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恋恋烟尘 > 正文

香烟男人的一夜寂寞[图]

2005年06月03日 来源:红袖添香 作者:
A+ A
  大雨将至前的天空,晦暗的色调。空旷的房间里蜷缩着的干燥身体。香烟弥漫了整个空间。孤独是浅显的淡淡幽香,如果此时电话或门铃声响起一切都会终结。但香烟始终没能因来客熄灭,寂寞潜伏在燃烧着的麻黄细碎枯萎植物中,用一种看似静谧的方式狂暴地释放干扰人自由呼吸的灰蓝烟雾。瓢泼的大雨打湿了夜的黑,令人窒息的交谈终于在尴尬的氛围中结束,朋友抽身离开。陌生的体香慢慢被浓烈的烟草味吞噬,没有一点痕迹无法证明曾经的存在。空荡的房间依然宁静如初只是内心此时却是风起云涌。人是邪恶的动物,天生带有一种魔性,如果他抚不平表面的创伤那他一定会在你的内心深处掀起阵阵波澜。存在了,然后离开了。扰乱了你的平静,你的世界雷雨交加了。无法再维持蜷缩的姿势来聆听悄然无声的时间。狂乱的乐章,在黑暗中辗转反侧,渐渐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翻身下床,从桌上找到一把削水果的小刀。用刀刃对准手腕上最薄弱的皮肤划。一刀,两刀,三刀……开始有血从错落的用力不均的创口渗透出来。鲜红的血珠在一明一灭的烟火的映衬下发出晶莹的光泽,像一颗颗剔透的血珍珠,寂寞裂开了永恒的缺口。时间在芳香黏稠的血液中凝固,闻着它在皮肤上干涸的气味。疼痛带来的快慰传递到身体的每一寸神经。觉得心里似乎透出了一些东西,然后找出一块干净的布条,把手腕紧紧包裹起来,熟练地。像以前无数次麻木不仁地玩这寂寞的游戏。   这样的雨夜不时地预示将有什么会发生,会悄然无声地在喧嚣的城市的某个角落突然发生。你开始慌乱甚至抓狂,房间给了你很大的恐惧,这空荡的寂静的空间里带着让你毛骨悚然的肃杀之气,你开始感觉到生命在晃动,随着你逐渐发麻的头皮一阵阵将灵魂翻来覆去。想要痛哭,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紧紧抱住膝盖,眼泪划过脸庞的感觉,冰冷的,湿湿的,然后在脸庞留下被吻过后的酥麻感。泪滴打在地板,铿锵有力。几欲震碎灵魂耳膜。   决定出去走走是因为房间里若隐若现的肃杀气氛严重干扰了我的呼吸,在心里滋养出逃离的欲望,在如此绝望的时刻看见死亡在慢慢贴近那种恐惧是无可比拟的,虽然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在渴望,渴望在心脏停止那刻的万簌俱寂,世界宁静美好,没有纷扰没有纠葛。而此刻才明白那种厌倦并不是针对生命而是对这个喧嚣的城市,这个繁华的城市映衬了我的落魄,我的失败。死亡也能成为托词,如果无法解释失意。如果不能面对惨淡,死亡亦能成为逃避的最好途径。   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终于在大雨的洗刷下换上了朴素的衣装。时间是凌晨一点,大雨,街上几乎没有什么生命体在与时间及自然作战,只有失了魂的我在漫无目的地游荡,我不知道该去哪,真的不知道,在这座城市我生活了二十四年,可是我在这一无所有,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此刻没人任何属于我,没人会理会我,我只有自己孑然一人在这凄凉中看这荒凉,看这城市的荒芜,世态的炎凉。   我只想走走,不想去哪,随便走走,哪也不去。我记得在前面的天桥上有我的影子,是的,就是在这个桥上。我看见那天自己壮志凌云地慷慨陈词,以后要做什么样的人,开什么样的车,住什么样的别墅。那天我还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告诉朋友说,小马啊,做人真的不能像你那样子,战战兢兢、安守本分、随波逐流、要有自己的性格要飞扬跋扈这样别人才会看得起你。像我,虽然上高中时没一个老师能忍受得了我,但他们还不是得承认我是个人才?虽然他们叫我做歪才,但终究还是个“才”啊。你看看你,再想想那时,在学校谁会对你瞅一眼?虽然你乖巧,不做坏事,会在老师面前卖乖,但在他们眼里你还不只是个老实巴交的普通学生?除了找你打扫卫生或者干什么体力活基本没人会想起你嘛。你呀,这辈子基本上就得这么过了,被人呼来喝去,为人鞍前马后做效犬马。   第二次和小马在天桥上交谈是几个月前,那天我心情十分差,因为部门经理把我从策划部调去了资料室,那天傍晚下班回家,在狭小沉闷的房间里看了整整一天的文件,心情坏得不行,恰巧那天小马却兴致很高,喝了酒,看样子很得意,他眉飞色舞,打着酒嗝告诉我说,嘉胜啊,今儿我真是高兴,你知道吗?我升职了,做了办公室主任啊,泰安日化啊,那可是上市集团啊。我们经销部门的老李真够意思,自己升经理后我马上让我做了他的位置。我记得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我只能咬着牙听他说,心里比被刀割还难受,但又不能发作。最后我小心谨慎地说,老王,我的实力你再清楚不过了吧?他说,是啊,是啊,你简直一栋梁,难得的人才啊。嗯,还是你懂我。嗯,是这样的,我跟我的顶头上司闹了点小别扭,他那人太小气了,就处处跟我为难。今天上班迟到终于给他逮到机会公报私仇的把我调去那个鸡不生蛋鸟不拉死的资料室,他摆明就是想逼我引咎辞职嘛,这班没法上了。嗯,老王。嗯,你们那边有空缺吗?嗯,假如我们两在一起了,那工作起来效率谁能比得上啊?对吧,老王。这话在小王简直比醒酒茶还管用,他立马就清醒过来了。连脸上本来已经泛红的赘肉都在瞬间精神地坚挺起来。他大义凛然抑扬顿挫的说,嘉胜啊,人生在世时间并不长啊,我们怎么可以这么苟且的偷活呢?