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在线视点 > 就事论事 > 正文

广义烟草:尼古丁三分天下

2020年12月02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阿拉尼古丁
A+ A

  一、天下分合之势

  罗贯中在其著作《三国演义》中开宗明义地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言之凿凿,字字珠玑。起初,东周末年,周天子失其九鼎,群雄并起。而后秦国一统天下。然而很快,“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后来,经过楚汉争霸,刘邦击败项羽,这天下又归了汉室。汉室历经两朝二十九帝,享国四百余年,终究逃周期律的支配,丧失权柄,丢了天下。最终,魏蜀吴三分天下,各有其一。

  三国这段历史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起初东汉重臣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子曹丕在洛阳建立曹魏政权,并在实际上继承了东汉相当一部分上层建筑。随后,刘备以皇叔自居,打出了匡扶汉室的旗号,占据荆州和益州,定都成都,建立蜀汉。与此同时,江东地区的豪强势力吴氏家族也逐渐崛起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建都建邺,史称东吴。

  那么天下为什么会分?又为什么会合?道理其实很简单。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那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旧的上层建筑满足不了新的经济基础发展的要求,或者是新的经济基础已经支撑不住旧的上层建筑的时候,社会的发展就会必然要求新的秩序的出现,借以代替旧的秩序。在这新旧交替之间,历史的分分合合、王朝的起起落落就产生了。

  就烟草经济而言,其发展的道理也是类似的。

  二、传统烟草时代

  在最早先的时候,印第安人使用烟草也并没有什么统一的规范可言,烟草世界是从一片混沌中蹒跚起步的。

  当印第安人在无意中发现了人体对于烟草的独特反应之后,吸烟这种使用习惯便开始在美洲大陆上传播开来。有的人使用烟斗吸烟,有的人使用甘蔗叶子卷着抽,也有的人则直接将烟叶卷起来点燃。不仅如此,烟斗的形状、材质、大小也是多种多样,烟草的使用场景更是五花八门,从祭祀、开会到其他各类仪式,都能看见烟草的身影。

  但是在随后,经过第一次烟草革命以及第二次烟草革命的洗礼,在烟草农业化和烟草商业化的带动下:一方面,烟草的种植方式和种植品种逐渐固定下来,人们对于各类不同品种烟草作物的使用方法开始形成了较为一致和较为成熟的看法;另一方面,烟草产品的种类也慢慢固化为少数几种,比如卷烟、雪茄、旱烟、水烟和鼻烟。零零散散的烟草世界混沌初开,各方面因素聚拢起来,烟草产业初具雏形。

  然而与之相对,烟草的加工却仍然十分分散,大大小小的手工卷烟工厂在世界各地星罗棋布。同时,卷烟也并没有成为最主流的产品,各类旱烟、雪茄和鼻烟同样是大量吸烟者的优先选择。归根结底,生产力的低下阻碍了烟草产业进一步从“分”走向“合”。

  紧接着,第三次烟草革命出现了。卷烟机的出现拉动了烟草工业化进程,烟草手工业被迅速抛弃,机械化生产的卷烟所具有的质量稳定、规格统一、价格低廉以及使用方便的优势凸显出来,为大部分吸烟者所接受。逐渐地,卷烟以横扫千军的气势从无数烟草消费者的手中将旱烟、雪茄和鼻烟赶了出去,稳稳地占据了烟草消费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至此,卷烟可以说在产品端第一次统一了烟草天下。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并没有结束。虽然烟草产业在产品端已经完成了天下一统,但是在生产端,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卷烟厂仍旧数不胜数,烟草产业仍待进一步统一。

  在这种情况下,第四次烟草革命应运而生,拉开了烟草减害化进程的序幕。烟草产业的投资门槛急剧升高,竞争压力骤然增大,大量的中小型卷烟厂因为资金、技术和市场影响力等方面的欠缺开始纷纷被淘汰出局。在这些淘汰者的废墟上,以菲莫公司、英美烟草、帝国烟草、日本烟草为代表国际四大烟草公司建立起了庞大的烟草帝国。烟草产业在生产端完成了统一,传统烟草时代的竞争格局完成了最终的定格。

