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恋恋烟尘 > 正文

香烟女人的一夜情

2004年07月08日 来源:华商网 作者:
A+ A
  网易自建聊天室里有许多可以消磨寂寞午夜的房间,比如三十岁女性的浪漫,女同性恋的天空,酒红色的心,放纵一次又何妨。听名字就让人蠢蠢欲动,欲罢不能。屋里放得开的挺多,装蒜的也不少,那种假纯情让人特别扭,想玩纯洁,去竹林诗语,我手述我心玩,泡放纵却假惺惺实在倒人胃口,遇到这样的,我轻则骂她少装鸭挺的,重则就以鹰的眼睛发现她妈,以狼的速度冲进她家。被刷屏、被毙、被踢常有的事。   遇到放得开的,就轻松多了,直截了当问,你漂亮吗,介意一夜情吗,出来喝杯咖啡?对方要是特痛快,一准是男的。女人再怎么着,好象也得有个过程才行,她得先适应你,适应完了,你就敞开了爱水水好了。也有周旋到最后才发现破绽的,这种男人装得比女人还女人,我特看不起这种人,心理太阴暗。   说这么多,其实我也就嘴上逞逞强,生活中要真有香腮红唇天天粘着我,谁他妈还上网啊,敲打键盘决没有抚爱女人的酥胸更过瘾。上网不过是有聊胜无聊罢了,咱生活里太缺少温暖啊,女友人是走了,可她呼吸的芬芳,拥吻的热烈,肌肤的滑嫩,做爱的尖叫,全他妈在床上,在怀里印着哪!抓又抓不着,赶又赶不走,变成强烈的怀念和渴望,用个词那叫欲火焚心。   也约会过几个MM,有的长的还行,让人有欲望拉拉手,拥个抱什么的,亲个嘴什么的,上床就差强人意了,咱虽然饿得要死,但还没变成不管鲜肉臭肉先吃了再说的狼。这事怎么着也得有点好感才成,不然很难成功。不是指生理上不成功,是心理上更压抑。   说那个香烟女人吧。那几天我一单非常重要的生意没谈成,正烦得要命,和朋友喝了不少酒,迎风直打晃,好在意识还清醒,觉着这么开回家,非撞死三两的不可,于是拐个弯,来到中关村飞宇网吧。虽然是大半夜,网吧里还有不少网虫泡着,一眼扫过去,看得见脸的女孩都不漂亮,背对着我的,估计也差不多,想放纵的念头打了折。   登录聊天室后,我点燃一支烟,静静看了许久,望着那些虚虚实实名字,忽然觉得特他妈无聊。屏幕上最热闹的就是香烟女人,看名字我怀疑这是个大老爷们儿。居然有好几个人在为她献殷勤。   我敲下一行字,直截了当问,哥儿们你行啊,骗几个啦?   她飞快回答,等着骗你呢。   我呵呵一笑,想骗我烟抽?中南海要吗?   好啊。怎么给我?   真想抽?   小气!   你丫到底男的女的啊?别装了。   你丫不认识中国字啊?少来!   嘿!你这不较劲嘛!   不想给就别理我,我最讨厌小气的男人。无聊!无耻!!   一句话把我的火拱上来。大男人装娘娘腔就够可恶的了,丫还敢骂我,我开始用红字刷她:香烟女人是变态狂!香烟女人是变态狂!香烟女人~~~~~   正刷得起劲,觉得一股香水味幽幽袭来,回头看,一个堪称绝色的女孩冷冷盯着我,让我浑身毛孔瞬间张开,又收缩回去。我对美女的反应一向如此。   你。你有事吗?我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女孩从我桌上拿起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大口,朝我脸上喷来,说了一句,没事,你接着刷,我看着。   我有点找不着北了,你就是香烟女人?   我也叫过黑客女人。   我狼狈得如同被当众扒光了衣服,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女孩紧盯着我,眼睛里射出一种叫杀伤力的东西。我的第六感迅速告诉自己,会和她有故事,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才好。而且不知道该怎么抵抗她的杀伤力,于是不敢再和她对视,将目光从她眼睛扫到挺秀的鼻子,鲜红的嘴唇,白晰的下巴,修长的脖子,珠圆玉润的胸脯。她的胸部被黑色紧身T恤衬得丰挺饱满诱惑。