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频道 > 综合新闻 > 正文

斯里兰卡烟草税由官僚掌控

2014年07月31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斯里兰卡国家报报道编译 作者:赵军翻译
A+ A

  烟草在线据斯里兰卡国家报报道编译  由维泰研究进行的一项名为“国会应当有管理卷烟的公式”的研究是对斯里兰卡烟草税收系统以及随后带来的政府收入损失的综合性学术分析。

  另一个具有嘲讽性的附注是,锡兰烟草公司(CTC)似乎是在政府的补贴下运营。例如黄金烟叶的价格每上涨1卢比,政府得到60分,锡兰烟草公司得到40分。

  锡兰烟草公司是全权授权在斯里兰卡销售烟草产品的公司,公司利润增长而消费量下降。据说黄金烟叶由于没有在应该的价位销售,政府目前每年损失560亿卢比。

  根据维泰研究,“当前的初步估计认为2013年卷烟特别消费税给政府带来约580亿卢比的收入。这大约占政府收入的5%,因此卷烟特别消费税应当作为一个重要的部分来被管理。”

  研究表明,该计税价格的设定系统是临时的,并由政治家和官僚家随意裁量。研究还表明,卷烟价格应当与人均GDP的增长保持步调一致。

  “烟草税的调整应当基于合理的公式,特别是当一些跨国公司都参与其中,”酒精和药物信息中心(ADIC)的执行董事Pubudu Sumanasekera说:“斯里兰卡没有这样透明的公式。”他解释说,例如,如果卷烟价格宣布提高2卢比后,仅1卢比25分进入国库。“其余的进入烟草行业。但对于这个问题,普通市民甚至媒体都会自动假定是2卢比的税收。这是因为该过程是不透明的,”他指出。缺乏透明度可能会导致烟草行业向官员行贿。维泰研究举例证明消费税在零售价格中的百分比波动。

  “这就是为什么国会必须要介入,”Sumanasekera强调。他解释说,税收公式应该由熟悉该领域的人制定,否则这将对烟草行业过于有利。“税收公式也应当公开以保持透明度。而且所有利益相关者和公众之间还应该有对话。”

  当被问及为什么政府迄今还没有订立完善的税收公式,Sumanasekera表示,原因之一是“斯里兰卡没有具有相关知识的专家来创建这样一个公式。”

  “斯里兰卡从没有任何有关国会应当涉足烟草税收事宜的政策。这应当改变,”Sumanasekera重申。他指出,鼓励类似更多的、类似维特研究的研究是改变烟草税模式的第一步。

  “四年前发布的第一个这样的研究完全被财政部忽略,”Sumanasekera透露说:“我们并不是影射财政部官员的腐败,因为对此我们没有真正的证据。但我们必须坚持的是国会应当参与进来以确保透明度。”

  Sumanasekera重申,财政部既没有否定这项研究的意义,也没有采取措施调整烟草税。“那么,”他接着说:“这就有点可疑了。”当被问及对任何零售价格征收100%的税收是否可行时,Sumanasekera表示是可行的,“但财政部没有表示任何兴趣。”

  生产一支卷烟的成本是1卢比。零售价的大部分流入烟草行业,从而导致政府损失数十亿卢比的收入。“这就像送给英美烟草公司几十亿卢比的礼物。”

  “锡兰烟草公司是一个神话,”Sumanasekera说:“锡兰烟草公司与斯里兰卡基本没有关系。”Sumanasekera接着说锡兰烟草公司92%的股份由英美烟草公司(BAT)拥有。“公司的名称本身就误导民众。锡兰烟草公司的公共关系就是如此,他们可以利用他们自身的优势支持任何上台的政党。”

  当被问及锡兰烟草公司是否可被政府收购时,Sumanasekera表示他不熟悉这样一个收购的法律纠纷。“如果某个政党在他们上台前就宣称收购的话,那就是可行的。”

  Sumanasekera表示一些国家已经制定自由贸易法,以允许政府拥有国内任何外商合资企业不低于51%的股份,他说斯里兰卡立法机关可以考虑这种选择。

  当被问及考虑到烟草带来的严重健康危害,为什么不能完全禁止烟草消费时,Sumanasekera解释说:“这些跨国公司与左派政党联系紧密。世界上唯一禁止烟草的国家是不丹。”

  当被问及集体诉讼案是否可以提出惩罚性和补偿性损害赔偿要求,以分化瓦解烟草行业时,Sumanasekera表示酒精和药物信息中心(ADIC)正在考虑这样的选择。“我们正在推广这种诉讼,但这个过程中依然存在障碍,对于本地大多数的律师来说这是一个新领域,他们仍然不熟悉涉外案件。”

  他解释本土律师接手类似案件时可以给予奖励,通过引进一种将一定百分比的赔偿加入到律师费用中的制度。“当前这在斯里兰卡是非法的。”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