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 > 正文

贩卖假烟,“女烟枭”毁了一家人(图)

2009年01月20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水母网报道 作者:白晓娟、凯剑、立夫、王士成
A+ A

被查获的假烟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烟草在线据水母网报道

  假烟暴利 她挺而走险赌一把

  黄英43岁,青岛即墨市人。她虽然是一名农村妇女,只读过3年书,已过不惑之年,但她并不是甘于现状的普通农家女,她总梦想着有朝一日过上城里人的生活,而且在城市里还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轿车、存款。

  她2005年10月再婚嫁给现在的丈夫,丈夫是烟台市芝罘区南郊农民,前夫给她留下一个23岁的女儿,女儿不愿意随母来烟台生活,留在即墨老家经营一家服装店。

  黄英居住的村子与烟台市区只有一步之遥,她总在琢磨:“自己已经40多岁了,想成为城里人的梦想何时才能实现呢?”2005年冬,她从朋友处了解到,贩卖假烟能挣很多钱,她动心了,决定试试运气,她明白这是违法的,烟草专卖局查得很严,但是贩卖假烟可获暴利让她挺而走险。一开始,她只是小打小闹,从二倒贩子手里买来三五条假烟,再偷偷卖给消费者,每次挣个百把十元,渐渐地,她手里的周转资金开始充裕了,胆子也越来越大,开始做上千元的生意。这期间她不仅学会了怎样与烟草专卖稽查的工作人员打游击,逃避他们的检查,而且还想方设法获得了与两名南方供货人的直接联系,现在上线、下线都有了,她决定赌一把,大干一场。

  改名换姓 农妇变售假烟老

  黄英虽然文化不多,却是个聪明人,她化名“张红”,将从上线便宜购进的假 “红南京”,假“极品云烟”等每条加价十几元二十几元不等批发给下线。黄英不自己直接去市场上卖,因为那样不但风险太大,而且仅凭她一人的力量一个月卖不了多少,她要做的是假烟批发生意。她将假烟以市场批发价半价不到的诱人低价倒手卖给了其他的贩卖人或是烟台市的香烟零售户,靠量大使自己的利润也很可观。

  为了使自己更加隐蔽,她到银行将钱汇给上线后,却让上线将货发到她在莱西的女儿家,再让女儿一点点将假烟分批运到自己家或其他地方存放。从2005年底到今年4月案发,经黄英倒手转卖的假烟市场价值达七十多万元,她一时成为烟台市的假烟批发老大。

  黄英虽然文化不多,却是个聪明人,她化名“张红”,将从上线便宜购进的假 “红南京”,假“极品云烟”等每条加价十几元二十几元不等批发给下线。黄英不自己直接去市场上卖,因为那样不但风险太大,而且仅凭她一人的力量一个月卖不了多少,她要做的是假烟批发生意。她将假烟以市场批发价半价不到的诱人低价倒手卖给了其他的贩卖人或是烟台市的香烟零售户,靠量大使自己的利润也很可观。

  为了使自己更加隐蔽,她到银行将钱汇给上线后,却让上线将货发到她在莱西的女儿家,再让女儿一点点将假烟分批运到自己家或其他地方存放。从2005年底到今年4月案发,经黄英倒手转卖的假烟市场价值达七十多万元,她一时成为烟台市的假烟批发老大。

  隐瞒哄骗 她将女儿拉下水

  黄英的女儿一开始并不知道母亲做的是假烟生意。2005年年底时,黄英找到女儿,对她说:有南方客户能给她发便宜烟,她可从中赚差价。由于她说的即墨当地话南方人听不懂,自己不会说普通话,交流起来不方便,让女儿与这个南方客户联系,让南方客户发货给女儿,黄英在烟台要烟时再让女儿把烟发到烟台。

  女儿听母亲讲的有理,求她帮忙的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当然不能拒绝,她一口答应了。女儿根本想不到,她所信任的母亲正把自己拉向犯罪的深渊。

  最初时南方的客户平均二十天或半个月一次发六七箱,是通过南方到即墨的长途货车捎的,女儿再到约好的路边接货,拉到住处后,等接到母亲要货的电话,再通过至即墨至烟台的大客车把烟发到烟台。过了一个多月,黄英才将真相告诉女儿,其实从南方运来的便宜烟是假烟,让女儿平时接送货时小心点,千万别让烟草公司的人查着。女儿这才明白,母亲干得是违法生意,她劝母亲住手,但是财迷心窍的黄英哪能听得进家人劝告。?

