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宽窄文化 > 正文

《姜子牙》刷屏背后,藏着中国动画的百年内幕

2020年11月02日 来源:国馆 作者:
A+ A

  1984年,宫崎骏来到向往的中国。作为如今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动漫大师,当时深受中国动画启蒙。

  在他心中,那时的中国动画走在世界前列,能到此拜访荣幸之至。

  可当他满怀憧憬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交流创作时,很多事情已发生变化。

  上美领导对创作并无多大兴趣,更多的是关心日本动画产业的薪酬制。

  一腔热情,被浇了满头冷水。


  ▲来源 | 中国新闻网

  宫崎骏失落而归,只留下一句:“对于中国动漫,我失望至极,无以复加。”

  一语成谶。

  彼时人们尚未意识到,中国动画正走下神坛。往后几十年,那份失望刻进了中国人的骨子里。

  时间拉回2020年,《姜子牙》上映,掀起一阵浪潮。此时,距离哪吒燃爆国人不过一年。

  人们满目希冀,嚷嚷着:“中国动画在崛起。”

  但,与其说是崛起,我更愿意称之为“复兴”。

  回望百年,这一路真不容易。从萌芽到巅峰,从衰落到复兴,这是关于中国动画的故事。

  一个足够热泪盈眶,值得每个中国人知道的故事。

  — 01 —

  上世纪20年代,国外动画火热。传至中国,影响了不少人。

  可中国动画,一片空白。

  彼时南京,喜爱动画的万氏四兄弟萌生了念头:做中国自己的动画。


  ▲万氏兄弟 图 | 矢量数字科技

  时局动荡,有些人连口饭都吃不起,他们没有资金设备。加上国外动画技术资料通通保密,只能靠自己。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但万氏兄弟没怕,他们把7平米亭子间改成了工作室,四个人挤在里面工作。全家缩衣节食买来旧照相机,改成摄影机用,反反复复摸索,接二连三地失败。

  终于,硬是给他们捣腾出中国第一部广告动画《舒振东华文打字机》。


  ▲《舒振东华文打字机》——万氏兄弟  来源 | 矢量数字科技

  几个年轻人铆足劲,推开了中国动画大门。此后,他们又摸索着拍出近万张画稿的动画《大闹画室》。

  一个在画室捣乱的墨水小人为中国动画再添薪火。这一年是1926年。

  此后,万氏兄弟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在那小小工作室里,试验了上万次后,研究出国外严格保密的有声动画技术。


  ▲万氏兄弟

  经过十几部动画实验,拍摄了有声动画《骆驼献舞》。

  中国动画,自此萌芽。

  可论实力,还是落后国外一大截。迪士尼动画长片《白雪公主》享誉海内外,而中国连一部像样的动画长片都没有。

  已是资深动画人的万氏兄弟当然不能忍,便下定决心:拍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还要比国外更高质量。

  时值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们只能冒死躲进上海租界创作。当时还很穷,资金非常短缺,拖欠了工作人员好几个月工资。但没人有怨言,他们一心只想着要争口气。

  原本只需要9000张画稿,他们硬是画了3万张。

  片中孙悟空在与火焰山对抗,现实中创作团队也在过火焰山。

  足足花了一年半时间,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面世。

  这不仅仅借打败牛魔王之意鼓舞了当时士气,更是宣告着中国动画有了与国外分庭抗礼的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铁扇公主》在日本放映时,台下有位少年入了迷。看完之后,他成了导演万籁鸣的拥趸。

  跟随偶像,少年果断弃医从画。他叫手冢治虫,《铁臂阿童木》创作者,也是日本动漫之父。

  历史就此为后来的衰落埋下伏笔。

  这是后话。


  ▲手冢治虫(右)导演万籁鸣(左)

  在中国动画即将大步向前之际,战争洗刷了希冀。早期动画片悉数被毁,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中国动画,卧薪尝胆。

  当时国外已有彩色动画,国内还是黑白,彩色技术尚属机密。

  这一次站出来的,同样是万氏家族。

  万籁鸣儿子万国强仅靠一本载有彩色显影液配方的杂志,不断试验。无数次失败后,总算研究出了彩色显影液。

  自此,中国彻底告别黑白动画时代。

  《小小英雄》、《野外的遭遇》等等彩色动画呼之欲出,越来越多动画人加入其中。

  他们怀揣梦想,认真低头赶路,无比虔诚勾勒着属于中国动画的乌托邦。

  — 02 —

  时间来到1955年,中国动画凭借《乌鸦为什么是黑的》在国际上首次获奖。

  本该举国欢庆,却没人高兴得起来。动画模仿苏联画风,由苏联专家指导,一度被当成苏联动画。

  羞愧二字爬上中国动画人心头,一场民族化改革由此拉开帷幕。

  他们把京剧揉进动画,隔年创作出《骄傲的将军》。


  反响之好,让中国动画愈发笃定,这条路走对了,创作热情空前高涨。

  借着东风,承包无数人童年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横空出世。


  无数动画大师慕名而至,中国动画进入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

  有木偶片《神笔马良》、《东郭先生》;折纸片《聪明的鸭子》;还有拍摄难度极高的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渔童》等等。


