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从唤起到潮动 中国烟草低害潮流备忘录

2005年06月06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
A+ A
  烟草在线专稿  对一个行业而言,任何一次潮流的涌动与兴起,都不是孤立和偶然的,都有其深厚和复杂的社会与经济背景。   1993年底、1994年初,中国的富民政策造就了全社会对高品位、高品质、高价位卷烟的需求。中国烟草“高潮”叠起,高端烟草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中最杰出的代表是芙蓉王。   如果说中国烟草的“高潮”叠起,是与国内活力四射的经济背景紧密关连的话, 那么自2000年之后,中国烟草低焦油、低危害的“低潮”则是由全球经济一体化以及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通过为标志的全球第四次反烟浪潮直接催生,这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则是广东的五叶神。   “低焦”萌动   回溯历史,人类的控烟之路与人类吸烟的历史一样漫长,并走过了艰辛的历程。全球的第四次控烟浪潮是以落实“缔结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构想为标志掀起的。1998年,布伦特兰博士就任WHO总干事,她把制定《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作为自己任期内首要的工作目标。1999年第52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WHA52.18号决议,并开始着手制定《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及其议定书。   2003年5月21日,在第56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经过历时四年6轮的谈判,世界卫生组织的192个成员国通过了第一个限制烟草的国际性条约——《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它标志着烟草控制已经走向以国际法为依据的全球控烟,控烟运动的形式已经由个人、组织或国家的行动提升成为全球范围内有组织、有计划的统一行动为。中国政府2003年11月10日正式签署该公约成为缔约国。   从1999年第四次全球控烟浪潮的萌动到2003年进入高潮,中国政府,中国的烟草行业一直以积极的姿态与切实的行动参与其中。作为对国际烟草潮流的回应以及对控烟公约的顺应,中国烟草首先在降低卷烟焦油含量上采取行动,中国烟草的低焦潮流由此萌动。   自2000年以来,在卷烟降焦方面,中国烟草一直没有停止过前进的步伐,连续三年卷烟产品降焦幅度每年保持在0.5mg/支以上,2003年全国平均加权焦油已下降至14.3毫克/支,2004年国家烟草专卖局更是采取果断措施规定,自7月1日起,焦油含量15毫克以上的卷烟将不得生产销售,而且依据公约,中国烟草进一步承诺,至2005年,中国卷烟平均焦油含量每支将降至12毫克。   但是,入关与签约给中国烟草行业、给不够大也不够强的中国烟草品牌带来的挤压与痛苦、迷茫与思索远不是降低焦油这么简单。   从2004年1月开始,特种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被取消,持有国内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300万个卷烟零售商可以直接出售进口卷烟,本土卷烟的渠道优势大大缩水;同时洋烟进口关税一步步降低,至2005年,洋烟的进口将实行零关税,本土卷烟的价格优势也将荡然无存;菲莫、英美烟草及其背后的政治力量与中国烟草的上级管理部门的频繁接触,各种亦真亦假的消息盛传,也使得中国烟草寝食难安;中国烟草与国外烟草巨头们在战场上的直接“对话”,只是一个时间表的问题;问题是我们拿什么与他人对话?这是一个问题,但绝对不是一个“焦油”含量高低的问题,“焦油”含量原本就是欧美制定的标准,中烟的降焦只是对业已形成的潮流的顺应,是对履约义务的一项被动的执行。   “低害”唤起   2000年至2003年,中国烟草在挤压中前行,在思索中寻求、在探索中发现属于中国烟草自己的方向和力量,到2003年底整个烟草行业在低焦的潮流中,越来越多地关注到另外一种逐渐被放大的声音,在降焦的烦恼和对低焦油的质疑声中,一种叫做“低危害卷烟”的创新概念被迅速传播,一种新的意识被唤起和激活,一个新的“低害卷烟”潮流在迅速集聚和涌动。   其实这是一个本不该忽视、本应该早早予以高度关注的声音。就在1999年第52届世界卫生组织通过决议着手编制《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时候,就在全球第四次控烟浪潮开始萌动的时候,就在整个中国烟草密切关注国际烟草最新潮流,苦苦寻求自身变革方向的时候,在中国南方,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阵地广东,一个名不经传的新烟品牌五叶神向业界提出了“发展低危害卷烟”的全新概念,清晰地传递出“低害卷烟将代表全球烟草未来”的微弱但却是异常果敢的声音。   五叶神,1999年4月正式上市,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的低危害卷烟品牌,当年实际产销量不足100大箱,以这样一个当时不足百箱的品牌所承载的概念和理念,不足以引发行业震动实属理所当然。但是,现在回头再看,当时这样一种声音,确属弥足珍贵,在一片嘈杂纷争之中,他属于是唯一个独立的、极富前瞻性、创造性的理性的声音,可以说正是这一颗“创新低害”的火种,直接引发了后来中国低危害卷烟的燎原之势。这一份价值将载入历史。而如今,这一“低危害卷烟”的理念,在世界烟草竞争的大格局中,已然属于中国,属于中国烟草。   “低危害卷烟”的创新是对烟草行业单纯降焦的烦恼的一种解脱,由于降焦的同时,烟气中的致香物质也相应同步减少,从而直接导致卷烟的香吃味发生很大变化,消费者难以接受,市场销售会出现问题;而“低危害卷烟”提出的减害概念,只是针对烟气中的有害成分进行清除,在充分保持吸味风格固化的前提下,达到了减轻危害的目的。   “低害”时代   “低危害卷烟”同时又是一个对全球控烟浪潮的积极回应,从而超越了简单顺应的层面,使得我们化被动为主动,使得整个行业拥有了一种积极的体验。   “低危害卷烟”以及支撑这个概念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也使得整个行业在打造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上找到了突破点和力量集结的场所,使得未来科研的目标和方向变得更加明晰。   这是一个行业意识唤起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巨大的思想力量,这种力量同时导致了中国烟草行业的主管部门在指导方向上的微妙变化即从单纯降焦巧妙过度到“降焦减害”并重的提法;而这种微妙的变化给国有计划体制下的中国烟草传递出的重要信息就是,政府对低害、减害方向的默认和肯定。   而真正最具说服力和推动力的还是低危害卷烟首创者五叶神自身杰出的市场表现所引发的示范效应,在产品同质化、营销同质化极为严重,在几乎没有任何行政保护的自由市场的广东大地,五叶神每年以超出2.5倍的增幅风声水起,令同行不得不对他的“低危害”特质表现出更大的兴趣和更普遍的认同,这种兴趣加大和思想认同的过程,实际上又是中国烟草的市场意识被普遍激活的过程,在逐渐摆脱计划渐次靠近市场的转型过程中,对市场需求的更多务实探究和倚重将有利于中国烟草经济的良性和快速发展。   政府对于低危害卷烟潮流形成的推动,还表现在主管部门在行业未来的科技发展战略的制定、以及为战略考虑而进行的技术储备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中式卷烟科技发展战略的提出,明确要求要以“有针对性减害为核心,打造中国烟草的核心竞争力”,2000年7月,原国家经贸委、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立项的国家级科技攻关项目“降低卷烟烟气中有害成分的技术研究”,也表现出了一种十分明晰的低害的方向感,该项目2003年初通过国家级鉴定,结论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而在中国的低害技术日趋成熟,低害卷烟产品获得了更多市场认可的同时,在大洋的另一边,在低焦的策源地的美国和英国,低焦油卷烟开始受到科学家普遍的质疑,菲莫、英美烟草等烟草巨头,因低焦油可能是一种误导面临着标的高达2800亿美金的漫长诉讼;与之相呼应的是中国权威的科研机构郑州烟草研究院、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的专家、学者们同时指出,低焦油不等于低危害,指出将焦油降低完全等同于危害降低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   在科学的、理性的声音引导下,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在低危害卷烟先行者的成功实践的推动下,出于对自身市场需求的满足,出于自身产品竞争的需求,出于行业核心竞争力打造的需要,“低焦”的潮头渐缓,而低害的潮流终于渐成一股势力。当低危害的发展方向、低危害的市场需求,低危害的技术魅力,低危害产品的市场表现,成为了中国烟草行业一个普遍的价值认同的时候,中国烟草的低危害潮流已经不可避免地在激情涌动了。   如果说,五年前的五叶神迈进的是一个寂寞的孤独的低害之旅的话,那么今天,在他的身后,已经是一片清晰可闻的涌动的潮声了。   继五叶神果敢亮出低危害卷烟的大旗,我们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品牌和品种应和在了低危害的旗下,这当中有我们了耳熟能详的芙蓉王蓝软、金圣系列、上海双喜、白沙金世纪、铂金红塔山,同时也有江山、都宝、红运国宝、石狮、和牌、八喜、红金龙等低害的新贵,中国烟草的“低危害”军团实力和势力都在不断地壮大,从这个角度来看,不能说五叶神结束了中国烟草的某一段历史,但可以肯定的是,五叶神开启了中国烟草的一个全新的低害时代。   “低害”保全   低害卷烟的浪潮拍击着中国烟草的传统堤岸,但值得提请注意的是,我们必须防止低危害概念模糊化和低危害卷烟泛化的倾向,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出于完全自身利益的考虑,不负责任的将低危害作为一个营销概念随意在原本不相关连的产品上张贴,最终导致的是消费者的迷茫以及一种技术的变异,就像纳米技术的消停。正确的处置,应该是以科学的精神,本着对消费者、对烟民、对行业、对国家负责的态度,共同为低害的概念注入更科学的内涵,让低害的技术更加成熟丰满,所谓低害利益,首先应该是一种行业利益和国家利益。   面对种种不和谐的动作和声音,于是关于低危害卷烟量化标准体系的建立已是迫在眉睫;无论从哪能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特别是从中国烟草参与国际竞争、失去贸易壁垒和关税壁垒的保护之后,如何尽快形成技术壁垒的角度,标准的建立已经是势在必行。   我国首创了“低危害卷烟”的全新概念,拥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卷烟减害技术,有着五年多的低害技术应用实践和低害产品的市场实践,但是,思想是没有国界的,技术和参数在资本渗透无处不在的全球经济体系中也是可以流动的,如果有关“低危害卷烟”的标量不是由其发源地中国烟草制订出来,那么,他对于中国烟草的价值和意义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