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烟叶平台 > 新闻快讯 > 正文

贵州遵义烟草推广散叶堆积式烘烤成功为烟农“减负”

2012年07月05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郑州烟草研究院网站报道 作者:
A+ A

  烟草在线据郑州烟草研究院网站报道  2003年,贵州省遵义烟草在烟叶科技示范基地开展试验,发明了“散叶堆积式烤烟房及其烟叶烘烤方法”,并于2007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2009年以来,遵义市局(公司)大力推进散叶烘烤技术推广应用,在行业内获得广泛赞誉。

  在贵州烟区,几乎每一个村庄都建有烤房,烟叶烘烤和当地烟农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伴随着现代烟草农业的迅速发展,烤房及其烘烤方法也经历了一次次的更新换代。那些被淘汰的老式烤房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一座座新式烤房也随之走进烟农的生产,融入烟农的生活,见证了烟农的喜怒哀愁与质朴期盼。

  烟农胡大维在遵义市绥阳县蒲场镇高方子村种烟12年了,对于烤房建设及烘烤工艺的创新带来的实惠深有体会,他的说法也能代表当地烟农的普遍认同:“原来烘烤烟叶最熬人嘛,现在确实感到轻松许多,希望以后技术越来越发达,种烟越来越轻松。”

  轻松种烟,烟农的这一夙愿始终牵动着烟叶科技工作者的神经。2003年,遵义烟草在烟叶科技示范基地开展试验,发明了“散叶堆积式烤烟房及其烟叶烘烤方法”,并于2007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2009年以来,遵义市局(公司)大力推进散叶烘烤技术推广应用,在行业内获得广泛赞誉。

  和传统挂杆烘烤相比,散叶烘烤有着较大的优势,可概括为“降本、减工、降耗、提质”:通过改变传统挂杆装烟方式,简化操作,减少挂杆烘烤的绑杆、解杆工序,此外,散叶堆积式烤烟房用工减少、能耗降低、烟叶损失减少,且有效提高了烘烤质量。

  从传统烤房到散叶堆积式烤房,这不是简单的“新老交替”,这座烤房如何建成?它改变了什么?

  发明,由一张相片带来

  一般人对于“散叶堆积式烘烤方法”的印象,无外乎区别于以前把烟叶“绑杆悬挂”,现在则是“倒着放在架子上”,这也是贵州省局科技处副处长罗勇初次接触到“散叶堆积式烘烤”产生的印象,他的印象来自于一张照片,那是2002年遵义市局一位同志去巴西考察带回的一张有关散叶堆积式烘烤的照片。

  这张6寸照片所呈现的信息就是当时罗勇对散叶烘烤的全部认知,然而1个月之后,研发“散叶堆积式烤烟房及其烘烤方法”的重任就落在了罗勇肩上。“当时心中完全没底。”作为烟叶科技骨干的罗勇事后回忆,“毕竟国内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少之又少,仅靠一张照片,让我如何做起呢?”虽说如此,出于科技工作者的“天然”责任感,罗勇最终接受了这项挑战。

  “省局出资,我出胆量呗。”这句现在听来颇具魄力的“豪言壮语”,在当时说出口其实并不轻松。在项目“试水”不久,2003年全国发生非典疫情,外出考察受到限制,相应部分科研工作也一度陷于停滞,这让罗勇一筹莫展。

  峰回路转发生在2003年下半年。当时罗勇参与“气流向下式”密集式烤房的建设,在实践过程中灵感突现,“何不将烤房改为‘气流向上式’,而电机和风机配置不变,从而改造成‘散叶堆积式烤烟房’?”经过一系列细致的实验和摸索,“散叶堆积式烤烟房”项目终于获得突破。

  散叶堆积式烤烟房包括加热室和装烟室,供热系统设在加热室内,堆烟栅设在装烟室内,热风循环系统将加热室和装烟室连通,使热风在加热室和装烟室之间循环。散叶堆积式烤烟房的层数和高度均低于常规烤房,避免装烟叶时的高空操作;加热室与装烟室相互隔离,不会出现火灾;该烤房设备成本较低,垂直温差低,平面温度均匀,既安全又便捷,还可提高烟叶烘烤质量。 

  “研发期间连续几个月睡不好觉”的罗勇,在“散叶堆积式烤烟房”试制成功的那一刻总算“心中的石头落地”。随之而来的有鲜花和掌声,但更多的是平淡如昔的日子。“我对这个看得很淡,这个项目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种信心。”罗勇平静地说:“看到那些黄澄澄的烟叶从自己设计的烤房中烤出来还是很开心。”

