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恋恋烟尘 > 正文

他们是这样戒烟的[图]

2004年02月26日 来源:厂长经理日报 作者:牛励耘 作者:
A+ A
  人生于世,常偏爱某物。有人好酒,有人爱花。蹉跎岁月中,对烟情有独钟者不在少数,我身边就有两位瘾君子,不妨将他们的戒烟史录下来,与大家共飨。   我上小学的时候,年近半百的父亲已经有几十年的烟史了。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据说,早在孩提时代,父亲就被那白色魔棒所吸引,特别欣赏大人们吞云吐雾的样子,便时不时在大人们的逗玩中抽上一支半支。真可谓起步早,上瘾快,因而从小便成了瘾君子。   母亲无数次劝父亲戒烟,也因此不知跟父亲生了多少气,但不识字的父亲却有自己的抽烟哲学: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我不喝酒,不赌博,就抽烟这点小爱好,你让我戒了,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况且我吸的大都是一毛找(几分钱一包烟)的便宜货,也费不了几个钱。   的确,在父亲大半生贫困而艰难的日子中,在一定程度上是靠着烟草支撑着自己的坚强。累了,抽支烟解解乏;困了,抽支烟提提神;烦了,抽支烟解解闷;想事时,抽支烟激发激发自己的灵感;烈日炎炎的田间,趁着休息的当儿,点上一支烟,顿时就有一种凉爽百倍的感觉;北风呼啸的数九寒冬,与三五成群的同龄人蹲在墙根下晒太阳,点上一支烟,那惬意劲就甭提了。   树叶儿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日子在平平淡淡中一天天过去。父亲的烟也抽得越来越凶,档次也逐渐由几分钱一包上升为三毛五毛一包了。   1979年春节前,25岁的哥哥经人撮合终于成了一门亲事,父母高兴得合不拢嘴,可对方开口500元的彩礼钱却让父亲锁紧了双眉。在当时的我们家,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父亲东挪西借,把合抱粗的两棵大桐树也给卖了,还是差100元凑不齐。眼看着送彩礼钱的日子一天天临近,父亲长吁短叹、茶饭不思,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可此时的母亲却表现得很从容,并没有着急的表情,这使得父亲大为光火,大骂母亲没心没肺,都这般时候了还一点也不知道操心。凭父亲如何发作,母亲只是淡淡一笑。   送彩礼钱的日子终于到了,父亲抓耳挠腮,急得声音都变成了哭腔。这时候,母亲不紧不慢地从里屋抱出一个存钱罐(其实是一个大坛子),小心翼翼地打开裹了几层的红布,口朝下一倒,全家人眼前突然一亮,父亲更是睁大了惊奇的双眼。从存钱罐里倒出来的钱松松散散摊了一大片:有一分两分的硬币,但更多的是皱皱巴巴的一毛或两毛的钞票。母亲把硬币和纸币分成两堆,很虔诚地整理起来,足足数了一顿饭的工夫,才把数目点清,整整一百一十六块五毛八。母亲得意地说:“除掉彩礼钱,还剩十六块五毛八。过年还能割几斤肉,买一串长长的鞭炮。”全家人高兴极了,不得不对平时沉默寡语的母亲另眼相看,争着问母亲存钱的秘密。   趁这个当儿,母亲开始教育起还在惊喜之中的父亲:“俗话说,三年不吸烟,省个大老犍。你就是不信,这不,你平时买一包烟,花多少钱,我就想方设法、一天不吃不喝也要挤出同样多的钱存进罐子里,一年下来,就存了恁些。你想想,如果你不抽烟,咱家一年下来,存的钱就比这多一倍,就是二百三十三块一毛六,能办多少事呀!?要不是这些钱,拿什么给人家彩礼钱,这婚事还不得黄了。你只有找个没人的地方哭去吧!”一顿夹七夹八数落得父亲低下了头。看得出,在铁的事实面前,对用心良苦的母亲,固执地父亲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此,父亲咬紧牙关,坚决把烟给戒了。   另有一位在县城当工人的年轻人,父亲已经70多岁了,烟龄少说也有50年,至今仍“恶习不改”。这位年轻人不知想了多少办法,磨了多少嘴皮。可说得轻了,父亲当成耳旁风,“涛声依旧”;说得重了,父亲最多戒上一个星期,又“旧病复发”,而且抽得比以前更上瘾。还常常跟老友们自嘲地说:“谁说戒烟不易,我一年就戒了4、5次。”年轻人搜集了古今中外的许多戒烟诗、戒烟歌,还找来许多关于吸烟危害健康的名言警句,读给父亲听,并郑重地警告父亲:吸一根烟少活一秒钟。谁知父亲总是嘿嘿一笑,说:“就是少活几年又如何呢?就让我享受享受吧。”年轻人无计可施了。   后来,年轻人苦思冥想,终于找准了父亲的“软肋”,治住了他的“病”。   他不再给父亲零花钱,每天一包烟都是由他代买。一个星期后,不识字的父亲问:“这烟什么牌子,吸着不错,得两块一包吧?”年轻人答:“大中华,毛主席吸过的,一包四十。”或者:“小熊猫,邓小平爱吸,不贵,三十元一包。您辛苦了一辈子,要吸就吸点高级的,反正咱家也不缺钱。”父亲吓了一跳,心疼得不得了:一包烟能 100斤小麦,割10斤大肉,买10斤鸡蛋……他俭省了一辈子,一个钱能掰成两半花,怎能吸得下这么贵的烟?就让儿子买一块钱一包的。儿子答应着,可每次儿子买回来的都是“大中华”、“小熊猫”、“玉溪”等高档烟。   父亲拗不过,只好以少吸或不吸作为抗议。这烟,一年后竟然不知不觉地戒掉了。   这个年轻人是我的表弟。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