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恋恋烟尘 > 正文

在老山,庄严地抽烟[图]

2007年06月12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网络编辑整理 作者:姜锋青
A+ A
  我学会抽烟,是在1987年的春天。

  那年3月,鄂州籍烈士赵怡忠被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战斗英雄”称号。为了宣传英雄的事迹,鄂州市委组织了赴老山前线采访组,我作为成员之一,登上了奔向南疆的列车。

  车上,同行的老余为解除旅途寂寞,不时给我递烟。我摇头说,抽不惯这玩意。老余打趣地说,“抽不惯?以后可别向我伸手讨烟了!”

  赵怡忠身前的所在部队为红军师铁锤团,驻扎在老山前线八里河东山。我们由昆明乘车到达边陲小镇麻栗坡后,部队派两辆越野吉普来接我们。一上车,一个河南口音的小战士便热情地递烟,我说“谢谢!不会。”战士说:“咋不会?这是俺的敬意,不抽不行!”那烟硬是塞到我手中,紧接着打火机“蓬”地蹿着火苗直抵鼻尖。我吸了一口,呛得一阵猛咳,战士高兴得撞着我的肩膀直笑:“中!中!就这样抽!文人会抽烟,文章才写得来劲!”

  一到达前线,我们就投入紧张的采访,从铁锤团指挥部到连队地堡工事,从棕榈树下的哨所到燠热而布满泥泞的坑道,我们在冷枪、冷炮不时划过天穹的当儿同指战员们促膝谈心。那一支支直杵杵递过来的香烟,凝聚着战士的豪爽与热情、友谊与信任,我不敢说“不会”了,战士们怎么抽,我也怎么抽。谈到赵怡忠身中64块弹片,左臂被炸断,依然冲锋不止,直至壮烈牺牲的情景时,战士们喉咙发哽,每每此刻,他们便用递烟的方式填补悲痛和沉默的空白,掩饰男人的泪水。我只能顺从地接过烟,模仿他们抽烟的姿式,像他们那样,把烟抽得“叭、叭”直响。

  更难忘采访期间,团指挥部安排我们参观麻栗坡烈士陵园。我们登上那座山坡时,每个人的灵魂都被震撼了,那满山遍野密密麻麻竖立着的白色墓碑,像森林般的让人震惊、压抑甚至喘不过气来。墓碑上刻着烈士们的姓名、职务和出生年月,他们都是生龙活虎的生命啊!为了祖国的安宁,为了人民幸福,他们血洒边疆,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今静静地长眠在这里。一种崇高的庄严与肃穆,顿时充溢于我们的胸中。此时,正是清明节刚过不久,我惊异地发现,每座墓碑前,除了摆放的鲜花祭品,更多的是一支支雪白的香烟,有的点燃了,有的是整包整包的敬献在墓碑前。陪同参观的部队首长告诉我们,这些烟,都是烈士的战友们扫墓时留在这儿的,他们的友谊、情感与深刻的缅怀,还包括心中的悲恸和血泪,都寄托在这一支支香烟上,我的眼泪顿时滑过脸颊,忙掏出身上的香烟,虔诚地弯下腰,深深地鞠躬,然后把香烟一支支点燃,敬放在一座座温暖的、生机蓬勃的坟冢前。

  回到前线营房后,我怀着巨大的悲痛,埋头写作报告文学《老山魂》。油灯下,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烟雾缭绕中,眼前出现赵怡忠和他战友们一张张生动的面孔,半夜时分,荷包中“弹尽粮绝”了,我摇醒熟睡的老余:“快!快,给我一包烟!”老余看着我红肿的双眼,二话没说,给了我一包烟。我走出营房,站在老山前苍茫的夜空下,久久地伫立,点火,庄严地抽烟。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