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烟草托拉斯 行业体制改革的道路与归宿(一)

2005年04月15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山东省即墨市烟草专卖局 孙玉祥
A+ A
  烟草在线专稿   摘要:   烟草行业工商分离、工业重组的体制改革取得重大成效,但是这一改革是不彻底的,它只能是行业体制改革一个步骤,而不是最终结果。中国烟草行业要做大做强,就必须走“大烟草、大市场、托拉斯”的改革之路,形成寡头垄断竞争的市场格局,以发挥规模经济效应,提高行业经济运行质量,使中国烟草由大而强。   引言   2003年以来,烟草行业掀起了以工商分离、工业重组为内容的改革大潮。在工商分离的政策指导下,2003年,全行业关闭小烟厂22家,联合重组17家,卷烟工业企业数目减至84家,较2002年减少31.7%。2004年,年产10-30万箱的中型企业继续进行联合、兼并、重组,大企业继续优化品牌——这是中国烟草行业打破以往各省各自为政局面,展开兼并重组,势力重构、重新洗牌的一年。中国烟草业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改革阵痛,烟草业新局面正在形成。   实际上,工商分离的理由并不复杂:中国烟草“大而不强”,没有抗衡外烟的实力。国内卷烟品牌没有成长起来的原因,一般认为是由于地方保护和区域封锁,各地变“国家专卖”为“地方专卖”。而工商分离改革的目的就是打破地方封锁,建立公平、有序、开放的市场秩序,推动“大企业、大品牌、大市场”局面的形成。换言之,国家局希望通过在不根本改变烟草专卖体制的前提下,通过对烟草生产、营销进行局部调整式改革,即“谨慎”改革,来加速中国烟草业的发展,抗御外来烟草的冲击。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烟草行业工商分离、工业重组的改革潮流、风起云涌,这一改革是重要和必要的。但是由于改革本身一方面没有触及到烟草行业的痒处——“政企合一”的体制问题和税收关系问题,使卷烟销售网络渠道的商业独占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另一方面以大吃小的简单“指标重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企业重组应当以企业自身发展能力为中心这一基本要求,为兼并重组后的企业发展留下了隐患。因而这一改革是不彻底的,所以,不可能使中国烟草实现由大而强的梦想。   笔者一向主张,有必要对我国烟草专卖管理工作的机制进行彻底的改革与创新。在宏观上建立政企分开的管理体制、开放型的组织结构以及垄断竞争的市场结构运行模式。但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或曰最终归宿应该是什么?笔者认为,建立农工商贸一体化的烟草托拉斯是中国烟草由大而强的理性选择。   一、行业体制改革的回顾与评价   2003年以来,烟草行业体制改革速度明显加快,工商分离、工业重组工作取得重大成果,为实现卷烟销售网络渠道的工商共享打下了一定的体制基础。最明显的效果是卷烟体外循环现象基本杜绝,市场秩序显著改善,工商企业利税飚升,2003年全行业实现税利1689.7亿元。2004年,经济运行质量进一步提高。从一季度运行趋势看,行业产销、效益波动幅度较往年明显减少,经济运行总体呈高开稳走态势。同时,行业名优烟产销量大幅增长,占全国卷烟销量比重29.9%,上升5.4个百分点。行业重点企业产销同比增长,占行业销量比重增加。应当说体制改革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   但是,不可否认,这种改革仍然是不彻底的。表现为:   第一、政企合一的体制未受根本触及。主要表现在商业的政企合一。一方面,市场仍然牢牢地控制在烟草专卖局手中。由于卷烟工业企业没有销售权,烟草专卖局成为工业企业产品的唯一购买方,卷烟生产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沟通仍然是间接的。这必然会导致工业企业难以做大,限制了强势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烟草公司经营地域范围与烟草专卖局行政区划的合一,使强势的烟草公司无法突破经营地域(行政区划)的藩篱,只能做“强”无法做“大”。