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中国烟草业将掀起重组风云

2002年10月15日 来源:中国烟草在线据《财经时报》报道 记者:郭大鹏 作者:
A+ A
  现实生活中总会有许多很奇怪的事发生——朱先生喜欢吸黄山牌香烟,这是一种产自安徽省的名牌卷烟,但是,当他出差到邻省河南,就很难买到这种牌子香烟了。类似的现象很多:山东人在山西买不到将军,浙江人在陕西买不到大红鹰。   这些现象不久以后将大为减少,因为,计划色彩浓厚的中国烟草企业,将在今后一两年间掀起兼并、收购、重组风云。这些并购活动对中国香烟爱好者的选择、烟草企业的存亡、国家与地方税收的保证都有重要的影响。   上月20日在云南红河烟厂召开的全国烟草行业企业管理工作会议上,国家烟草专卖局支持企业并购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朗。局长姜成康称,重点骨干企业要主动走兼并、重组之路,不能再过多寄希望于计划指标的调整。这意味着一些限制烟草企业购并的瓶颈可能被突破。   中国自上世纪80年代初实行烟草专卖制度以来,因为体制的束缚,烟草企业间只有零星的并购行为,且效果并不显著。   在国家烟草专卖局眼中,通过并购活动组建大型烟草企业,抵挡跨国烟草巨头的冲击,似乎是中国烟草行业的惟一出路。   小大之辨   《庄子》有一则寓言,说北海有一只巨鸟,其翅宽广若垂天之云。此鸟志向高远,将乘旋风飞往南海。但蝉和斑鸠却不以为然,说我们每天在草树间穿梭,它怎么可能飞那么远呢?庄子说,这就是小大之辨(区别)。   中国的烟草企业当然不至于像蝉和斑鸠那么微小,但其规模距烟草业中的巨鸟差距甚远。烟草业中的巨鸟是菲利普·莫里斯、英美烟草等跨国烟草巨头。   菲利普·莫里斯公司2000年生产卷烟1775万箱,产品外销率达76.6%。中国36户重点烟草企业2000年生产卷烟2143.3万箱,产品外销率仅有0.75%。在中国,年产50万箱的企业就算是大企业了。   今年36户重点企业省际间交易比重仅占全国总量的60.63%,比其产量占全国的比重还低2.84个百分点。中国36个卷烟名优品牌中,有9个市场覆盖面仅为1个省份,有5个市场覆盖面为2个省份。   指标之限  业内人士指出,优势企业要想扩大规模,必须突破指标的局限。眼下要突破指标的局限,并购是最好的办法。   中国卷烟有一个总量的天花板,2002年为3400万箱。各个卷烟生产企业分担这3400万箱的生产指标,也就是说,没有指标就不能生产,即便产品市场很好。   红河烟厂每年产量达到80万箱,但得到的生产指标只有10万箱,于是每年要花费数亿元向其他小烟厂购买。据称,红河的领导曾抱怨:我们每年要用数亿元去养活那些小烟厂。许多像红河这样的优势企业,只能无奈地选择购买指标。   行业主管部门解决指标问题的办法是,关停年产10万箱以下的小烟厂,给优势企业腾出指标。但用这种办法腾出指标的空间很小。国家烟草专卖局计划通过关停小烟厂腾出300万箱指标,去年已经实现近200万箱,今后能腾出的指标更少,远不能解优势企业之渴。另外,优势企业原希望一些效益不好的企业能腾出一些指标,但今年烟草行业普遍赚得盆满钵满,很少有人主动出让指标。   算来算去,企业间的并购是最好的出路。   闲置资金出路   烟草行业是典型的垄断行业,这使许多烟草企业手里攥着大量闲置资金。过去由于企业扩大规模受到局限,这些资金往往被用于多元化投资。烟草行业与其他行业关联很少,缺少相应的人才和管理经验,所以烟草行业的多元化投资结果总是差强人意。   前一段时间受到媒体关注的红塔集团多元化投资,起初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当时红塔在国内市场占有7%左右的份额,“红塔山”品牌的市场集中度只有2%,理论上存在扩大市场的可能。但是烟草专卖和地方保护下坚固的市场壁垒让红塔四处碰壁。   业内人士称,如果能突破烟草专卖和地方保护等体制束缚,让烟草企业把闲置资金用于兼并重组,扩大企业规模,效果会比多元化投资好得多。   在云南红河的会议上,有关领导也要求烟草企业:认真分析所办多元化经营状况,该剥离的就要尽快剥离,该推向市场的就要推向市场,该退出的就要退出。   奈何地方保护   中国烟草行业一直不能产生菲力浦·莫里斯、英美烟草那样的重量级企业,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地方保护。面临入世后激烈的竞争,政府与企业都意识到兼并、重组,扩大规模的重要,但如果不打破地方保护的铁栅栏,一切都是空想。   一般来说,烟草行业的地方保护是这样的:卷烟生产落后的地方,政府为保证税收,采取各种措施限制外地优势企业产品的进入,保护本地落后企业的生存。可供选择的措施有很多,比如限制外地烟的进入数量,限制销售区域,缩小外地烟的批零差(减少零售利润,打击零售积极性)。   