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烟草文化 > 正文

烟草百年:铁马冰河入梦来

2021年07月21日 来源:大唐水库 作者:三藏
A+ A

近日荣幸观看湖南烟草系统庆祝建党一百周年晚会,在众多激情澎湃的节目里,被一则舞台演绎剧深深吸引。

30多名在一线的年轻同志,以红白色交织出了一个生动活泼、此起彼伏、层次分明、铿锵有力的节目印象——《向党汇报》。

图片

湖南烟草晚会现场节目《向党汇报》照片


“我们在碧波荡漾的烟田里

向您汇报

我们在公平竞争的市场上

向您汇报

我在打假打私的征程中

向您汇报

我在技术研发的实验室里

我在热火朝天的技改工地

我在新落成的现代工厂

我在繁华的南方,阳光的东部

我在辽阔的西部,遥远的北国

我在物流运输路上

……

向您汇报!


不熟这个行业的人,可能很难体会,以烟草百年历史视野来看,一倾碧波荡漾的烟田,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还有实验室、技改、现代化工厂、现代化物流……到底有多难得?

确实值得骄傲!

稍微关注烟草行业的人会发现,目前市面上的国产烟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导。曾经名噪一时的万宝路、555、爱喜等“大牌子”,在不断更新迭代、升级进步的国产卷烟面前,逐渐退居二线、三线。中式国产卷烟,为我国经济市场史又创下一个以弱胜强的经典案例。这是整体战,是持久战,是阵地战,是由一项又一项科研成果、一个又一个网点布局、一块又一块烟田建设、一款又一款中式新品,乃至一位又一位山区送货员、产品访销员、客户服务员…所共同构筑起来的“经济长城”。

2020“疫情年”,全国烟草行业为国家财政创造了1.2万亿的税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何尝不是轰轰烈烈的全民战疫背后,那个默默无闻的贡献者呢?

2020年,全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2803亿元,同比增长6.2%,上缴财政总额12037亿元,增长2.3%,税利总额和上缴财政总额均创历史新高,为国家和地方财政增收、经济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时间回溯到116年前,也就是公元1905年。彼时的中华大地,正处于民主主义革命最艰难,却见到第一缕曙光的阶段。

就在前一年,日本和俄国为了争夺东北亚地区的利益,悍然在我东北开战,无数无辜的同胞在外国列强纷争的战火中丧生。

经济上,早在十九世纪晚期,国外商品大量涌入中国,对民族手工业和手工业者造成了致命打击,大量手工业者破产,人们流离失所。手工业破产浪潮引发了抵制洋货运动,最后终于演变成为暴力血腥的义和团运动。

而在政治上,腐朽的清政府这一年,孙中山创立了同盟会,提出了“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革命纲领。

这一年,中国第一家民族烟草工业企业——广东南洋股份有限公司,诞生在了香港。但是,全球老牌烟草巨头——英美烟草公司,早于南洋公司三年就进军中国,在上海设立卷烟厂。一个在小渔村,一个在大都市,加上三年时间差,其命运真是天差地别。

到了1919年,英美烟草竟然通过北洋政府内线,直接出资40万元,买通了农商部大员,吊销了南洋公司的营业执照。

英美烟草浸淫二十世纪初的全球烟草政商关系,手段之极致,其打压的,何止是南洋公司?

图片

一张二十世纪初的媒体漫画,揭露了英美烟草的可怕之处:所到之处,初时温情脉脉,最后成为虎狼之患。

彼时的英美烟草,与当今的互联网巨头用的,已经是同样策略。首先是超低价格兼并,通过这种方式实现最高效率的生产经营规模扩张;如不能兼并,就通过政府关系,找到这些小型民族工业企业的漏洞,进而将其消灭,或者拖入深渊;如果再不奏效,就利用降价促销、争夺代理商和经销渠道、控制供应链等等花样繁多的市场方式,持续打击,直到交出公司控制权为止。

英美烟草公司看到了中国市场的人口的发展潜力,所以早在二十世纪初积贫积弱的中国境内,就利用经济利益,大规模地培植了关系人、经销商,铺设了极为强大的烟草销售网络。

图片

英美烟草在华办公点之一(山东淄博)

据记载,1916年还处于小农小商经济体的张家口,英美烟草公司就在这里委派了西方雇员,设置了销售部门。

毛泽东曾在记录中也提到,在20世纪30年代的江西和广东边界山区附近的小镇上,都能买到英美烟草公司生产的卷烟。

有民国媒体曾报道评述说:“在中国许多偏远山区的村民,或许不知道孙中山是谁,但却一定知道大英牌卷烟。”

图片

大英牌香烟海报

所以,当时在华旅居的外国人,拍下了很多老牌烟草公司的海报,至今还成为美术设计界的经典案例。

殊不知,这些老海报的背后,是多少民族企业家、民族产业工人的血泪史!

