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烟草史话 > 正文

难以告别的“烟文化”[图]

2007年06月05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网络编辑整理 作者:
A+ A
我,在抽烟45周年以后,陡然悯心发掘,猛格丁的在2007年1月1日元旦这一天,成功地把烟戒掉了。大年过后,朋友串门拜年,彬彬有礼的给我递烟打火。我把手一摆,婉言谢绝,笑道:“戒烟了”。一听,一个个瞠目结舌。有人讪笑道:“戒烟?噢!你老是……改正归邪了!”

哈哈!戒烟不是改邪归正,居然是“改正归邪”?你说怪不怪?不过,这真也不是奇谈怪论,而是生活的常态。一切所谓“常态”生活,都是一种文化。酒有酒文化,茶有茶文化,烟,当然就有烟文化。不过,十分厌恶抽烟的人们,可能不同意使用“烟文化”这个词语,觉得抽烟的恶习,不配加上带有光辉色彩的“文化”一词。但是,烟文化是客观存在,不管你是否承认,它都是很多人非常真实的生活习惯,怎么能不是一种文化呢?尽管这种烟文化在中国的历史并不长。

我们读历史,从“夏商周战秦,两汉三国晋,南北隋唐五”,到宋元明朝和清朝前期,都没有古人抽烟的记载。你看,文武周公,诸子百家,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这么一大堆历史巨人,没有一个是烟民。就是说前清之前,我们的祖先是从来不抽烟的。抽烟,只是在鸦片战争以后才有的。烟草,是同鸦片一样的舶来品。当年,以英国殖民者为领头狼的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用坚船利炮生硬地轰开我们的国门之后,烟草便作为“洋货”强行进入我国,所以可以说,烟草是列强们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耻。

帝国主义列强向中国输入的烟草,并不是欧洲固有的,而是来自于遥远的北美洲。公元1492年,葡萄牙航海家哥伦布,在西班牙国王的支持下向西方远航,发现了“新大陆”,他和他的船队认为已经绕地球半圈,这地方可能就是靠近中国的印度,所以管这里的土著民叫“印第安人”。(从此,历史以误传误的把该词语固定下来,至今也没改变“印第安”的称谓。)他发现印第安人把一些烟草扔在火上点燃,用嘴叼着一根长管子的一端,将另一端放在火焰的上方,把烟吸入口中。他感到很奇怪,回到西班牙后就向人们说起此事。在人们的怂恿下,哥伦布再次去新大陆时,就把那里的烟草带回到欧洲来,烟草便在欧洲安家落户。大约在1560年,一个叫让?尼科的法国人住在葡萄牙的里斯本。他对美洲的所有植物都很感兴趣,最感兴趣的是就烟草,他和他的朋友希望用这种烟草作止痛剂,便从中提炼出一种物质。什么物质?“尼古丁”。其实,“尼古丁”,就是用它的名字来命名的。人们逐渐发现,烟草中的尼古丁可以用来治疗马的疾病。有时马病得很厉害,连路都走不稳,就将烟草的烟吹入马的鼻腔,马的病似乎就会好一些;英国的雷利爵士在伊丽莎白女王一世时期很有名望,他周游各国,试验着抽烟,成为最早吸烟的欧洲人。他每天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地抽上两袋。有人进来时,就很快地将烟灭死并将烟斗藏起来。但是,有一天他的灭烟动作不够快,一个人忽然进来发现房间里烟雾腾腾,雷利的口里也正冒烟。这个人吓慌了,以为雷利的身上着火了,拿起水桶来就往雷利身上泼水,并且跑出房间,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经过雷利解释,人们方才明白过来。从此以后,吸烟就不再是秘密了。雷利把这件事告诉了伊丽莎白女王,被女王首肯。于是,抽烟,便在全欧洲的上层社会逐渐流行起来,多年以后,烟草的种植和抽烟的习惯,几乎在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了存在,并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烟卷儿不带过滤嘴,高贵的抽烟者对每支香烟,只是抽去大半,就把长长的剩余烟蒂随意扔在地上以摆阔气、显排场。于是,一个“拾烟巴”的职业应运而生。据说,有一双讨饭的孤儿,兄弟二人就是靠拾烟巴发家的。他们把拾来的烟巴拆开,抖出烟丝,买来卷烟纸,用手工重新卷制“二手烟”。开始时,用赚来的钱糊口,慢慢的扩大生产,淘汰手工,用机器卷烟,逐渐发展成为具有相当规模的“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如此火爆的烟草行业,在激烈的竞争中不断改头换面,政府就借机征收高额的税金,商家便推出“有奖抽烟”的种种举措,后来,卷烟,就成了国民经济中的一大支柱产业和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与此相适应的是,抽烟,变成了享受上流社会待遇、显示地位高贵、进行社会交际的重要手段,其精彩镜头,被电影界看重。于是,一些老电影里,就有了上流社会的贵人们喷云吐雾、潇洒自如、飘然若仙的抽烟镜头,有的吐出烟雾大圈套小圈,有的则可吐出直直的、神仙棍棒,有的香烟缭绕于榻前椅侧,有的雾霭朦胧于霓虹灯下,不论是男男女女,公子少爷、大家闺秀,青楼娼妓,都成为当时资产阶级中时髦的抽烟贵族或者假贵族。

