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对我国卷烟价格体系改革若干问题的思考(下)

2004年07月30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杜郁
A+ A
  烟草在线专稿  三、几点设想和建议   由于现行卷烟价格体系存在问题成因的多元性,其改革也应从观念、政策、体制等多方面入手:   1、更新观念,与时俱进   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认为,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决定人的思想意识,但人类的思想意识对实践活动也具有一定的反作用。因此,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实践活动就难免出现失误。当前欧洲、非洲、亚洲一些国家的国有烟草公司正在进行私有化,世界烟草界的收购、兼并、重组活动十分活跃。我国加入WTO后,烟草行业既面临着外国烟草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压力,同时也面临着自身走向更广阔的国际市场的机遇。这些新的变化,新的情况要求我们进一步解放思想,开拓创新,注重借鉴国外经验,以新的思路、新的观念分析问题、研究问题,用新的举措解决问题,从我国烟草行业的实际情况出发,抓住卷烟价格的特殊性,理顺卷烟价格关系,调整和改革现行卷烟价格体系,使其在卷烟市场中发挥正确的导向作用,从而促进卷烟市场的正常运行。   2、减少卷烟价格种类   据了解,大多数国家及大烟草公司的卷烟价格层次都很简单。如澳大利亚的卷烟价格分为供应价和零售价两种,供应价=工厂成本+利润+国家税+批零差价,零售价=供应价+州税。而法国、奥地利两国由于实行烟草总公司一级核算,卷烟价格只有零售价一种。PM公司也只有它对代理商的卷烟供应价以及由它规定或建议的批发价与零售价。卷烟价格层次少,不仅便于财务核算,更重要的是有利于政府对卷烟价格的管理和监控。   (1)建议取消现行卷烟出厂价。美国PM、利是美、雷诺士、英美、日本JT等跨国烟草公司所属卷烟厂,除个别因特殊情况实行财务独立核算、为独立法人外,其余均非独立利益主体。卷烟厂的产品结构、产量、质量、原辅材料供应、产品销售及财务核算全部由所在公司负责,它的职能仅是从事生产。从这一角度看,可以说卷烟厂只是烟草公司的一个生产车间。资本的一体化,利益的一体化使这些跨国烟草公司的卷烟工商企业真正实现了一体,同时由于许多国家的卷烟税是在流通环节征收,因此,卷烟出厂价没有设置的必要性。   我国卷烟厂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长期实行财务独立核算,卷烟税收直至20世纪末一直是在生产环节征收,设置卷烟出厂价格是必要的。2001年我国对卷烟税收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一是将单一的从价计税改为从价、从量复合计税;二是将原按出厂价征收的卷烟消费税改为按烟厂调拨价也即交易价格征收。卷烟消费税征收环节的改变使卷烟出厂价失去了独立存在的重要基础,取消卷烟出厂价不仅可减少卷烟价格层次,有利于卷烟价格的管理,而且也为卷烟工业独立利益主体实质性的减少作了铺垫。   (2)取消产、销区划分及地区差价。世界许多国家的卷烟价格都没有产、销区之分,也没有地区差价,全国价格统一,如法国、德国、意大利、希腊、奥地利、日本等国家均在全国实行卷烟统一价格。这些国家同一牌号的卷烟没有多种多样的调拨价、批发价、零售价,其卷烟价格层次简单,易于管理。我国若取消卷烟地区差价及产、销区之分,不仅减少了卷烟价格的小类别,还可大大弱化不规范卷烟流通的经济因素,有利于专卖管理。   3、将调拨价格改为供应价格   调拨是计划经济体制下利用行政手段进行商品流通的一种方式,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后,带有浓厚行政色彩的调拨、调拨价格在大部分商品流通中已销声匿迹,但在卷烟流通中却一直沿用至今。当前,卷烟流通方式发生很大变化,单一的计划分配、计划调拨已改为以合同为主、计划为辅的方式,很多地区的卷烟流通形成了“电话订货、网络配送、电子结算”的现代物流方式。同时各级烟草公司之间的卷烟购销活动已不是行政性的分配和调拨,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不折不扣的商业行为。继续称为调拨、调拨价与现实情况大相径庭,建议将卷烟调拨价格改为卷烟供应价格,这将更符合卷烟现代物流方式的客观要求。在卷烟工业企业成为非独立法人的条件下,卷烟供应价格计算公式可定为:工厂成本价+利润+税金。   4、取消同牌号卷烟等级划分,实行同牌号卷烟“一价制”   据了解,许多国家卷烟的等级通常是通过不同的牌号来界定的,即卷烟各等级分别由其特有的若干牌号组成,不同的牌号代表不同的等级,如美国的高价位烟和折扣烟(也称廉价烟,相当于我国的低价位烟)均有其相对固定的牌号,“万宝路”、“弗吉尼亚”、“云丝顿”等牌号不会出现在折扣烟市场,而高价烟市场也不会有折扣烟的牌号。