图片

上个世纪初的哈德门香烟海报


“童工”,这个词语听起来,已经非常遥远了。

是的,童工问题于我们,是上个世纪前半叶的事。

那个年代,童工不是旧中国独有,是全世界的通病。这是著名的社会学家、摄影家路易斯·海恩,受聘美国美国国家童工委员会时,所拍摄的系列照片之一:

图片

二十世纪初美国资本家压榨下的童工 路易斯·海恩/摄

或许你想象不到,在英美烟草公司阴影笼罩下的中亚、南亚、东南亚、南美洲和非洲等地区。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称,每年约有130万童工在烟草产业工作。

随着烟草种植业从较为富裕的国家,向较为贫困的国家转移,被雇佣的童工人数还在增长。

图片

印度儿童正在手工卷烟作业

世界劳工组织(ILO)也在发布调查报告指出,在不发达国家的烟草农场,童工现象愈加猖獗。2000年至2013年期间,土耳其、巴西和美国烟草农场的童工数量有所下降,但在阿根廷、印度和津巴布韦等其他国家则明显上升。

英国《卫报》曾刊发调查报道,印尼、马拉维、墨西哥、孟加拉国等,存在着大量14岁及以下的儿童被带出学校,在烟草田地除草,收集烟叶,从事各种艰苦甚至对身体有害的体力劳动的问题。

图片

孟加拉国童工正在对卷烟进行初级分装

以英美烟草、菲莫公司等为代表的西方烟草巨头,长期雇佣贫穷地区及第三世界国家的童工,对孩子产生的负面影响是终身性的。由于身体正处于成长中,接触烟草对他们的健康造成了直接的损害。

《环球时报》曾援引某外媒的跟踪采访,报道的内容是马拉维一名14岁的女孩。女孩说,她想成为一名护士,但她现在只能在烟草农场劳动,在烈日下用沉重的锄头除草。她的父母欠地主的债,只能将孩子当作廉价劳动力使用,“但仍然无法打破贫穷的循环”。

图片

一名在烟草农场劳作的儿童,正在接受媒体采访

那么,国际烟草巨头,有没有在美国本土雇佣童工呢?

答案是惊人的:有!

人权观察组织曾经发布了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实地调查报告。他们监测了26名未成年的烟草工人,其中大部分从12、13岁开始就开始在烟草农场工作了,而美国法定购烟年龄是18岁。

这些孩子的劳动强度和劳动条件,几乎超过了成年人的承受范畴。比如:

  • 每天都在高温环境下工作11到12小时之久;

  • 缺乏防护装备,不能洗手,甚至不能保证正常的如厕需求;

  • 仅有极少数接受过安全和健康培训。

而这些在国际烟草巨头农场劳作的童工,绝大多数来自拉丁裔家族,以非法移民为主。在标榜自由平等的太平洋彼岸国家,居然还有这样的童工问题,你作何感想?

虽说历史没有假设,但我们不妨评估一下,就烟草这个全球合法产业来看,如果被国外烟草巨头占据主导权,会有多大影响?

  • 年上缴国家财政1.2万亿税利;

  • 数百万卷烟零售户的利润保障;

  • 上百万烟农家庭的持续稳定收入;

  • 涉及烟草全产业链五千多万人员的就业…

在简单的统计里,真正能看到厉害之处的人,可能也不太多。

有人简单搞过计算题,烟草行业上缴年税利总额,足够人民军队一年的开支。许多街边的夫妻店,通过卖烟的利润和香烟引流其它商品带来的收益,供养孩子上大学;由烟田基础设施、种植专家和技术指导员,所构建立体化的烟农服务系统,保障了几十年来烟农无风险、保收益地种烟。

我当年读大学的时候,班上就有好几位烟农家庭的同学,都处于干旱山区。说起烟草在田间地头的水利投入,他们都要竖大拇指。

这一切只因四个字:中国烟草。

图片

晚会节目演绎技术员在山区烟田培训烟农技术

是的,中国烟草。

中国烟草在国内市场,拥有绝对的主导权,是快消品行业中,硕果仅存的一个。简单假设,如果不是这几十年,在专卖体制下的积极进取,别的不说,数百万卷烟零售户的生存空间,必然会被互联网巨头、投资人、商业体构建的“数据+资金+连锁经营”三位一体所挤压,超大规模的外资连锁经营实体的出现,不会让小商贩的日子好过。

还好,这里是中国。中国烟草,已经处于一个行业系统内生实力高涨的阶段。

正如湖南烟草系统庆祝建党百年文艺晚会《向党汇报》节目里,那一群年轻人们所朗诵的那样,碧波荡漾的烟田里,一株一行、一丘一亩,都有技术员和烟农共同的心血;芙蓉王、白沙等国产品牌在各自的优势品类市场里,独占鳌头;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曾经暗流涌动、铤而走险的走私香烟案件,几乎销声匿迹;国产传统卷烟、新型烟草制品的新技术,大多都出自中烟技术研发实验室;工厂技改的推进,机器人的大量运用,极大程度地保障了车间工人的生产安全和作业效率。

图片

城市灯火、万家静好的背后,是几十年的努力

这些不值得骄傲吗?

值得!

这些不值得书写吗?

值得!

国之大者,以民为本。

民,以食为天。食,从何而来?

从来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更没有别人施舍来的幸福。一个不畏艰险、自主创业的中国烟草,亦是国之大者。

不畏艰险,也要不畏人言。语言可以伤人,也可以伤产业。要警惕啊,过去十多年里活跃在无形中的某些基金会代理人,肆意用言论攻击我民族工业、国有工业的做法,试图干涉行业管理体制,好给资本渗透开路。这些做法近年来尽管大有减少,但依然炮声不断,甚至更加隐蔽,更具有危害性。

一切斗争史,都是当代史。

尽管意大利著名诗人但丁在《神曲》中写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西方个人主义精神,但我们的祖先也有“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东方生存哲学。

君子并不独指一个人,而是全体主人翁。所谓“小人用壮,君子用罔”,精神能量如果也遵循守恒定律,那么在此消彼长中,我们的精神选择是什么?

1953年,浴血奋战近3年的抗美援朝终于迎来胜利。彭德怀在停战协定上签字后,留下了一句话:

“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回首中国烟草百年斗争史,我们也可以这样说:“国外资本在东方培植几个代理人就可以控制产业的历史,也将一去不复返!”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