  纵观从第一次烟草革命到第四次烟草革命的历史进程,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历史上这四次烟草革命都在朝着“合”的方向不断推动传统烟草产业向前发展。

  三、广义烟草时代

  可合久了,势必就要往分的方向回调。于是乎,作为对这一发展法则的遵守,第五次烟草革命,也就是新烟草革命就到来了。

  新烟草革命打开了传统烟草的边界,既从产品层面无中生有,将几乎单一的、以卷烟为绝对主体的传统烟草拓展为包含烟草产品、加热烟草和电子烟的广义烟草;又从产业层面大笔一挥,将烟草产业一家独大的天下划分为烟草产业、加热烟草产业和电子烟产业三家。在广义烟草时代,烟草产业、加热烟草产业和电子烟产业三分天下的格局目前已然初露峥嵘。

  促成新烟草革命重新划分传统烟草的天下,大有造成三足鼎立之势的关键要素便是尼古丁。更准确地说,正是烟草产业、加热烟草产业和电子烟产业在利用尼古丁、使用尼古丁的方式上的差异造就了彼此的分野,形成了各不相同的产业形态和发展面貌。

  具体说来,烟草产业直接使用固态烟草原料作为尼古丁的载体,通过燃烧生成含尼古丁气溶胶;加热烟草产业则先将烟草原料制成薄片,再使用固态薄片作为尼古丁的载体,通过加热生成含尼古丁气溶胶;电子烟则使用液态溶液作为尼古丁载体,通过雾化生成含尼古丁气溶胶。

  在传统烟草时代,尼古丁和烟草原料之间几乎是等价的关系,两者之间不分彼此,无论哪种烟草产品都需要使用烟草原料,没有烟草原料便没有尼古丁,因而各种烟草产品之间的竞争在本质上也可以被视作烟草原料的供应权之争。

  但进入广义烟草时代,随着不再依赖烟草原料的新型烟草的出现,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竞争的实质从烟草原料供应权已经转移到到了尼古丁递送权。

  广义烟草产品的定义只规定了一种产品必须能够通过生成含尼古丁气溶胶完成尼古丁向人体的递送,但是却并不限制尼古丁的载体或者介质。而且人体内的烟碱类乙酰胆碱受体也并不对尼古丁来自何种载体或介质的加以区分。

  因此从原则上说,任何一种产品,只要它能够按照广义烟草产品的定义完成尼古丁的递送,就可以入围广义烟草产业的竞争,就可以在广义烟草时代逐鹿中原;无论是哪种产品,只要它能通过自身特性在竞争中赢得尼古丁的递送权,便能够在广义烟草产业中赢得一席之地;谁要是能够主导尼古丁的递送权,谁就必定能够主导烟草产业在未来的发展趋势,甚至再度问鼎中原,在广义烟草时代完成天下的统一。

  烟草产业之所以能够在当今享有统治地位,正是因为经过在传统烟草时代长期的产业实践,烟草产品被证实是长期以来最受人们欢迎的获取尼古丁的途径,因而也就意味着烟草产业赢得了最广泛的尼古丁递送权。更具体地说,机械化生产的卷烟正是通过在传统烟草时代赢得了尼古丁递送权而完成了对天下的统一。

  但是,就长远发展而言,广义烟草时代的三种不同业态各具优势,在以后,它们彼此之间将很有可能势均力敌,短期内难以相互取代,并将围绕对尼古丁递送权的争夺,最终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势。

  四、尼古丁去形式化

  第五次烟草革命,即新烟草革命具有两个本质的特征,一个是尼古丁的去形式化,另一个就是产品的电子化。在这两个特征当中,尼古丁去形式化是第一位的特征,其影响显得尤为深远。

  首先,尼古丁的去形式化意味着尼古丁在广义烟草产品中的存在将不再完全依赖烟草的自然形式。固态烟草也不再成为尼古丁在广义烟草产品中唯一的介质或载体。尼古丁在将来可能的介质和载体形式也不会仅仅局限于现在已经出现的这几种,而是会像学会了七十二变的孙悟空那种不断变化出新的花样。