抽烟,作为跨越阶级阵线、驾驭敌对关系的使者,在阶级斗争最激烈时期也模糊着自己的立场。无产阶级中的斯大林、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这些“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领袖人物,都曾经是忠实的烟民,加上抽烟斗的绅士,抽旱烟的农民,抽烟成为生活的一种必需。几乎是“全民抽烟”的事实,征服了不抽烟者的反对意识,一种带有普遍性的烟文化,就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慢慢形成了。

“文革”中,西方的敌对势力对我进行全面封锁,国民经济不景气,我们的计划经济,只靠一个“广交会”断断续续的通向国际市场。有相传故事道:周恩来总理乘坐在卧铺车厢车中,忽然嗅到一股浓烈的“希尔顿”香烟味道,从前面的硬座车厢中瓢了过来。周总理在出国访问时抽过这种烟,并带回几条来送给中央的几个领导尝尝鲜。这一嗅到“希尔顿”,心中纳闷,是哪位首长坐在前面的硬座车上?就打发警卫员到前面去看看,并把那位抽“希尔顿”香烟的“首长”,请到卧铺车厢中来。警卫员找到那位“希尔顿”一看,并不认识,便把此人“请”到了卧铺车厢。周总理和蔼地问:“同志,哪个单位的?哈哈,你抽的这是希尔顿吧?”那人一见到周总理,心情十分紧张与仓惶,只得战战兢兢的如实汇报:总理,这一次,我犯大错误了!我是一个县级厂子的采购员,偶然出差到广交会,看见洋人有卖这种烟的,没见过,就好奇的随便打听打听,可是我不懂英语,一个翻译就从中撮合要让我买一条抽抽试试,那些洋人们小瞧我,对我讽刺挖苦一番,居然说中国人都是穷光蛋,买不起这种烟。他们哄堂大笑起来,弄了我一个大红脸。可是真的,我就算豁上半年的工资,也只能买一条烟啊!不买吧,就会给国家丢人。我一怒之下,从身上取出携带的公款,狠狠心买了一条。那洋人一个个瞠目结舌了。我虽然在洋人面前充当了英雄,可花掉了半年的工资,唉!厂里,是不会给报销的。我挪用的这些公款,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刚才在车上,越想越龌龊,心里憋气,就拆开来抽一棵尝尝到底啥味,不想让总理撞上了!呜呜呜!那采购员边说着,便难为的哭起来,还说要听候总理处分。周总理听完了,严肃地说:“有骨气,好样的!只要没给咱中国人丢脸就好。这样吧,我给你写个条子,让厂子里报销了吧!”

当时,这个故事传说的比较多,但它的真实性不敢肯定。这个故事中,不仅仅是“烟文化”,而且还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你说这抽烟问题,在一定条件下,岂不是关乎着国格和人格么!

当然,因为抽烟而引发政治故事,不会天天都有,烟文化在农民那里,更现出一种特殊功用来。过去的农民习惯于抽旱烟。一来呢,旱烟是自己种的,不用花钱买,二来呢,在田间劳作和休息,还有防身的妙用。小时候,我亲眼见过“马蛇子”中了烟毒后翻跟头的样子。一位好事的农民,捉住一条在田间艘艘乱跑的马蛇子,把旱烟袋里的烟油子用草棒捅出一些来,塞进马蛇子的嘴里一小滴。那活蹦乱跳的马蛇子便不再艘艘飞跑,立刻就会疯狂起来,打滚碰头、张跟头、竖直扎,就像玩杂技,那样子挺可笑。再过一会儿,它就会一伸腿、一瞪眼,不再动弹,死去了。既然烟油子的毒性可以药死马蛇子,田间的各种害虫当然都怕烟味,一闻到烟味都会躲着走的。所以,抽烟的农人们,都敢于在田间树荫下,放心大胆的乘凉午休,甚至夜里也敢于睡在田间地头。而不抽烟的农人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田间休息时,很容易遭受蛇类、蚁类、虫类的袭击。这,大概就是农人们大都喜欢抽旱烟的一个原因。

大概是长期抽烟的人身上,会自然产生出旱烟的“避邪”功效,即使抽纸烟也能“避邪”,所以后来的大部分农民,在生活条件慢慢提高之后,循序渐进的淘汰了旱烟袋,而抽起了纸烟来。开始时,抽纸烟的农民,并非是抽花钱买来的香烟,而是把旧报纸裁成条状,卷进旱烟的碎叶冒充“烟卷儿”。那纸烟卷得一头粗一头细,把细的那一头打个折,让它翘起来,填进嘴里衔住,点燃那头粗的,叭哒叭哒地抽起来,倒也过瘾。于是,便精简掉了烟袋锅、烟带杆、烟袋嘴、投烟油子用的铁丝等很累赘的烟具,显出一副轻装模样。只是,这种自卷的纸烟,登不得大雅之堂,凡遇有红白喜事,还是得购买廉价的香烟才行。这么一来,廉价的香烟也就在乡村流行起来,慢慢取代了旱烟袋。

“文革”中,最廉价的香烟是白皮的,叫“白皮烟”,也叫“大众牌”,“人摞人”一盒烟20支,价格,6分或8分钱。只要买得到,几乎人人抽得起。香烟,不论贵贱,它比起旱烟来有了一个很大的进步,很大的飞跃,因为它可以在包括农民在内的最低层人士之间,作为人际交往的主要工具和敲门砖。你看,老少爷们熟人朋友之间在一块聊天、干活,你给我递一支烟,我再给你递一支,那姿势之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