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正文

自我约束 共谋发展

柳州市自律小组故事会
2009年04月21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陈哲
A+ A

  烟草在线专稿  “你的妻子已经不能再生育了!”刚刚从柳州市中医院走出来的零售户阿德脑中一直回荡起李医生说的这句话,阿德心里乱极了,一直以来的劳累,让他30多岁的狼虎之年看起来已经有些颓唐了,头上不断增加的白发,脸上不断勾画的皱纹,都在暗示着他所经历的风雨,好不容易凑钱经营起了一个门面,希望可以养活一家人,经营卷烟,按照指定价格售烟,却老被顾客说他的价格比别人的贵,人流很大的门面,一天却卖不出几包烟,附近的假烟,保本售烟情况比比皆是,卖烟,已经不是他自己看好的一个项目了,最后也只能低价,依靠卷烟拉动其它商品的销售,可一个小门面,怎么样也比不上大超市,能够销售的产品,一天下来也屈指可数,老婆还要一天守着门面,记账、预算、搬商品,从早累到晚,怀孕了也不得休息,一天工作16个小时,也只能马马虎虎糊口。最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连一个小孩都没有,这已经是他老婆第四次怀孕进医院了,李医生给他老婆下了这样一个结论,让他几乎崩溃了。

  外面一阵电闪雷鸣,整个白天似乎都被乌云笼罩了,街上一阵忙乱之后,渐渐的人少了,车也少了,雨,开始哗哗的倒了下来。刚刚陪零售户阿德从医院出来的市场管理员小黄,骑着摩托车行孤单的驶在路上,他的心情很沉重,雨下得很大,他的全身几乎都湿透了,他似乎都没有注意到,阿德很困难,他知道,但他更清楚,困难的零售户不止他阿德一个,面对低价竞销、假烟泛滥的市场,零售户们怨声不断,我们烟草局没有下力气去管理么?作为市场管理员,一线员工,他也是从早到晚的在市场里面转,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可就是无法把市场规范起来。原因在哪里?

  在烟草专卖局四楼会议室,高副局长、专卖办主任以及几位稽查队队长们正在召开市场管理方面的讨论会议,这已经是第11次坐在一起讨论这样的主题了,我们应该如何转变思想,如何找出正确有效的方法管理好市场?面对目前市场价格混乱,零售户低价或者保本售烟,依靠低价购进假、非、私烟获取利润的总体情况,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我们管理不到位么?可是我们已经很尽力了,每天都查获了大量的假、非、私烟,零售户不配合么?烟草局说什么他们都不敢违抗啊。那为什么还有这样的情况?主要原因在哪里?我们应该如何解决?一个个疑问在领导和同事们头脑里面转动。

  “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要让零售户赚钱!”突然,一身湿漉漉的市场管理员小黄兴致勃勃的冲了进来,似乎他已经找到了什么。大家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希望他能说出什么好的点子出来,可令大家失望的是,不善于表达的小黄绕了很大一个圈子都没有说到点子上,说了一大堆零售户之间的关系问题。敏锐的高副局长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些意思,“你是不是想说要零售户参与管理?”高副局长点醒的说,“哦,对对对,就是让他们一起来管理市场,我想过了,我们不是没有管理好,而是我们没有找到另外一个很好的管理者——零售户。”小黄接着说。一语点醒梦中人,大家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事情的转机,似乎看到一些目标。

  另外一个管理者?——零售户?不一会,会议室里面各人的思维顿时被激活了。围绕着这个主题,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烈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我们烟草局以前的管理不是松懈的,只是管理手段和方式方法不到位,一味的狠抓狠打是我们认为的进攻,但这恰恰是在防守。在市场的低价竞争环境下,零售户在烟草公司购进卷烟,已经不能获得多少利益,成本低廉的假、非、私烟致使零售户有利益驱动。目前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就是稳定市场卷烟零售价格,而价格稳定的最好监督者便是各个零售户,他们能够从消费者那里获得最直接的信息,能够了解周边零售户卷烟价格情况。加强零售户的自律,形成一股一片零售户互相制约的管理模式,是目前必须施行的手段。

  第二天,任务马上布置了下去,每个市场管理员把自己的辖区按照路段分成若干自律小组,为方便管理,要求每个小组不能超过35户,马上召开自律小组会议。

  顿时,风言风语遍布了开了,“零售户会听你的么?”部分市场管理员半信半疑;“大家都是为了生活,举报他们对我有什么好处呢,举报了你们烟草局又能管?得罪人的事情我可不做。”零售户的心态也不稳定。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每个自律小组都已经召开了会议,可是整体效果却不明显,低价竞争依然如故。自律小组能成功么?一个大大的问号深深地烙在了每个干部职工的脑子里。

