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地区封锁是中国烟草与WTO接轨的障碍

2002年07月16日 来源:中国烟草在线摘自《中国烟草》杂志 作者 江小平 作者:
A+ A
  面对中国加入WTO,中国烟草行业必须加强规则和法律意识,健全管理体制,与国际通行做法接轨,做强做大自己,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市场的竞争。业内人士已越来越感到地区封锁对实现这个宏观目标的极大危害。为了打破地区封锁,国家局三令五申,但各地封锁依然故我。愈演愈烈,甚至发展到视专卖手段为封锁法宝的地步,中国烟草行业能在专卖政策保护的内战和地区封锁中找到出路吗?   一、地区封锁干扰破坏了做强做大中国烟草优势企业的战略目标   姜成康副局长在全国清理整顿市场电话会议上指出:“行业抵御风险能力,整体竞争实力的增强关键在于重点企业竞争实力的增强”,“只有做精做优品牌,做强重点企业,中国烟草才能在入世后更加开放,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但实际结果却是“重点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不佳的比例过大,而且重点企业产、销、效益在全行业比重持续下降”。这种目标与结果南辕北辙的根源,很大程度上与各地利用专卖专营手段强化地区封锁有关。从各省近年的实践来看,一些生产经营快速增长的省、市、区或多或少都与此有一定关系。只不过有的抓得早就上得早,有的抓的晚些也就上的晚,有的手段巧妙、堂皇一些,有得手段粗糙、露骨一些。同为中国烟草的大家庭成员(我们常自豪地认为全国烟草是一家),但在打破地区封锁、开放卷烟市场的问题上却是台上握手,台下脚踢,互相封杀,以邻为壑。对国家局指定的名优卷烟的订货要求,有的公开顶住不调,有的调进来之后再通过各种手段倒回去,为体外循环提供条件。   应当看到,出现全国性的地方封锁现象不等于全行业的干部职工支持封锁。这几年,行业内人士议论纷纷,深恶痛绝,但是面对客观现实却无能为力。有的只好顺应适者生存的原则,不得已而采取自我保护措施。在这种市场环境下,有些竞争力强,有条件扩大销售区域和市场占有率的名优产品,也只在圈养在生产地而望空兴叹,无法越雷池一步。一家人都不讲“诚信”,对外能做到吗?由于地区封锁,卷烟商业企业不能按需供货,零售户和消费者头上虽然戴着“上帝”的光环,却只能按规定的菜单上菜,如此经营的规则,又有多少诚信可言?   国家局狠抓市场经济秩序的目标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打破地区封锁,建立全国统一、规范有序、公平公正的市场体系的大目标,二是网建规范经营,专营结合的小目标。这两个目标本应同步进行,但在执行中,有的从自身利益出发,往往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通过控制网络和加强专卖寻堵住地下渠道、减少体外循环很有作用,但也对扩销地产烟、限制省外烟进入发挥了作用,客观上以小目标抵制了大目标。在这种市环境下,优势企业、名优卷烟产品很难做大做强,从2001年报表可以看出:国家扶持的名优烟市场点有率难于提高,原来实力较强的卷烟企业和“两烟”大省税利大幅度下降,其中有的省烟草税利以每年二十几亿的幅度下滑,而原来一些实力较差的卷烟企业反而大幅度上升,此长彼消,全国烟草总量不变,但内在竞争力的质量却在下降。中国是要参与全球竞争,尽快适应WTO的新环境,当务之急是扶强限劣,做强做大骨干企业和名优产品,并使之成为支撑中国烟草大厦、能与国外跨国公司抗衡的领头羊。以我们来说,这是中国烟草的希望,而对外国烟草来说,却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们希望中国烟草保留专卖制度的结果是互相封锁,继续内战,一盘散沙,在政策保护下醉生梦死,以利他们各个击破。而就了兵法“欲擒故纵”而后“攻其不备”。所以目前全国性的利用专卖手段搞地区封锁,正在做外国烟草想做却做不到的,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做为中国烟草行业一员,不能不感到痛心和担忧吗?   二、地区封锁危及中国烟草专卖管理体制   WTO最主要的原则就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和打破国家之间的经济壁垒,互利到惠 ,促进共同发展,其规则充分体现规范有序、公平竞争。试想,如果我们的烟草专卖管理成为地方封锁的手段,甚至连清理整顿市场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也成了强化地方封锁的天赐良机,在烟草专卖体制下,连“全国统一的市场”都做不到,又怎么“全球化”,怎么与WTO规则接轨?