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时间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恋恋烟尘 > 正文

吸烟的“酸与甜”[图]

2009年12月17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中国烟草市场编辑整理 作者:
A+ A

  人们说,吸烟有害无益。我说,吸烟有酸有甜,要不为什么全世界代代相传,有这么多的人吸烟哩!

  我是1984年从商业部门调到鄂州市烟草专卖局(公司)来的。在此之前我也吸烟,但吸的不多,没有真正上瘾。后来才逐渐上瘾。说到底,是一个“半路出家”的烟民。起初我只觉得吸烟也是一种需要,并未顾忌其他。上瘾以后,听说烟气中含有尼古丁等致癌物质,叫人“谈烟色变”。这就是我说的所谓“酸”于是就想戒烟,可是每次戒都打了败仗。最后一次是1986年底,我们四位好友结伙戒烟,“立约”共守,互相监督。为表示决心,每人出资30元,违者处以“没收”。为了警告自己,我还写了这样的所谓诗句:“烟啊!你生性狠毒,是健康之敌。你烟雾腾腾,败坏空气。你耗费钱财,无与为比。我与你割席分离。”不料时隔不久,烟瘾发着,实在熬不住了,各自明里不吸暗里吸,上班不吸下班吸。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果然事情纷纷“败露”,现在想起来觉得好笑。

  后来我想到,吸烟有害健康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此外,它还有去烦恼丶洗惆怅丶愉悦心地的奇特效用。加之我那时人过中年,做梦也没有想到“长命百岁”,能活着就快活每一天吧,既然戒烟那么难受,又何苦自找苦吃呢!?再说有的大人物烟未少吸,活到以九十以上的高龄,难道这烟偏要我的命不成。实说,自那以后我没有想到戒烟。

  吸烟耗费钱财,这事是实,老伴曾因此反对我吸烟。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在六十年代就解决了。那时我在市委机关工作,一位同事写文章的任务很大,有时一支接一支地吞云吐雾。他羡慕我说:“你不吸烟多好啊!我足足‘烧’了一栋房子” 我说:“我不吸烟,房子又在何方呢?君不见许多不吸烟者不是也没有房子 吗?”有一位名家把这类状况归结为一种经济规律:“自动调节”。吸烟者,买烟的钱占了收入的相当部分,一般会从其它方面的消费省下来补偿;不吸烟者,他的收入就分摊在其它方面开销了。如果说吸烟“烧”掉了房子,不吸烟者也可能是“吃”掉了,“穿” 掉了房子。再说,吸烟也是“为增加国家财政收入作贡献”。湖北省原省长张体学说过,吸烟是一种爱国行为。

  我吸烟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小时读过“子曰,学而时习之......”后来只上过几年“洋学”,文字水平很低。不料工作几年以后调到一个新单位,“此地无赤金,红土也为贵”,都把我当“文化人”,有些动笔的事情派到我的头上,有的人还管我叫“秀才”,其实我是晚上双手摸白纸,两眼望着灯,觉得做文章比上天还难。有人说吸烟可以催生灵感,无奈一试,果然产生了一些效应。从此我便慢慢与烟结下了缘。在面对稿纸感到山重水复时,点燃一支烟吸上几口,顿觉柳喑花明。这就是我说的所谓“甜”。好在我老伴能解其意,她说那就顺其自然吧!1995年我从鄂州市烟草局退休了,从此“投笔从戎”改练笔为练剑。有些老同事因未见我吸烟,以为我戒了,其实我并未与烟脱离干系,只是在向报刊网站写稿时,习惯地点燃一支烟,吸烟的频率和数量随年龄的增长逐渐下降。现在我年近八旬,并未因吸烟而夭亡,其健康状况,自我感觉良好。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