的巨变。去年4月,位于英国诺丁汉的帝国烟草(全球第四大跨国烟草公司)卷烟厂宣布关门。这是英国本土最后一家卷烟厂。这家工厂在上世纪30年代鼎盛时期曾雇用约7000名员工,每天生产100万支卷烟,数十年间都是诺丁汉最大企业之一。

  在过去的几年里,菲莫国际曾发表声明,关闭其在荷兰卑尔根奥普佐姆的工厂。日烟国际声明,将关闭其在北爱尔兰和比利时的工厂。在北爱尔兰,当地工会组织为保留数百个就业岗位,试图让日烟国际重新考虑,但遭到拒绝。由于收益下滑,日本烟草还关闭了本国的几家工厂。帝国烟草除关闭在诺丁汉的工厂外,还关闭了在法国的工厂。

  烟草工业仍是“造钱机器”

  如果认为烟草巨头处于风雨飘摇中,那就错了。美国传奇投资人沃伦·巴菲特曾说过:“花一个便士做卷烟,然后能卖一美元。它让人离不开,买主们相当忠于自己爱抽的牌子。”帝国烟草的子公司利是美就是一个例子。

  尽管正经历严厉的禁烟,广告几乎被全面限制,赋税不断提升,作为德国本土最大烟草制造商的利是美仍高枕无忧。据利是美资深制烟师罗兰德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1910年利是美从一家小卷烟厂起家,用20年就占了德国卷烟市场半边天。在接下来纳粹德国实施的严厉禁烟运动中,善于与政治打交道的利是美也没有受多大影响。二战后,利是美因战争期间使用强制劳工遭到制裁,后来它再度恢复大规模生产,并加大对教育的资助,赢回了名声。

  德国烟草行业的报告显示,自2007年德国全民禁烟以来,利是美占的德国市场份额不断上升,目前已近28%,其营业额每年以两位数百分比增长,销售利润率达50%。难怪德国《商报》评论道:“烟草工业真是造钱机器!”唯一令利是美担忧的是,抽烟的年轻人在急剧减少。

  有分析称,尽管烟草巨头在很多国家丢失了阵地,但它们适应了需求减少的现实,并开始聚焦电子烟领域以及中东欧、东南亚、中东等新市场。此外,看似矛盾的是,西方征收的重税为烟草商提价打了掩护。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无论是帝国烟草还是英美烟草,近些年都在海外投入更多心力。英美烟草创立伊始就在从事国际烟草业务。过去数年,它在全球的活动前所未有地转向新市场。在帝国烟草公司2014财政年度业绩报告中,尽管俄罗斯和土耳其市场表现不佳,美国和沙特市场份额减少,但由于削减库存以及一系列成本控制策略成功实施,公司税后利润反而升至14.5亿英镑,同比激增57%。

  现在,日本烟草公司也将注意力转移到海外,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日本烟草公司的现状是海外市场收益大大超过日本国内市场,未来计划瞄准东南亚国家。与此同时,日本烟草不断扩大电子烟业务,并着力开发全新的烟草产品。

  在美国,法律上的严管、不断提高的税率、卷烟销量下滑、诉讼索赔高企,尽管挑战不断,菲莫国际一连串并购扩张,依然巩固了其在业界的王者地位:2009年收购了美国无烟烟草公司;2010年万宝路鼻烟在全美上市。这家老牌企业不仅传统的卷烟业务表现抢眼,而且新秀“无烟烟草产品”也有了两位数增幅。为减少公共危害,菲莫把生产降低风险的烟草制品作为未来一项重要战略。

  用重税约束“健康杀手”

  据美国《商业周刊》报道,以营业收入计,2014年《财富》全球500强中,除菲莫国际公司外,其他两家入围的日本烟草和英美烟草均比上年下降,分别降至第495位和第499位。值得一提的是,以卷烟销量计,日本烟草居英美烟草之后。

  烟草公司在财富榜上位次下滑的大背景是国际禁烟。《新闻周刊》欧洲版5月底的一篇报道称,自上世纪50年代起,国际烟草公司遭遇一个又一个坎。1951年,英国流行病学家演示了吸烟与疾病之间的关联,之后西方引入惩罚性管理和税收制度。美国在1970年禁止电视上出现卷烟广告,卷烟标志逐渐从F1大奖赛消失……2015年3月,英国通过法令强制实行卷烟简易包装。

  英国烟草制造商联盟公关部主任威尼克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禁烟让英国各大烟草公司生产量在最近数年出现潜在降幅。在他提供的英国《公共健康期刊》等资料上,记者看到英国烟民的日吸卷烟量已经从10年前的28支平均量下降到21支。在苏格兰某些高吸烟人群区,比例已经降到6%。

  威尼克斯说,英国禁烟令打击的不仅是烟草行业,还有酒吧等消费场所的发展。“英国现在每年有40家酒吧停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喝酒的人感到在这里也不能吸烟,很不自在,还不如不来”,威尼克斯说,“英国一直在不断调高烟草税收,尤其是1998年以后,英国的烟草税平均每年增长5%。目前,英国政府对烟草征收的税金在烟草价格组成中已达80%,排名世界第二。”

  在战后赚得盆满钵满的日本烟草有着同样处境。随着日本社会推进健康生活,尤其是2004年日本签署世界保健机关框架协议后,日本全面禁止烟草广告,要求烟草公司出资制作“吸烟有害健康”等公益宣传片。之后日本厚生省推行公共场所“分烟制”,限制公共场所烟草销售店铺、自动售货机数量。2008年,日本决定让烟草公司承担高达售价6成以上的税金。

  日本民间团体“日本禁烟学会”一直和日本烟草公司作斗争。他们通过倡议各地政府立法禁烟以外,还时刻向日本烟草公司发起诉讼追究责任。比如,日本癌症患者数量上升,禁烟学会拿出死者死因和吸烟之间的关系证据,直接向烟草公司巨额索赔。

  禁烟学会虽是民间组织,但影响力不小,并且屡战屡胜,因为日本舆论和司法都倾向禁烟学会。这与其他国家的情形相似。在美国,上世纪90年代前,烟草公司往往能够成功应对烟民诉讼,但随着禁烟之风越吹越强,它们只能避其锋芒。2003年,菲莫公司宣布更名为奥驰亚集团,将烟草与食品和金融业务分离,加快多元化步伐。但公众不领情,认为充满烟草味的“菲莫”改名是为了粉饰“健康杀手”的坏名声。

  “禁烟运动带来的冲击,长期看会很大,整体前景不容乐观”,德国经济研究所烟草经济学者鲍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国际烟草巨无霸企业面临的是一个转型时代。”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