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烟草百科 > 正文

与烟民斗争

2006年07月26日 来源:烟草在线摘自《江淮晨报》 作者:
A+ A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讨厌烟味的,好像小时候并不如此。小时候我偎在祖父怀里,看着他把烟斗里的烟末子吸得星星般闪亮,没有一点点要掩鼻的感觉。记忆中辛晓琪那首叫《味道》的老歌也是很温馨的,“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也许是因为许多年前的那辆长途汽车吧。那次,我坐长途汽车去上学,车厢里挤满了人,污浊的空气里有汽油味不停地扑过来,杂陈的气息在我胃里颠簸,我肠胃的秩序被完全颠倒了,吐得一塌糊涂。那汽油味里就有那么一股浓烈的烟味,坐在我旁的那个人,从上车开始就不停地抽烟,呛人的烟雾一直笼罩着我。打那以后,我好像就闻不得烟味,闻到了就觉得大脑短路,就反胃,开始有晕车的感觉,尤其是在汽车火车上。


  所以,我就有了一部在车上与烟民作斗争的历史。


  一次,在砀山到唐寨的公共汽车上,一个喷着酒气的醉汉巧遇故人,热情地递烟,对火,一支接一支地喷云吐雾,大有“烟逢知己千支少”的架势。我忍耐再三,看其不下车决不罢休的劲头,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说,别抽了好不好?空气不流通,太熏人。我以为我谦卑得近乎乞求的语气会让他们停下来,谁知那人竟火了——这又不是你家,你管得着吗!接着,他还给我上起课来,说中国有3.5亿烟民,正是他们这些伟大的烟民间接地给国家提供了可观的税收,连我的工资里都有他们的心血……那是一次失败的斗争,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地喷着大言不惭的话和烟酒交织的废气,我一个没忍住,就把胃里的午饭吐了他一身。


  这人不算是个例。因为见识了一些厉害的角色,对于那些要在车上“过把瘾”的钉子户,我也不敢造次。前几天坐火车去合肥,旁边就有个瘾君子,他的座位就在那个“禁止吸烟”的标志牌下面。他若无其事地抽,对面大概是他老婆吧,说,别抽了,人家会有意见的,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满不在乎地说,谁管得着!本来我正准备去制止的,但看了一眼他那满脸横肉的样子,赶紧忍了,只把身子往靠近窗口的地方使劲地挪挪,用手掌在鼻子跟前扇来扇去以表抗议。


  其实大多数烟民还算是配合的,他们或者说抽完这支就不抽了,或者马上掐灭。出门在外的人,大部分抱着息事宁人的心态,不想惹是生非,只要有邻座提意见,那烟瘾是可以忍耐的。况且,咱们国家1997年就有了禁止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吸烟的规定,新近又听新闻上说,西安还有了要把禁烟上升到法令的人大提案,好歹我的抗议也是有理有据的。但是对犯了烟瘾的司机,我却胆怯多了。


  因为晕车,我就喜欢坐在车厢前排,靠近司机的地方,这样颠簸得轻些。而司机大多是嗜烟如命的,当我提出抗议时,他们会理直气壮地说,烟瘾犯了光打瞌睡,容易出事故,抽支烟提提神。在原始社会的拉丁美洲,那个烟草起源的地方,狩猎的印第安人就是一手握着石块,一手往嘴巴里塞着烟草解乏的,他们虎视眈眈地瞅着丛林里的猎物,生怕一不留神被野兽吃掉。看来,我们的司机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抽烟,也是保护公共安全的无奈之举。如此说来,我怎么敢阻止司机抽烟呢,倒是应该帮他点烟才是。


  不过这样的司机好像是跑长途的多些,市内的公交司机一般不敢,许多地方驾驶员抽烟是要被罚款的,置于市民和乘客的监督之下,他们懂得爱惜自己口袋里的银子,所以再大的瘾也只得戒了。


  说到戒烟,好像这是难于上青天的事。烟草流传于世界的这五百年的历史,几乎就是戒烟的历史,从160年前我国的虎门销烟到1997年5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的第一个禁烟日,从禁发烟草广告到淡化电视剧中的抽烟镜头,禁烟的努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然而全球13亿烟民的数量却有增无减。以前我有个朋友戒烟,总若干次地复吸,我在他跟前卖弄刚从书上看来又改编过的一句话,“一个连烟的诱惑都抗拒不了的人,试问他还能做些什么?”朋友竟大受刺激,要求我把这句话给他写下来,说要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时时习读,只是,后来他好像仍然没有戒掉。


  那天看一个权威报告,说一支烟的尼古丁含量可以毒死五条蜈蚣,我们国家每一分钟就有一人死于香烟引发的各种疾病,当时我并没惊诧,反正我不抽烟,我的亲人也都没这个嗜好,可接下来我又看到——“经常被动吸烟者,患肺癌的几率会高出正常人的六倍。”我开始觉得不公——你们自己吸毒俺管不着,可不能也毒了俺啊!于是很希望我们国家也能像那个叫“不丹”的王国一样,颁布一道完全禁烟的法令,这样,我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与车上的烟民斗争了。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