  推广,新技术的生命力

  “一项新技术的生命力在于推广,推广不到位,新技术不过是抽屉里的一堆纸。”贵州省局科技处处长李继新如此总结推广的重要作用。

  从2009年起,遵义市公司把散叶烘烤技术列入科研成果推广应用项目,三年投入8000万元,建立了一个烘烤培训基地、一支专业化烘烤队伍,培训了1000名烘烤技术员,推广成效非常明显。2011年,遵义全市实现散叶堆积式烘烤93.03万担烟,建设“散叶堆积式烤烟房”13355间,散叶烘烤85599炕次,涉及烟农11037户,占种烟烟农的20.32%,占烟叶收购量的50.28%。

  在遵义市烟草公司技术中心蒲场科技园,记者见到了负责此项技术推广的叶建军,向他探寻新技术的“推广之道”。

  推广新型烤房、培训烟农使用新式烘烤方法,叶建军说自己最近3年就干了这两件事。他的面庞被田垄上的日头晒得黝黑,双手粗粝如岩石。同事们说,这“老家伙”快要变成一个地道的农民了。

  散叶堆积式烤烟房及烘烤方法能明显减工增效

  作为新技术推广的主要负责人,叶建军有一句话经常挂在嘴边:“烟叶三分种七分烤,烤得好是块宝,烤不好是堆草。”烘烤环节在整个烟叶生产中的地位至关重要,然而要让这些烟农真正接受这项“新兴”技术,并不能一蹴而就。

  “新技术推广之初难度很大。”叶建军坦言。由于烟农受传统思维束缚,不敢轻易尝试新技术,为了打消烟农的顾虑,叶建军和技术骨干当着烟农的面进行两种烘烤方法的对比,结果显示:散叶烘烤比挂杆烘烤装烟量增加30%以上,用电量和用煤量均下降,每亩用工量减少1.25个,单叶重增加、烟叶颜色多桔黄,外观质量明显提高。“这样才能让烟农真正放心。”叶建军回忆。

  为了和烟叶采摘农时“赛跑”,从遵义市局抽调来30人的烘烤队伍顾不得回家,吃住在烘烤场,“只要有一口锅(做饭)、一个窝(简单住处)就一定能把推广工作做好。”这是当时技术人员艰苦生活的真实写照。

  推广人员的艰辛努力终获得回报。遵义市绥阳县蒲场镇高方子村的烟农梁瑞模以前对新烘烤技术曾抱有疑虑,如今却拉着记者的手说:“散叶堆积式烘烤,烤烟的厚度增加,传统烤房烤不出来的上部烟叶用新技术也能烤出金黄色,我们烟农真正信服了。”

  信服的不仅是梁瑞模,新技术的影响力早已走出遵义,辐射省外。据烟农胡大伟说,有一位烟农兄弟听说了这项新技术,甚至从云南专程赶来向他“取经”。

  而关于新烘烤方法的“减工”成效,在烟农中流传着一种形象的说法,一家4口人种8亩烟田,早晨起来打烟叶,到下午三四点钟采摘完,再绑杆“上炕”,到半夜1点多钟才能全部结束,“上炕的人全身也都会被汗水打湿”。而运用了新烘烤方法,30亩烟叶“上炕”到下午3点钟就能全部结束,劳动强度大大减轻。

  梁瑞模今年近60岁了,尽管在田间为烟叶种植操劳,可看上去依然精神奕奕。问他为什么?老梁笑着说:“还不是因为这几年减工降本,种烟越来越轻松,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坦。”

  梁瑞模与胡大维同为蒲场镇“金农烤烟综合合作社”的社员,今年各承包了近300亩烟田,在以前单是烘烤一项工作就得让他俩“操碎心”。然而自2009年起,专业烘烤队伍的建立、烤烟房及其烘烤方法的创新,让这两位烟农真正感受到了“科技改变生活”的意义。

  如今,“散叶堆积式烤烟房及其烟叶烘烤方法”这一创新已惠及全省百万亩烟田。放眼全国,推广工作方兴未艾,如今山西、山东、黑龙江、重庆等地都在应用及推广这一新技术,为把烟农从繁重的劳动强度和复杂的技术环节中“解放”出来,“散叶堆积式烤烟房及其烘烤方法”与有功焉。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