而实际上,没有一定的“大”作支持的“强”也是“外强中干”。   第二、工商企业在体制改革后的角色定位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由于工商分离过程中的人员调整基本上仅限于系统内“交流”,相当一部分决策者在思想感情上仍然存在着“工商一家”的情结,体现在工作思路上,互保意识浓厚,危机意识淡漠,最大限度的优化市场资源、谋求企业利润最大化的企业意识不强,角色转换不到位。   第三、简单“指标重组”不能使企业重组应有的效果得以充分释放,甚至可能为行业下一步的改革埋下了隐患。   分析我们所进行的企业重组,大多是以行政的手段,严格按照计划经济的思想,以强搭弱,以大搭小,把产量指标的转移作为重组的目的,以此来完成关闭小烟厂工作。而没有把提高企业自身发展能力作为根本的选择,为企业的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埋下隐患。这与国际跨国烟草公司以获取市场资源或扩大规模效益获取边际收益最大化的并购形成鲜明对比。   产权理论学派认为:企业边界是有其合理界限的,即当规模扩大所带来的管理成本的增加超过交易成本的减少时,企业规模的盲目扩大就不具备经济性。而从国情来看,西方跨国烟草公司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大批高素质人才,高水平的管理能力使其足以轻松驾驭庞大的组织机构;而我国烟草企业受自身条件的约束,在同等规模下,管理成本可能会高出许多,反而超越了其合理的企业边界。而我们的联合兼并重组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味地追求规模,却将有效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放在较次的地位上。从1994年“卷烟生产计划省际间有偿调整”开始,时至今日,烟草企业兼并重组的根本目标难道不是仍然在围绕计划指标的争夺吗?当然这里有行业力量所解决不了却又不能不面对的税制原因,此处不论。一旦面临强劲挑战仍旧不堪一击。从企业持续竞争优势的角度来看,企业的知识规模和范围及所具有的资源、能力限定了企业边界的生长,环境的不确定性也直接影响企业的边界。所以,我们很难设想“甘肃生产云烟”的联合方案。事实上,烟草行业在1980年代曾经有过类似的做法,效果不佳。   第四、垄断竞争型的全国统一大市场格局远未到来。由于上述三个原因的存在,就必然加大知名卷烟品牌开拓全国市场的时间成本,延缓了全国统一大市场时代的到来,遏制了强势企业的迅速膨胀。   二、体制改革的基本构想   新中国成立以来,烟草行业曾经采取不同方式手段搞过几次比较大的企业重组,包括1960年代的试办托拉斯、1980年代的横向联合、1990年代的组建企业集团。烟草行业要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在观念上有新的突破,在体制上有大的创新,在行动上有大的动作。概而言之,烟草行业体制改革的基本思路应该是“大烟草、大市场、托拉斯”,这既是烟草体制改革的必由之路,也是必然归宿。所谓“大烟草”,是针对烟草行业法人林立、山头众多、各自为政的现状的一种突破。因为众多的利益主体必然会在烟草行业内部形成内耗。所谓“大市场”,就是建立在大烟草上形成的市场,就是烟草行业上下游一体化的市场,就是国内外连通的多层次市场。实现烟草上下游一体化的关键,是要不要搞烟草大市场。抛开市场的办法,只用行政的办法,解决不了上下游一体化问题。要解决问题,就要打破老办法,提出新思路,其中一条就是在几大寡头之间进行产权大交易,重组国有资产,重建大烟草企业。在目前情况下,通过工商分离使上下游行政分割,锄弱扶强只能是一种暂时的过渡性的办法,最终还要通过市场机制使上下游实现一体化。同时,在中国烟草大市场上应当展开多种形式的竞争,其中寡头式垄断竞争应占主要地位。参与烟草市场竞争的可能只有几大家,即几个寡头,形成寡头垄断竞争的局面。最终把中国烟草总公司建成跨国烟草公司,建成高特利集团(AltriaGroup,原菲利浦莫里斯公司)式的国际烟草托拉斯,在国际烟草市场的竞争中一展峥嵘。此时,即使取消烟草专卖政策也将无损中国烟草行业之毫发。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