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时间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恋恋烟尘 > 正文

聊聊吸烟[图]

2007年03月12日 来源:烟草在线论坛 作者:龙吟沧海
A+ A
  坐在屏幕前,不知不觉中就点燃了一支烟,看着袅袅的青烟飘舞,忽然想聊聊吸烟了。

  说起吸烟,我吸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高中时期。

  上高中时,我有几个要好的同学好吸烟,而学校是严令禁止学生吸烟的,于是他们就拉我做掩护,利用课间操时间,跑班主任老师家中去吸。

  那时候,我是学生会的“学习部长”,又是班委,班主任老师很喜欢我,经常有机会光顾教学楼后边的老师家。师母自是熟悉的了。那天,见我们去了,又是搬凳子,又是倒水的。见同学拿出香烟来吸,就把老师的好烟拿来招待我们。那时候,我还不吸烟,但经不起同僚的唆使,也开始吸了。刚开始,口腔里的感觉真的不敢恭维——又辣又苦的,嗓子里还呛得厉害。吸第一口时,嘴巴和鼻腔辛辣难耐,头脑有些晕乎,心里慌乱;吸第二口时,已经开始反胃了;吸第三口时,只觉得天旋地转,直想呕吐。但我却拚命地强忍着,做出陷入沉思的模样,让那香烟慢慢地燃烧。好不容易把一支烟吸完,嘴里是又苦又涩的感觉,简直是经历了一场酷刑——这应当是记忆里第一次吸烟了。后来看到斯大林,丘吉尔,鲁迅还有毛泽东等等名人都好吸烟,就觉得吸烟的样子很潇洒,很男人,也就经常地接受同伴递过来的烟,装模做样地吸。高考复习阶段,有时候要学习到很晚,为了提神,也就自己买烟,和同学分享。但现在想来,那多半还是觉得时髦,而从吸烟中并没获得什么快感……

  大学毕业后,我在机械加工车间实习,师傅是个名副其实的大“烟鬼”。当我能自行*作设备时,他几乎就不伸手干活了,而是坐在一旁,一边欣赏我忙碌,一边悠闲自在地一支接一支地把烟往嘴里送,还时不时地给我让一支。当机器欢快地运行后,我俩就在云熏雾绕里“信口雌黄”,他给我讲工厂里的往事和新闻,我给他讲校园里的恩怨情仇。每逢开支,我也经常买几盒好烟孝敬师傅。就这样,在吞云吐雾中,拉近了关系,加深了师徒感情。我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强了对香烟的适应力。

  后来我调转了工作,又通过激烈的竟聘,进入了卷烟厂的技术中心,从事科技信息和工艺研究工作。技术中心有位老烟师,有一天把一支刚做好的样烟递给我说:

  “吸一下,看看怎么样。”

  可一支烟吸完了,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烟师笑着说:

  “做我们这一行的,不会品烟是不行的。我教你几个基本要领吧。”

  于是我按照他的指导,深吸了一口,一个“大循环”,我就仰坐在椅子上不敢动弹了……

  最难忘的是在烟草研究院参加烟草工艺培训。这个培训,烟草评吸是必修课。既要学习成品卷烟评吸,又要评吸单料烟。如果说成品烟评吸还有点享受的感觉,那单料烟评吸,就完全是受罪了!一场评吸下来,昏头翻胃的,面对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却没有半点食欲——喝酒醉了还能吐出来,吸烟醉了,却无论如何是吐不出来的,只能是自己慢慢享受。

  给我们讲授管理课的,是西安交大的田教授。休息闲聊时,他讲他的老师,已经是八十几岁了,是个嗜烟如命的老人。本来患有气管炎,吸烟时,常常咳得好久缓不过来气。但是咳过之后,赶紧再吸几口。学生劝他把烟戒了,多活几年,他却语出惊人:“我吸一天烟,就享受一天;没有吸烟的享受了,我多活几年还有什么意思?”

  ……

  最近,有个朋友在闲谈时问我:“海啸来临了,只能带一样东西,你会带什么?”

  我说:“拿个救生圈吧,把老婆孩子都绑在上面。”

  他笑着说:“我就带上香烟!躲到山上,没有吃的喝的,可以等待救援,可是没有了烟,我会精神崩溃,自己跳海里去!”

  ......

  前不久,又有个朋友和我聊起吸烟来,就用手机给我发了一则短信息:

  贼林彪,不喝酒,不吸烟,活了六十三;
  周恩来,光喝酒,不吸烟,活了七十三;
  毛泽东,不喝酒,只吸烟,活了八十三;
  邓小平,又喝酒,又吸烟,活了九十三;

  ……

  哈哈,这些可以看作是吸烟人自己的推委之词吧。尽管吸烟可以列举出诸多好处,比如可以缓解压力,释放恶劣的情绪,制造美妙的灵感;在劳动场面中,抽烟可作为偷懒的方式;在影视效果中,可以营造女士和小姐们“示雅”或“示坏”氛围。但吸烟有害健康毕竟是不争的事实!吸烟,真可谓是千妇所指,却又为千夫所爱!因为吸烟,我也遭了不少的没趣。

  第一个反对我吸烟的是老婆。刚结婚那会儿,她听人家说男人吸烟,对后代不好;“吸”“二手烟”的危害比吸烟危害更大。于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我戒烟。我也试图戒过几次,可都没有成功。为此没少遭白眼。

  第二个反对我吸烟的是儿子。小家伙刚明白点事理,就开始藏我的烟和火机,要么就是抢我嘴上叼的烟。为了减少对儿子的污染,我也只好尽量少在儿子面前吸烟。可就是这样,儿子还会经常说:“最不听话的就是爸爸了!”弄得俺很没面子……

  现在,反对我吸烟的人,都默认了这个难以改变的事实,不再说什么了。可是我自己却觉得内疚——这吸烟既污染了家庭的环境,也增加了自己的咳痰,还提高了家庭的支出。但对吸烟的那份依恋,实在太深,又欲罢不能。真是恨之痛乃爱之极,爱之深而恨之切啊!

  大凡是不好的习惯(也可以说是“恶习”),一旦染上,都是很难戒除的。这正如吸烟,开始吸烟,可以说是年少无知,赶时髦;后来吸烟是为了讨好师傅;再后来那是工作需要。可如今,既过了赶时髦的年龄,也没必要为讨好谁而吸,更不是工作需要,可烟却戒不掉了。

  奉劝年轻人,千万不要沾染那些能够产生依赖性的东西!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