  经常关心时事政治的市场管理员小李,那天照常准时的守在电视机前观看《新闻联播》,由“管理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转变”一则新闻进入了他的思维。零售户们来参加自律小组,是因为他们趋于烟草专卖局的行政权力和威严,我们一向习惯了用管理的手段对待零售户,这在很大程度上让他们也习惯了被管理,这种被动的思维状态严重影响了他们自我约束的能动性,我们在说服零售户认识统一零售价意义的同时,并没有建立完善的、配套的服务制度。

  第二天一大早,小李的看法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认可。于是通过会议决定,接到零售户投诉,必须在半小时内到达现场处理,让零售户和消费者感到我们服务的及时性。

  于是,又一轮自律小组会议召开了,为了增强零售户们的决心和信心,高副局长几乎每场会议都到现场给零售户们打气。一轮下来,大多数零售户已经感觉到了统一零售价的重要意义,并已经尝试着去改变自己。“以前投诉那么多我自己都没有信心呢,我们投诉,你们到底能不能及时处理的啊?”这样的疑问倒还是在零售户们的心头悬着。

  开完会回来,零售户阿德信心百倍的把自己的卷烟价格按照每种品牌的建议零售价统一了起来,可好景不长,不出三天,就有很多消费者说他的价格比别人的贵很多,并还能说出是哪家便宜。这让他心都凉了起来,绕来绕去,还是回到原地了么?我就不信这个邪。越想越气的阿德,试探性的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烟草局的投诉电话。结果不到十五分钟,稽查人员就到达被投诉的零售户处,对其进行了查处。消息一传开,销售假烟我投诉你,低价卖烟我投诉你,“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利益!”顿时成为了零售户们共同的口号。同时,稽查员们还以消费者的身份对零售户进行调查,稳固了统一零售价的成果。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整个卷烟市场渐渐的有了好转,零售户们逐渐获得了统一零售价的既得利益,各自的信心不断增强。

  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点都没有错,并不是所有的零售户都能按照要求去统一零售价格。

  “今天我们的烟销量和平时差一点哦,但你知道我们今天赚了多少么?”零售户黄强一天忙碌过后,高高兴兴的回来给老婆卖了个关子。“多少?十万八千!”他老婆不屑的回了他一句。“53块4毛”黄强见老婆不怎么买账,声音低低的说,“你认为很多了么?你不看看人家,一天可以走50多条,你才卖多少,看你那没出息的样”他老婆埋怨的说,“50多条?怎么卖啊?现在又不给低价,谁和你要那么多啊?”“柳州市就这么大,买烟的人就那么多,你不低价谁去你那里买啊。人家熟客多,都给低价,人家知道叫熟客为他们保密,你怎么就不知道这么做呢?笨死了,你!”

  看看,这是自律小组建设的隐患么?是。可经过半年多自律小组建设,对于这些在捣鬼与反捣鬼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市场管理员们来说,这都是已经可以预料的事情了。

  黄强第二天就按照老婆的意思操作了,效果果然不错,薄利多销可以赚70多块一天,一个星期居然260多条都不够卖啊,正当他想下个星期增加到300多条的时候,烟草公司却只给了他110多条,郁闷的他又回来和老婆商量了,“猪脑,你按照原价卖不就和原来赚的差不多一样,如果各个都限量,别人哪有那么多来卖?这几天,附近有几个电话亭的烟草证被取消了,你要注意点哦。”老婆回了他一句。

  实际上,柳州市所以没有固定门面经营的烟草证都已经被取消,为了加强管理,在统一零售价后,在有限的消费前提下,为进一步提高合法零售户们的卷烟销量,柳州市烟草专卖局2003年以换证为契机,总共取消了近1000户不符合新办证条件的零售户,在很大程度上给现有的零售户扩大了市场。从此以后,在柳州市卖烟不赚钱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门面里面有一本烟草证,已经成为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对卖烟的认识程度就连我们有军师在做后台指导的零售户黄强都能给你说一大版。

  “要我经营假烟?要我低价卖给你?我不干,被抓了我要在自律小组会议上做检讨,还要受到别人的指责,拿不准连烟草证都不保,换是你,你干么?你在哪里能买到低价烟你告诉我啊,我敢说不出半个小时,你再去就买不到了,我还可以得个星级评定的牌子,呵呵”说起卷烟经营,黄强老板可是有一套的。

  “生了生了,是男孩呢!”零售户阿德得到自己老婆顺产的消息后,飞快的跑到了市中医院李医生办公室兴奋的说“我老婆生了!”

  “什么?”李医生惊讶的说,“怎么可能啊?”

  “是真的啊,男孩!”

  “你等等,你,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李医生忽然想起了什么。

  于是,阿德便把自己的生意情况向李医生做了介绍,“我们那地段好,光是卷烟销售我们一个月就有好几千块,我们已经请了一年的小工了,老婆每天只需要到门面查查账目就可以了,哪里还需要那么累啊”。

  “哦,我原来忽略了一个问题,你老婆原来是太过于劳累了,当时我们没有仔细的交流过,这真是误打误撞……”

  “是啊,多亏了烟草局这几年的管理……”说着说着,阿德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