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烟草史话 > 正文

百年“南洋”往事[图]

2007年11月16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新民晚报》编辑整理 作者:
A+ A



今日“南洋”的两座厂厦



上海旧厂正门放工情景

  中国近现代最具影响力的民族企业之一——“南洋兄弟烟草股份有限公司”,至今已走过整整100年的历程。

  100年前,两个爱国青年凭着一腔热血,在香港东区一间旧货仓里创办了一个烟草小作坊;100年后的今天,一个现代化的大型烟草企业巍然耸立在香江之畔!

  对上海实业集团来说,拥有“南洋”这样的“百年老店”,无疑是值得自豪的。而24年前“上实”接掌“南洋”,亦成为“南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再创辉煌的重要契机和动力。

  “南洋”的百年发展历程,实际上就是中国民族工业艰难崛起的一个缩影。同时,“南洋”也成为中国民族工业品牌的主要倡导者之一。

  一、艰难起步 首创实业

    

简氏兄弟:简照南(左)、简玉阶

  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晚清政府腐败无能,国力日衰,帝国主义列强趁机大举入侵,中国陷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境地。1903年,外国烟草公司在上海浦东陆家嘴设立了生产车间,其后又在香港、武汉、沈阳开设工厂及附属企业。在短短的几年间,“洋烟”就几乎垄断了中国的卷烟市场。

  对此,国内一些有识之士纷纷呼吁“实业救国”。当时,来自中国广东南海的著名实业家——简照南、简玉阶兄弟俩,不甘心“洋烟”在中国的一手遮天,决心兴办民族烟厂,与外烟一争高下。是年3月,血气方刚的简氏兄弟集资10万元,在香港注册成立了“广东南洋烟草公司”。他们租赁了香港东区罗素街一座平房式的旧货仓,作为开办厂址。他们创业之初的全部家当包括1座小型锅炉、1座小型发电机、2台切烟丝机、2台水石磨刀机、4台卷烟机以及1间蒸汽暖房。

  二、遭遇打压 无奈破产


  1906年4月,完成了设备安装的“南洋”开始生产卷烟,日产卷烟30标准箱,也由此推出“南洋”历史上的第一个品牌——“白鹤”香烟。

  “广东南洋烟草公司”的成立,极大地刺激了在华的外国烟草公司。它们以“南洋”畅销的“白鹤”牌与外烟中的一种卷烟商标颜色相近为借口,控告“南洋”侵权,迫使“南洋”放弃“白鹤”商标。

  简氏兄弟哪能坐以待毙,随即推出了“双喜”、“飞马”两种新品牌。由于物美价廉,这两种新品很快在市场上走俏。在华的外国烟草公司又一次用上了排挤手段,使得香港和九龙的烟贩不敢再出售“南洋”的香烟,“南洋”也因此一蹶不振。

  1908年5月,简氏兄弟在历经25个月的卷烟生产与经营、负债10余万元之后,终因资本亏蚀殆尽而忍痛宣布公司清理拍卖。简氏兄弟在“实业救国”的道路上首遇挫折。

  三、矢志不改 再创“南洋”

  1909年,在叔父简铭石的资助下,简氏兄弟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将公司改组为“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南洋”重新焕发出了蓬勃生机。到1911年,“南洋”已由亏转盈。1915年,“南洋”在香港的鹅颈桥兴建了9000平方米的制造厂,工人增加到1000多名,日产香烟500多标准箱。1916年,“南洋”在上海设厂,之后又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和华南沿海地区的13座大中城市及新加坡等南洋群岛一带遍设分支机构。

  1918年,“南洋”改组为有限公司,并改名为“南洋兄弟烟草有限公司”,额定资本为500万元,实收270万元,公司总部也由香港迁移至上海。

  1919年,“南洋”向社会招股,扩大资本额,更名为“南洋兄弟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并分别在天津、北京、营口、济南、青岛、汉口、南京、镇江、汕头、厦门、香港、新加坡、泰国等地设立分公司,此外还在河南许昌、山东坊子、安徽刘府设烤烟厂,全公司的制烟工人达到万余人。整个公司的盈利在1923年达400多万元,到了1925年已激增至1200多万元之巨。

  由此,“南洋”成为中国民族资本中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烟草企业,简氏兄弟也成为当时首屈一指的华侨巨商。