遵循WTO的规则是所有成员国的基本义务,中国政府已明确承诺,对不符合WTO规则的法律、法规以及政令的“壁垒”进行清理。从行业的切身利益出发,我们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置身于这类不合时宜的“壁垒”之中。   对于烟草专卖制度与WTO规则如何接轨的问题,从2001年来一直在行业内外引起严重的关注,并围绕这个问题提出不少对策的建议。其一,国家局王献生提出“烟草专卖与WTO并不是非此即彼”的观点得到行业内的广泛认同,但其前提应当是专卖制度的实施必须符合WTO“规范有序、公平、公正”的原则 ,如果把地方封锁搞成地方封锁,须知地方封锁与WTO绝对是非此即彼。也许有人会说:我们的专卖制度本意是反对地区封锁的,国家局的态度也始终是反对地区封锁。但事实是,评价一个政策、法律、法规的正确与否,并非以其动机而是以实际效果为标准。如果我们不能尽快解决地区封锁问题,无论把烟草专卖制度描绘得多么完美无缺和合理合法,仍不能为工WTO规则所认同。其二,在行业“求生存、求发展”的目标中,目前行业内关注最多的是“求发展”,对于探讨烟草行业如何求生存的问题似乎认为是天方夜潭。但实际上,我们目前行业内敢于表示“有没有保留烟草专卖制度对我的生存没有影响”的单位还是不多的,绝在部分单位的生存很大程度上仍离不开烟草专卖政策这个强大后盾的和主心骨,也就是说,为了维护专卖制度,保住我们目前仍需赖以生存的基础,遵守WTO的规则,打破地区封锁,只能中唯一的选择。反之,无异于自毁长城,自砸饭碗。所以,能否打破地区封锁,在最短的时间内,根除地区封锁这一顽疾,尽快与WTO规则接轨,建立起统一规范的全国市场,已经成这关系到我国烟草专卖制度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   三、打破地区封锁只能在深化改革中找出路   对烟草实行专卖是我国改革的产物,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建立烟草专卖体制,使我国烟草行业“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但专卖制度实施近二十年了,国家局对全国的“统一领导”仅在解决地区封锁一个问题上就难于统一,更形不成“规范有序,公平竞争”的“全国统一”市场的市场体系。那么,地区封锁又是怎么造成的?除了财税体制、计划体制等方面的原因以外,烟草行业自身的管事体制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烟草行业组建至今,省级局(公司)一直是工商一体,政企合一,既管工业,又管商业;既是经营者,又是管理者。其次,十几年来,烟草行业一直把税利考核放在重要地位,连工效挂钩也把税利增长作为重要参数。烟草工商税利大头在工业,为了税利增长,省级局(公司)只好把抓好工业作为重中之重,其主导思想必然是多卖地产烟,少卖省外烟,而最有力的手段和武器就是专卖执法,也就是实行地方专卖,使专卖与地区封锁逐渐划上等号,并在社会上成为公开秘密。全国烟草行业名为垂直管理下的“条条”,实际上存在利益指使下的“块块”。   应当说,这个弊端国家局早就看到了,也一再严令“打破地区封锁”,在今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表明不再考核税利,而改为考核卷烟销量、省际间卷烟调入量、名优烟销量和调入量、工商利润、工业成本费用利润率等6项指标。这种指标的调整原则是一大突破,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不解决财税和计划体制的问题,不触及“工商一体,政企合一”这条敏感神经,不加快行业市场化进程,尽快以资产关系和市场机制取代行政管理体制,仅在考核上调整一些指标,很难扭转各级领导长期以来的习惯性思维,更难达到既治标又治本的效果。如果这种考核仅停留在一般工作的评价上,对省级局(公司)政治和经济的切身利益缺乏威慑和约束作用,其成效更是大打折扣。所以,无论是行业管理体制还是财税和计划体制,不能再成为老生常谈而久拖不决的问题,体制问题只能从体制入手,只有狠下决心直奔主题,从体制改革中去找出路,通过对财税、计划体制和行业管理体制的改革,使产、供、销各方利益得到调整,形成行业内产区与销区、强者与弱者互利互惠的经济实体。当销区和弱者把优势企业的发展和名优产品的扩销视为自己生存的基础,并自觉为其保驾护航时,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地方封锁问题,真正建立全国统一、规范有序、公平竞争的市场体系,与WTO规则接轨。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