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恋恋烟尘 > 正文

爷爷的烟史

2009年11月05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王立峰
A+ A

  烟草在线专稿  爷爷是一个农民,生活的艰辛使他过早与烟结缘。15岁就在地主家里当长工的他,为了缓解身心的痛苦与压力,就总喜欢和他一起干活的长工偷空抽几口烟,而且抽着就上了瘾。说是烟,其实是用很少的旱烟和着大量干枯的树叶卷起来的“大棒”,每每抽上一口总是呛得人泪流满面、喷嚏不止,但这在当时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享受”了。

  新中国成立后,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在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田地的那一刻。爷爷说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因为他终于能为自己劳动了,同时除了种粮食外也终于可以给自己种点旱烟来抽了。 

  几十年过去了,无情的岁月已使爷爷变成了一个将近古稀的老人,但他的烟瘾却依然很重。记得父亲上班后,第一月的工资就是给爷爷买了一个做工十分精巧的烟斗。当父亲微笑着将烟斗送给爷爷的那一刻,他老人家那张布满皱纹,饱经沧桑的脸,笑得像开了花似的。此后,爷爷再也不用打烟棒了,他总是将烟斗随身携带。劳动之余,闲谈间隙,我总能看到爷爷将烟斗拿在手里细细摆弄赏玩。几年后的一天,父亲从城里回来,为爷爷带了当时八分钱一包的“羊群”牌香烟,拿着烟喜笑颜开的爷爷,如获至宝似的,在手里看也看不够,随后就藏了起来,他总是舍不得抽,要抽每次也只抽半根就将烟头掐灭,重新装进烟盒。每当有关系甚好的朋友到来,他才将这包烟拿出来,但只给他们抽一支,从来不超过限量。那时我总是和爷爷开玩笑说:“没想到,爷爷是个吝啬鬼”,可他总是张着嘴乐呵呵地说:“这包烟是我娃孝敬我的,我自己都舍不得多抽一口”。就这样,过了许久,偶尔一次在爷爷炕头的柜子里发现那盒烟还有好几支。我问爷爷,为什么不抽完它,他说,那是父亲孝敬他的第一包香烟,也是他活大半辈子抽的第一包香烟,舍不得抽完,要留作纪念。当时,我真是难以理解,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爷爷的心思。 

  改革开放后,我们的日子一天天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时,爷爷炕头的烟盒也增多了,“宝城”、“大雁塔”、“金丝猴”,还有一些已经记不起名字的,好几个品牌。随着时间的推移,爷爷的烟斗便慢慢退出了他的生活,从此他又与香烟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天下地劳动,出门闲谈,他总是兜里装着一包烟,嘴里叼着一支烟。总之,我几乎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他在吞云吐雾。那时爷爷变的似乎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吝啬”了,遇到熟人总也忘不了递上一根。父亲回家时,依然经常带回一些新品牌的香烟送给爷爷,爷爷也每次都是乐呵呵地接过去放在炕头的柜子里,还总是拿出去给周围的老玩伴品尝、“炫耀”。记得有一次我对爷爷说:“等我长大了,给您买最好的烟抽,让您也享享孙儿的福”,爷爷听了抚摸着我的头,笑的半天合不拢嘴,眯成一条缝的双眼久久舒展不开。 

  就这样,爷爷一直在他那平淡的生活中,享受着香烟带给他的快乐,也享受着儿孙们带给他的幸福晚年。直到有一天,我兴冲冲地从学校归来,踏进家门时的那一刹那,我惊呆了。几个姑姑围坐在爷爷的炕头,一个个表情凝重,眼睛红肿并充满着泪水,爷爷双眼紧闭,躺在炕上一动也不动,整个人瘦的只剩下了骨头。父亲告诉我爷爷已经病了好几天了,本来要让我回来,但爷爷怕影响我学习。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趴在爷爷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第二天爷爷去世了,走完了他苦难而又幸福的一生。爷爷的一生与烟为伴,但却没有等到他的孙儿买烟给他抽的那一天。后来,在整理爷爷的遗物时,我看到了依然有几包香烟静静地躺在他炕头的柜子里,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 

  转眼间,爷爷已经离开我们好多年了。这些年里,各种高档次的香烟层出不穷,只叹息爷爷已经没有福份享用了。今年清明,我特意带了一包“好猫”烟来到爷爷的坟前,燃上一支敬置在他的坟头。抬头仰望低沉的天空,蒙蒙细雨落在脸上,心中不觉思绪万千。爷爷似乎离开我们并不是很久,他抽烟的神情宛如刚刚从我眼前掠过,那么熟悉,那么慈祥。随后我将这包烟连同带去的纸钱全部点燃,并深深地跪拜了三个头,看着袅袅青烟随着微风轻轻散去。我知道那肯定是天堂里的爷爷已经在细细品味孙儿送给他的香烟了,也许他依然会像在世时那样,拿去给天堂里的同伴品尝、“炫耀”。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