  不满足现状的创作者甚至想把中国水墨画搬上荧幕。

  放眼世界,没人做过。与历来动画做法天差地别,在当时看来很难,可上美厂创作者偏不信邪。

  于是,取材于齐白石名作的《小蝌蚪找妈妈》在一片质疑声中诞生。


  那一群水墨晕染下的小蝌蚪,帮着中国摘下了“第四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荣誉奖”。

  就连日本动漫导演高畑勋也为之震惊:“看的时候我都傻了,没想到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作品。”

  他更没想到,小蝌蚪之后,还有一个让世界震撼的孙悟空。

  年少喜爱孙悟空的导演万籁鸣心中一直有个执念:要拍出桀骜、永不服输的齐天大圣。

  为此,他四处筹钱,不厌其烦和别人讲大闹天宫的故事。受尽白眼才算拉来投资,但才半年便被撤了资。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坎坷遭遇使他更加专注于这部《大闹天宫》。

  当时条件相当艰苦,没有先进技术,仅仅靠着简单的画笔,他们把每个人物的性格、故事背景等等都分析了个遍,每个角色都经过精心设计。


  画师们跑到戏剧学校观察演员们的动作,学孙悟空的翻云手、舞花棍。甚至还请来“南猴王”,仔细观察孙悟空的精髓动作。

  前后经过四轮设计,才有了今天的美猴王:黄上衣、虎皮裙、红裤子、黑靴子。

  勇猛矫健,神采奕奕。

  画的时候,他们都对着镜子反反复复设计表情。

  不仅人物角色,为使片中各色背景更加逼真,他们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跑遍中国各地,耗时耗力临摹来中国古代建筑、服饰等等。

  几十个人,整整花了7万多画稿。


  配音演员也没落下。

  当时录音棚不像今天,只搭在一个小小阳台上。时值夏天,棚内40多摄氏度,人待在里面热得慌。为避免产生杂音,录音时还不能开风扇……

  这样的状态,他们得工作上一天。

  皇天不负苦心人,《大闹天宫》一举成名,在国际上拿奖拿到手软。

  那个不畏强权,桀骜不驯的孙悟空把中国动画送上神坛。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 03 — 

  孙悟空之后,哪吒再掀波澜。

  原本作为中苏合拍片的《哪吒闹海》一度不被苏联人理解——在他们认知里,死而复生太不科学。

  加上其他原因,合拍被搁置。直到1978年,尘封已久的剧本再度拿了出来。

  这一次,是为庆祝建国30周年。

  汇集了当时声名远播的动画班子,几十个动画人,画了5万多张画稿,一丝不苟。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念头:要比导演的要求完成得好。

  当时为哪吒配乐的是作曲家金复载。一贯以来,他从不批量生产,而是为每一部动画量身定做。

  当时正好遇上战国曾侯乙编钟出土,他不辞辛苦跑去录下声音,为动画添砖加瓦。

  耗时一年多,作为中国第一部宽荧幕动画电影的《哪吒闹海》终于面世。不论是国内外,都赞不绝口。在当时看来,这已是最高水准。

  那年暴雨之中,哪吒身着白衣,挥剑自刎一幕,至今让人泪目。

  重生的哪吒为中国动画再续巅峰。

  还有那部堪称奇迹的《山水情》。

  作为水墨动画,画稿都由毛笔完成。这里涉及很大的问题,毛笔画很难把控浓淡,要使画面不突兀,就必须做到浓淡程度一致。

  可想而知,画师们得花更多功夫。

  不仅如此,为使片中弹琴动作更加逼真,他们请来琴师。好几个人围着他,从各个角度画。

  匠人之心,溢于言表。

  于是,人们看到中国水墨动画巅峰。峭壁之上,少年抚琴。悠扬琴声,山间回响。

  直到今天,这部全片没有对白的动画依旧令人震撼。

  有人评价:“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同中国人的耐心竞争。”