以牌号界定卷烟等级的规则,不仅同牌号卷烟可实行统一价格,而且消费者看到卷烟牌号即已知其是哪类烟,卷烟档次识别方法简易方便,也保护了高档烟的纯真性。由于同牌号卷烟不分等级,同牌号卷烟价格基本是相同的(除烟支长度不同外),如单一牌号产量最大的“万宝路”烟定位于高价位市场,虽有硬包、软包之分,焦油含量有若干种、盒皮颜色也不尽相同,但这些都不影响其价位,它在同一区域内的价格都是相同的。中国卷烟消费者比较熟悉的一些世界著名品牌卷烟如“三五”、“七星”、“云丝顿”、“登喜路”、“沙龙”等也都如此。而我国同一牌号卷烟可以有5个等级,这意味着仅由于“等级”这一因素,同牌号卷烟在各环节就可能有5种不同的价格。同牌号卷烟等级多,价格很难统一,单牌号产量被分散,不利于该品牌做大做强。有的牌号卷烟甚至1~5类全有,高、中、低档同用一个名称,虽然采取不同色彩、不同包装及标注“精品”、“佳品”字样等方式加以区别,但一类烟的高档性仍易被同名称的中、低档烟所冲淡。建议逐步取消现行同牌号卷烟分级做法,最终达到一个牌号归属一个等级,为实行同牌号卷烟“一价制”提供必要的条件。我国高档烟品牌代表—“中华”烟,自它诞生起就定位于高档,50余年中从未生产过其它等级烟,品牌一直保持其固有的高档性,其价格也始终保持了较高的同一性。   5、继续加强对卷烟价格的监督管理   在改革现行卷烟价格体系的同时,应不断加大对卷烟价格的监控。首先,加强政府对卷烟价格的管理。世界上许多国家对卷烟价格并不是完全放任不管,而是进行不同程度的宏观调控。如法国、德国、意大利、希腊、奥地利、日本等国政府通过法律、行政、经济手段对卷烟价格加强管理,日本在其《烟草事业法》中规定卷烟价格由大藏省统一制定,全国统一执行,凡自行变更卷烟价格均属违法行为;法国、德国、意大利、希腊、奥地利等国的卷烟价格或由政府统一制定,或由政府商同卷烟生产商和经销商统一制定,全国统一执行。我国《烟草专卖法》规定,卷烟代表品的价格由国务院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和国务院物价主管部门制定,其它烟草制品的价格由国务院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或其授权的省级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制定。在卷烟价格管理工作中应严格执行这一法律规定,并将管理工作由行业或部门行为转为政府行为。其次,加强与有关部门的联合管理。如福建省烟草专卖局进一步密切与福建省物价局的协作关系,于2003年联合下发了《卷烟零售明码标价暂行办法》,对卷烟零售价格进行了严格规范;浙江、江苏、湖南、贵州、山西等省的部分烟草专卖局也积极争取同级物价部门的支持,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卷烟零售明码标价管理的规定,加大了对卷烟零售价格的管理力度。再次,加强内部管理。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起,国家烟草专卖局加强了对卷烟价格的宏观调控,出台了一系列有关卷烟价格管理的政策和措施,在1998年~2003年间,印发了《卷烟价格宏观调控和管理暂行办法》、《卷烟定价规范》、《关于加强卷烟价格信息管理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卷烟价格管理的通知》、《关于规范系统内卷烟价格行为的暂行规定》、《关于统一卷烟批发价格和编制卷烟价格目录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烟草系统卷烟价格管理的暂行规定》等文件。各省级烟草专卖局也通过各种方式加强对卷烟价格的管理,除按照国家烟草专卖局要求在2003年12月31日前在辖区内实行同牌号、同规格卷烟统一批发价格外,还根据实际情况在省内实行卷烟统一零售价格,部分省级烟草专卖局还联合实行省际间统一零售价,如2004年辽宁、吉林、黑龙江3省烟草专卖局签署了在东北地区实行卷烟统一批发价和零售价的协议;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5省区也就在西北地区实行卷烟统一零售价格取得一致意见。第四,逐步实行全国统一定价。国优、行优卷烟价格可先由国家烟草专卖局商同国家物价部门统一制定,负责管理监控;其它卷烟价格由省级烟草专卖局商同省级物价部门统一制定,报国家烟草专卖局备案,并负责监督管理。待卷烟牌号、规格减少到一定数量时,全部由国家统一定价。全国卷烟统一价格应按照市场客观规律的要求制定,并真正反映市场供需情况。第五,可参照德国、希腊等国的做法,在卷烟盒包或条包上印刷卷烟零售价格,或实行卷烟零售明码标价,以便于政府有关部门对卷烟价格的管理检查和消费者的监督。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