  四、两拒吞并 化险为夷

  在东山再起并打响民族品牌的十多年中,“南洋”始终没有停止与“洋烟”在中国市场的激烈抗争。“南洋”曾先后两次直面“洋烟”的吞并挑战,最终都化险为夷。

  第一次反吞并事件发生在1914年。当时“南洋”的发展势头十分强劲。由于得到国内社会各界及南洋华侨的支持,加上公司十分重视卷烟的生产技术和产品质量,所推出的“双喜”牌卷烟味道和口感俱佳,价格又便宜,“南洋”的再生迅速得到市场的认同,打开了销路。

  此时,先前已控制中国卷烟市场的西方某烟草大公司岂肯让“南洋”崛起。该公司派出一个买办与简照南洽谈,想以100万元资金收买“南洋”(当时“南洋”资产约值50万元),并威胁说,如不肯出售,就采取其他手段。简照南考虑到,香港是在英国的掌控之下,这个西方烟草大公司的势力又很大,如一口回绝恐遭不测,还不如采取策略的手段将计就计。于是,他委托日本商人与之交涉,提出“南洋”非300万元不卖。这一价格是那个大公司无法接受的,只好作罢。

  第二次反吞并行动是在1917年。这一次,那个西方烟草大公司改变策略,提出了更具诱惑性的“合并方案”。方案称:该公司认购“南洋”60%的股份,而“南洋”可不改变名称,独立经营,总经理仍由简氏兄弟担任,并且另给简氏兄弟不记入公司账户的200万元红利。对此,简玉阶坚决反对,他在给简照南的信中说:“……我营业之增进,多借国货两字为号召,故得社会人心之助力,致有今日。盖吾国实业之薄弱,今日稍能与外人竞争、为全国人民注目者,以本公司为最。若一旦屈降外人,纵不为社会唾骂,亦令提倡国货者灰心。而我公司营业必从此失败矣。”于是,简氏兄弟又一次对“洋烟”的吞并表示拒绝。

  五、在动荡曲折中惨淡经营

  1922年10月,简照南英年早逝,简玉阶随后继任“南洋”的总经理。1927年国共合作破裂后内战不断。到了抗日战争前夕,“南洋”已陷入困境。

  1937年,宋子文的官僚资本乘虚而入,取得了“南洋”的半数股权和绝对控制权,宋子文自任董事长,原总经理简玉阶变成了一个“设计委员”,被挤出了公司的决策层。不久,“南洋”的机器设备被侵华日军所毁,烟厂蒙受了巨大损失。

  从1937年到1949年,在大约12年的时间内,“南洋”一直为官僚资本集团所控制。期间,经营上变得越发投机,日渐失去了本色和活力,以致惨淡经营,危机四伏。

  六、“南洋”香港一脉重燃生机

  1949年新中国成立,给民族工业带来了生机与希望。

  作为“南洋”的创始人和中国民族工业开创者之一,简玉阶得到中央政府和全国工商界的认同和赞誉。1949年9月,简玉阶作为全国工商界15名代表之一,应邀出席全国政协一届一次会议。1954年9月,简玉阶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此外,简玉阶曾出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等要职。

  1951年2月,“南洋”转为公私合营,公推汪道涵为董事长,简玉阶为副董事长,简照南之子简日林受聘为总经理。1960年,“南洋”董事会决定,委托中国银行驻港总稽核室代管其香港厂。与此同时,“南洋”设在各地的烟厂和办事处都分别划归当地政府管理。至此,“南洋”设在上海的总公司变成空壳公司,其留下的香港厂一脉则继续发展。

  1963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在北京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扶持振兴老牌民族企业“南洋”的发展,并责成国家有关部门在优质烟叶的供应上给予鼎力支持。



鹅颈桥旧厂房

  1965年6月,“南洋”完成由香港的鹅颈桥旧厂迁往九龙新蒲岗六合街6号的迁址工作。搬入新厂区后,“南洋”添置和更新了设备。自此,“南洋”的业务发展也开始进入正常轨道,其本港销售逐年增加,出口市场也稳步扩大。

  七、继往开来的飞跃

  1980年,“南洋”在产权关系上正式归属上海市政府。1981年,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