  确实如此!那个年代的动画人,心中有光,眼里有海。

  他们怀揣梦想,为国人,为世界带来一部又一部诚意之作。诸如《天书奇谭》、《阿凡提的故事》、《三毛流浪记》等等都花去了动画人们很多心血。

  以上种种,成就了中国动画盛世,也成了许多人童年的白月光。

  哪怕今天看来,也很难超越。

  原本以为这光景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没想到,很快中国动画开始走向了下坡。

  — 04 —

  看似风平浪静的动画圈,实则暗流涌动。

  作为中国动画代表的上海美影厂慢慢掉队,500多名员工,一年仅能出品400分钟左右的动画片。

  放眼日本美国,200多名员工就能生产3000分钟。

  实在相形见绌。

  而中国动画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低龄化,以致流失了不少观众。

  不仅如此,第一批动画人逐渐老去,新生代动画人却始终未能独当一面。

  彼时上海美影厂还遭到各种代工公司高价挖人。比起耗费心血的原创,年轻一代更愿选酬劳优渥的动画代工。

  于是,人才迅速流失,原创能力江河日下。

  《黑猫警长》导演戴铁郎卷入上海美影厂利益斗争后被辞退。因此,这部动画片仅仅出了5集。

  第五集的结尾,黑猫警长用枪打出“请看下集”,却再无下集。

  内忧之下,辉煌不复当年,国际场上再难现中国动画身影。

  当然也挣扎过,中国进行过动画系列片的尝试。如《葫芦兄弟》、《邋遢大王奇遇记》、《舒克与贝塔》等等也成了不少人的童年。

  但,这也暴露出了上海美影厂问题。葫芦娃之所以全都长得一样,是因为真没钱了。

  终究,美影厂耗尽了所有元气,还是未能挽大厦之将倾。

  外患实在太多。

  那个曾因为《铁扇公主》而转行的手冢治虫,多年后带着《铁臂阿童木》奔向中国,一个被国外动画割据的时代悄然开启。

  日本有《哆啦A梦》、《灌篮高手》等等,美国则是《米老鼠》、《蓝精灵》等等。

  那个时候,中国荧幕全被这些国外动画霸占。

  为抢占市场,这些动画都被廉价转卖到中国,以至于中国本土动画企业的生存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

  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动画都被别人甩在身后,能拿得出手的作品屈指可数。

  被逼到无路可退的上海美影厂做了殊死一搏:迎合市场,创作《宝莲灯》。

  这部动画被寓以中国动画翻身仗。但没想到,仗还是打输了。

  1200万的血本,学着好莱坞拍摄。请来姜文、陈佩斯等人表演;还请来刘欢、李玟、张信哲演唱主题曲《天地在我心》、《想你的365天》、《爱就一个字》。

  上映之后,“少年沉香劈山救母”成为一段佳话。

  但也仅止于此。沉香救出了母亲,却没能拯救中国动画,各种烂片还是横行霸道。

  上海美影厂于上世纪最后一年走向沉寂。再往后,本土动画越来越低龄化,再难出佳作。各种劣质和只为赚钱的动画层出不穷,把人们的信心打击了一次又一次。

  中国动画,走下神坛。

  — 05 —

  多年的销声匿迹使得国人对中国动画丧失信心,每每提及,偏见颇多。人们给中国动画贴上了标签:低龄、幼稚,烂。

  那时的动画,对于经历过动画巅峰的人而言,简直不堪入目。各种烂梗,各种无厘头污染着人们眼睛,大家更愿意为国外动画买单。

  复兴何其艰难。

  但幸好,匠人未曾离去,只是还在探索。

  《蓝猫淘气三千问》率先撕开一道口子,为少年儿童普及各种知识。

  《我为歌狂》推陈出新,令人眼前一亮。

  《围棋少年》接踵而至,动画市场题材开始多元。

  由作家余华担任顾问的《虹猫蓝兔七侠传》成了无数人童年的白月光。


  

  还有那部七年磨一剑的《中华小子》,一举拿下多个频道收视冠军。

  国际动画节上也声誉满满。

  中国动画人在贫瘠土壤里孕育着希望,一个叫饺子的医学生带着这份希望转行开始做动画,凭借一部《打,打个大西瓜》在网络上声名大噪。

  看过的人,每每提及都会连番称赞:“牛!”

  而作者本人自此沉寂,不是消失,而是酝酿着更加牛气哄哄的作品。

  这期间,其他动画人也没闲着。

  《我叫MT》、《罗小黑战记》等等网络动画相继诞生;《大鱼海棠》、《大护法》、《白蛇:缘起》纷杳而至。

  2015年,《大圣归来》横空出世。大圣身披银甲,手持金箍棒,拼尽全力扫除那层笼罩很久的阴霾。

  9.56亿票房,成了中国动画一个丰碑,像是在告诉人们:中国动画归来了。

  彼时那个叫饺子的年轻人正卧薪尝胆,两年时间里,他改了66版《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剧本。

  对于动画要求,极尽苛刻,哪吒的设计稿,改了一次又一次。全片特效镜头高达一千多个,每个都不含糊。

  申公豹变脸那个镜头,制作了很多个版本都不如意,甚至吓跑了制作人员。

  其他人也经常被饺子的严苛逼疯,由于经费问题,他自己还身兼多职。这样艰苦的条件,很多人都在咬牙坚持。

  2019年,魔童降世。上映仅4天,票房达8亿,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燃爆无数国人。

  多年前,孙悟空和哪吒把中国动画送上神坛;多年后,还是大圣和魔童把中国动画拽出低谷。

  看着如今光景,我仿佛看到当年的先辈。

  遥想当年,尽管那时技术落后,可先辈们一腔孤胆,创作了一个中国动画巅峰。

  说到底,更重要的是那颗心,赤诚热烈的匠心。

  如今,中国动画人才真正从先辈手中接棒。而我希望,我们都能保持先辈的匠人精神,续写先辈传奇。

  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世界提及中国动画,一定会竖起大拇指说上一句:“中国动画是真牛!”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