  女儿苦劝无望,只得继续帮母亲做生意。 为了防备事情败露,黄英让女儿化名王华,与南方上线打交道时,不让女儿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南方上线有时将货通过物流公司、有时通过邮政局将货源源不断发到黄英女儿的住处。

  到了2008年,黄英的生意越做越大,南方的其中一位上线基本是每月发几次货,大部分是红南京、红塔山。另一位上线每次发两三箱,通常是一个半月左右发一次货,先后发了有五六十箱。

  帮女友做事 女儿男朋友也参与贩烟 

  后来女儿有了男朋友赵某,2007年9月的一天,赵某无意之中,听到女友与其母亲通电话时谈到要防备烟草公司的人查,他隐约感觉到她们做的不是正当生意,怀疑他们做假烟生意。又过了一个多月,一天晚上赵某让女友从放在家中的烟中拿了一盒红南京抽,他只抽了一口就感觉味道不对头,知道是假烟,赵某就对女友说:“你的烟是假的。”女友笑着说这是专供烟,赵某问:“是什么专供烟?”女友说不上来,虽然这些都是半开玩笑的话,此时,赵某心里已经明白女友存在家里的烟确实是假的。2007年底,女友干脆明确告诉男友这些烟是她母亲联系南方人买的假烟。

  这之后,赵某一直让女友将接到的假烟放在自己家中,有时还帮忙接送货。

  黄英女儿的男朋友不知道,他在帮着女友接货、送货、存货的过程,他也参与了贩卖假烟的犯罪。

  佩服妻子 丈夫成为贩烟的得力干将

  黄英的丈夫是位老实巴交的农民,看着妻子贩卖假烟,钱来得容易又快,他从心里佩服妻子有能耐。开始他帮着妻子去接女儿从莱西发来的假烟,先存放在自己父母家里,后来还帮妻子租了间小屋专门存放假烟。从2006年4月份开始,黄英大权下放,将到银行给上线汇款这样的重要事安排丈夫办理。从此,丈夫成了银行的常客,有时隔一两天,有时隔十天半个月,就到银行汇款一次。

  后来,为了方便,丈夫用别人的转帐电话转款,后来自己也按了部转帐电话,他用电话转帐共给南方上线转了二三十笔。

  这样,黄英坐在家里,当起了老板,指挥着丈夫、女儿、及女儿的男朋友、出租车司机老侯等人,为她跑腿干活。她则成了神龙不见首尾的“神秘”贩烟老大。

  就在她精心编织自己的假烟销售网络,生意越来越旺时,她没有想到,她的行为已引起当地烟草部门的警觉,警方的巨网正向她扑来。

  涉嫌三项罪名 一家人全部被抓 

  烟台市烟草专卖局稽查人员已觉察到黄英贩卖假烟的蛛丝马迹,并很快2007年12月16日他们将此案移送烟台市公安部门,公安部门非常重视,于当日立案侦查。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悄悄调查了4个月,终于摸清了黄英的假烟销售网络,并掌握了充足的证据。2008年4月25日,警方一举将黄英及其丈夫、女儿、女儿的男友,和数名购买假烟的下线抓获归案。警方从黄英的家人处查获价值三十余万元假烟。

  在派出所里,黄英对贩卖假烟的事实供认不讳。

  法院认为,黄英以牟取非法利益为目的贩卖假烟,她的丈夫、女儿在明知黄英贩卖假烟的情况下,仍然帮助黄英汇款购买、存放或运输假烟,其女儿的男朋友赵某,明知其女朋友在帮助黄英贩卖假烟的情况下,仍单独帮助或者伙同女朋友运输、存入假烟,他们4四人的行为是出于共同的故意,实施了共同的危害社会行为,属于共同犯罪。

  在共同犯罪中,黄英起组织、指挥作用,是主犯;黄英的丈夫、女儿、及女儿的男朋友起帮助和次要作用,是从犯。黄英等一家4四人,违反国家烟草专卖管理规定,非法经营销售假冒烟用注册商标的烟草制品,严重扰乱了烟草市场经营管理秩序,应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他们的非法经营数额巨大,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今年1月6日,法院除判决黄英有期徒刑六年外,还依法宣判:判决黄英的丈夫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判决黄英的女儿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判决黄英女儿的男朋友赵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并分别判处另四名参与贩卖假烟的上下线有期徒刑五年到八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