据传,去年某省曾规定,本省区域内不得销售除中华以外的外地烟,后经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严厉批评方才撤销。更有甚者,有些地方竟划地区为界,本地区不得销售外地烟。   打破地方保护涉及到复杂的利益调整,此方面的进展将决定企业并购的程度。像红塔这样有实力的企业正在拭目以待。   财税体制之结   现行财税体制是烟草企业并购的一道坎,事实上,中国烟草包括地方保护在内的许多问题都与财税体制有关。   国家烟草专卖局经济研究所所长吕忠信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按现行的分税体制,高额烟草税收不但是维持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基数的重要保证,而且也直接影响中央对其返还数量的多少;加之烟草税收主要在生产环节缴纳,本来应该上缴中央财政的烟草主体税种?消费税和75%的增值税很难真正到位。在这种背景下,国家对烟草课征的高额税反倒成了地方财政的主要来源。   于是,烟草业在生产计划的调整、企业兼并重组等方面都面临极大的阻力:大企业、大集团难以真正形成;为保既得利益,地方政府干预烟草事务;设置市场障碍,利益主体实施地区封锁,甚至指使行政执法主体偏离轨道,为地方利益保驾护航。   中国烟草产业的整合需要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财政部、税务总局及各省级政府的支持,烟草企业的并购、壮大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阳光与乌云   表面上看起来中国烟草行业阳光明媚。据最新统计数据:今年1-8月,全行业累计生产卷烟2357.4万箱,同比增长2.8%;销售卷烟2333.1万箱,同比增长4.6%;实现工商利税973.86亿元,同比增长155.10亿元,增18.94%。   但乌云也在不远处聚集。今年,代表中国烟草行业前途的36家重点企业产值比重同比下降2.3个百分点,一、二类卷烟(高档烟)占全国比重同比下降9、13.3个百分点。部分重点企业产销下降,效益下滑,名优卷烟远没有达到增长10%的预期目标。   对入世承诺的兑现日期也日渐逼近。   国家烟草专卖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徐莹,曾跟随龙永图一道参与WT0谈判过程。她最近在一次烟草学术报告中谈到,一旦卷烟零售许可证放开(现在外烟销售需另办许可证,而且只允许在宾馆、大商场等小范围销售),国外厂商将凭借强大的资源和上百年的经验,加大促销力度,使消费者和零售户有所实惠,这样,他们的市场份额肯定会稳定扩大。   外资进入烟草工业也是早晚的事。因为按世贸规则,目前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挡。按现行法律,建立中外合资烟草企业,由国家烟草专卖局审批。事实上除80年代中期批过几个外资烟厂以外,近十来年国家烟草专卖局一直以国内卷烟生产能力过剩为由,从未审批过一个外资烟厂。但问题在于,从法律角度,国家烟草专卖局并不能禁止外资烟厂。按WT0的透明度原则,中国的审批程序必须公开化,国家烟草专卖局没有理由不审批,也不能再利用审批程序禁止进入,从而根本无法挡住像菲莫和英美烟草之类正等待进入的跨国烟草集团。   外烟伺伏   近来跨国烟草公司在中国设厂传言不断,传言可能不实,但其进入中国的野心一点也不假。   专家介绍,由于俄罗斯、日本、法国等卷烟进口大国的进口量已近饱和状态,全球几大烟草公司进一步扩张的目标必然是中国。几大跨国烟草公司已针对中国市场做了大量的技术准备和市场调研,一旦条件成熟,他们将逐鹿中原。   菲利普·莫里斯、英美烟草、日本烟草、帝国烟草四大跨国公司的卷烟总产销量为4709万箱,占全球市场份额的44%。再加上雷诺士烟草公司的193万箱和加莱赫烟草公司的近100万箱,国际几大烟草公司占全球市场的份额接近50%。   而且,菲力浦·莫里斯在美国的销量只占其全球销量的24%;英美烟草在英国的销量只占其全球销量的1%;日本烟草公司在日本的销量占其全球销量的50%;帝国烟草公司+利是美烟草公司在英国的销量只占其全球销量的14%。这说明,跨国烟草公司的产品绝大部分销售到国际市场上,每家跨国烟草公司都有足够的实力去集中抢占中国卷烟市场。   寻求突破   目前而言,国家烟草专卖局对烟草行业的兼并、重组至关重要。他们正在做或将要做的一些事情,将在今后一两年体现出相应的价值。   据悉,烟草重点企业调整办法已经国家烟草专卖局办公会原则通过,调整结果将于近期公布;针对当前行业存在的体制性障碍、地区封锁等不规范行为,国家烟草专卖局将组织4个调研组进行专题系统调研,力求有所突破。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