  第二,尼古丁的去形式化意味着烟草原料的用途也会变得更加多样。它除去经过打叶复烤、醇化、制丝后成为用来生产卷烟或者雪茄的原料,也可以经过造纸法、稠浆法、辊压法制成薄片,还可以作为原料直接用于萃取尼古丁等等。

  第三,尼古丁的去形式化意味着尼古丁的生产方式将变得更加多样。尼古丁除去可以通过燃烧或者加热直接从烟草原料传递给消费者,也可以先从烟草中提炼并进行加工而得到,还可以采用化工合成的办法得到等等。特别地,尼古丁还可以视情况被进一步加工成各种尼古丁衍生物,如尼古丁盐。

  第四,尼古丁的去形式化还意味着吸烟的需求也将变得多种多样。人们将不仅仅满足于通过吸烟而获得的尼古丁,烟气的温度、发烟量、口味、口数、加热曲线、个人偏好、不同场景的适应等各种因素都将逐渐被纳入吸烟者的需求范畴。

  尼古丁去形式化将会加速新型烟草的迭代演变。广义烟草时代的三方竞争将会趋于复杂化和多样化,从而引发各方势力和力量之间的动态变化,进一步将目前三分天下的格局引向未知。

  五、兵家必争之地

  身处这样一个乱世之中,人们不禁要问,当今天下的兵家必争之地在哪里呢?

  答,兵家必争之地有两块:一块是尼古丁制造产业,另一块是用户使用信息。限于篇幅,在此暂且只分析尼古丁制造产业,而用户使用信息将另行单独分析。

  尼古丁制造产业,即通过烟草提纯、化学合成等方法制造纯尼古丁及尼古丁衍生物的产业。尼古丁衍生物包括但不限于尼古丁盐。而纯尼古丁和尼古丁衍生物的用途包括但不限于用于电子烟烟油的生产和非烟加热烟草烟弹的生产。

  为什么说尼古丁制造产业将是广义烟草时代的兵家必争之地呢?

  第一,随着新烟草革命的不断推进,尼古丁去形式化不断发展,市场上对于尼古丁和尼古丁衍生物的需求一定会持续增长。尼古丁制造产业将是广义烟草时代诸侯必争的核心资源。

  第二,尼古丁制造产业是电子烟产业发展的命脉,对于电子烟产业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重大影响,并能够间接影响加热烟草产业的发展。尼古丁制造产业将是广义烟草时代诸侯必争的咽喉要道。

  第三,尼古丁制造产业还可以作为烟草农业的新出路,为消化利用烟草原材料服务,同时还可以跨市场,面向世界范围提供产品和服务。尼古丁制造产业将是广义烟草时代诸侯必争的战略武器。

  六、一种可能的设想

  到底眼下呈现出来这种三分天下的趋势最终会以何种局面结束?广义烟草时代的新常态还会延续多长时间?我想,针对这样的问题,目前可能没有谁可以非常准确地预测。自然,我们也没有必要强行去猜。

  但我们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三方将围绕尼古丁制造产业展开激烈的争夺,掌握这一兵家必争之地的一方将在博弈中占据极大的战略优势,从而更有可能在这场争夺尼古丁递送权的锦标赛中笑到最后。

  一种可能的设想便是,烟草产业和加热烟草产业将率先掌握以烟草提纯为主要生产工艺的尼古丁制造产业,而电子烟产业将率先掌握以化学合成为主要生产工艺的尼古丁制造产业,继而由这两种不同的尼古丁制造产业展开竞争,争夺产业发展的圣杯。

  所以说,在广义烟草时代,三方产业的最终对决结果将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两种不同尼古丁制造产业之间的对决,而这两种产业的对决则取决于各自在技术上的先进性、经济性以及可持续发展潜力,而这一切目前说来,尚未可知。

  终究鹿死谁手,仍需拭目以待。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