我们要活出自己,要做有个性有思想的人啊。你以前不是常这样教育我吗?他不就一部门经理,凭你的实力还怕他不成?你想想我们读高中的时候,想想那时你意气风发跟老师对着干的劲头。有句话不是叫,急流勇进吗?干出个样子来,兄弟我精神上永远支持你!把你调到我们公司那还不容易,我一句话的问题。可关键是,大集团的大业务你从来没经手过,万一有个什么差错,哥哥我好不容易到手的乌纱都不保啊……   那天看着小王那肥胖的手跟着那张肥厚的嘴的闭合频率在空中来回挥动我简直想纵身跃入奔腾的车流中。终于明白了世事艰险,生存并不那么容易。我的个性养不活自己,在那瞬间想要屏弃所有,屏弃自己,只求生活得安稳。哪怕像小王一样,哪怕去阿谀奉承,哪怕做犬马。生活消磨了一切,菱角这东西在生存的洪流中只能刺伤自己,等到变成卵石时候只能看见自己遍体的伤痕,然后恨自己怎么这么笨,笨鸟也不一定能先飞。但我想,是金子终会发光的。于是我在碌碌无为中继续我的暗淡生活。   大雨打在身上的感觉,不冷,少许的凉意迅速地传递到心里,然后肆意地冲撞心灵最柔弱部分,心里就鲜血淋漓。遮掩在眼前的发丝上的雨滴使劲地抓住头发不放,连雨都害怕跌落下去的粉身碎骨。可是,今夜。可是,我的落魄。可是,我能怎样?明天我将失去一切,甚至会无家可归,顶头上司告诉我,明天你再迟到你就不用再来了。可我还不想回家,不想睡觉,不想再去那间狭小沉闷的房子看那一大叠一大叠的废纸。至少现在不想……   掏出烟盒的时候发现里面雨水汹涌外泻,香烟一支支全部在里面夭折,更有甚者连烟草都暴露在外了,漂浮在水面,弥漫出死亡的气息。暗含的尼古丁溶解、沉淀在水底,浸润出暗黄的一片。仿佛在昭示着什么。   时间是凌晨二点半,路口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还灯火通明,尚未打烊,冷清的门庭外一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鬼祟地出现然后迅速隐没。收银台的小姐诧异地看着我,然后小心翼翼地找了零钱。临出门时要了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四盒七匹狼,我喜欢有浓烈气息的烟草,能够在我的咽喉搏杀,让一切丢盔弃甲。   深夜出没的拎着四盒香烟的男人。这时我想起她,娜。仍记得大学的那段美好时光。好象有一次去爬山,那次我给她买了个十块的汉堡,那天她比汉堡里面的奶油还粘人。可是三个月前我拿着六千块的钻戒及在街头小女孩手上买来的九朵没有精致包装纸的玫瑰向她求婚时她却叫我别跟着她。没恋爱前的女孩是最爱幻想,最不切实际的,恋爱后就变成最现实的,并且会鄙夷所有不切实际的浪漫,尤其是进入婚配年龄的女人,现实得跟站着要钱不怕腰疼的丈母娘不相上下,似乎很怕别人不知道她们是母女。   娜对我说,你什么时候升技术总监了我们就什么时候结婚,这是最低的。我说,在公司我快呆不下去了,我想去北方,去北京投靠我姨夫,跟他倒卖服装。你跟我一起去吧。她说,我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拿十万块我就跟你出我家的门。你去北京也好,反正你那点能力也做不了什么大事,眼高手低的,一辈子可不是靠想的。日子是靠过的,难不成你还想画张饼出来就让我跟你过日子吧。你在那边好好干,什么时候在王府井有一套一百平米以上的房子了再来接我吧。我可没跟你要别墅哦。我啊,当初看上你就是个错误,这辈子算是完了。别想享受了。我问,你真的认为我会去倒卖服装?她翻了翻白眼说,我怎么认为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能干得了什么。好了,挂了。我还得上班,人啊,可不能像我这么傻居然会把自己一生的幸福托付给你这样没能力的男人。   她的确不再傻了,一个月后她打电话跟我说,胜,对不起。我想我不应该那么逼你,真的。你是个好男人,你优秀,你有能力,只是……哎,不知道怎么说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大有发展的。我是真的不了解你,居然会把你跟小贩联系在一起。嗯,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分手吧,不适合的人在一起特别累,对吗?我想,是啊。是金子终会发光的。于是我在平庸中继续幻想我的辉煌。   一个星期后她跟她老板去了纽约,回来她对她的朋友说,人不出去看看世面活多久都是白活,没享受过简直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生活,档次?懂么,我想你们是不会懂的,所以还是不跟你们浪费口水了。那总统套房里的浴室比某个人家的客厅还大。车上的音响简直可以唱K了。哦,我还忙,下次再跟你们讲啊。还有啊,美国人牵在街上溜达的狗你们知道多少钱一条吗?我身上这套衣服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吧?你们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吗?……   昨天晚上她来找我,就是那个没让我熄了烟的尴尬来客,也是不速之客。扰乱了我的世界,颠覆了我的一切。她告诉我说,我刚刚和老板从马尔代夫回来,那边的太阳真是毒辣,快把我给烤熟了。要不是有重要的公事要办真是打死我我都不会去。我抽了一口烟,说,他抽的是雪茄吧?荷兰产的吧?她说,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