让人有一头扎进去,让波峰浪谷掩没的欲望。   男人色一点不是坏事,不色哪来的激情和创造力!生命的本源是男人,生命的孕育者是女人,在赐与和接纳中,女人将这源泉汇聚成海,我们的生命方能奔腾不已,汹涌不息!当我紧盯着香烟女人的胸脯时,我的色是诗意的色,是无限美好的色,是壮美升华的色。当一个女人给了男人这样的欲望和启迪,这个男人能不爱她!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爱她才好,心里的欲念翻腾无数回,想用嘴唇吸住她的香气,想用双臂拥裹她的身体,想用手掌抚摸她的肌肤,想用舌尖探寻她神密的宝藏,想给她温暖和颤栗,想咬住她的耳垂拼命说,我要覆盖你!占有你!揉蔺你!让你死去活来!但是第一步我该怎么做?   这是一个身体如此切近,眼神却如此遥远的女人,她的眼睛在洞视我的灵魂,我很想让她看到我灵魂深处的疯狂和温柔,她却在洞穿它们后,空茫到了别处。人的灵魂深处是和冥冥宇宙牵绊在一起的吗?她是否感觉到了虚无?有一瞬,她是那么的衰怨,让我不由心生诧异和怜惜,想知道那是为什么?如果她在这一瞬间之后缥缈而逝,我还有什么办法能将她纳入到自己的生命中来?   不知道她看懂了我多少,再没说话,转身回到自己的机器前,她转身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腰身很纤柔,她的屁股很饱满,她的腿修长碧立,她可爱的脚丫圆润光洁。这个山河锦秀,水土丰饶的女人啊!   屏幕上,那些发情的公猫还在叫着香烟女人,我真想冲到每一个人的电脑前,看看到底是谁在嗷个没完没了,然后将他臭揍一顿,因为在欲念里,香烟女人已经成了我的女人。香烟女人却望着屏幕一动不动,丝丝缕缕的香烟从她的发稍缭绕弥漫开来。我不知道该和她继续聊些什么,手指放到键盘上,打了删,删了打。结果一句也没发出。   好半天,她终于说话了:我的烟抽完了,再给一支!   我很恨自己的烟竟然真是中南海,为什么不是柔和七星,豪迈万宝路,清凉摩尔,华丽圣罗兰之类的。我不是崇洋魅外,我一向认为女人抽烟,抽的不是烟,是心情,是感觉。一支好烟可以让女人焕发出异样的光芒和美丽。她在弥淡清香中,伸出兰花指,撅起肉质丰盈的小嘴,眼神梦幻迷离,表情沉醉庸懒,吞吐出暧昧的气息,比尼古丁更有毒。我也不形容了,反正,只要是美女,只要这美女不撒泼打混,无论如何都是美的。   给香烟女人点烟时,我将她的侧面轮廓又扫瞄了一遍,额头,睫毛,鼻尖,肩膀,乳峰,小腹...想起浮生六记,沈三白与妻子洞房花烛时,妻子羞涩已极,三白凑上前来,戏探其怀,抚其心跳,怦然有声,妻子唯娇笑尔。我要是控制不住行了三白的好事,后果会如何?她会跳起来喊臭流氓?还是悄悄甜蜜地享受?如果现在不是在网吧,是在家里,我非让她尖叫得魂飞魄散不可。想象中,眼光已穿透她单薄的衣服,把她脱了个干净彻底,自己身体也有了奇妙的反应。正胡思乱想,香烟女人侧过脸来,你已经看我抽完两支烟了。   我回过神来,感觉失态不已,好象自渎时被人撞见一般,那叫一个不好意思!   我敷衍道,你抽烟的姿势挺酷。   你盯着我的表情也挺酷。   象流着哈啦子的狗吧?我伸出舌头,学着狗的样子,夸张地喘息。   她突然开心地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前后左右的人都往这边望过来。   我赶紧拉住她,大半夜的,您别吓着谁。   她轻蔑地哼了一声,怕什么?我什么也不怕!她拿起桌上的烟盒,发现已空。她可真能抽!看烟蒂,她至少连续抽十支了。难怪叫香烟女人。只是她的年龄看上去并不大。二十二三?叫女孩还差不多,却自称女人。女孩和女人可是两个概念哪。   香烟女人失落地把烟盒扔到一边,跟我说,我住的挺远,你送我吧。   没关系,我有车,你住哪?   长城。   我惊讶不已,长城?你住长城?!   她瞟着我,送不送?   当然。你住天边我也送。   我忽地托起她,将她扯到车外,按倒在车边,想脱去她的衣裤。   她突然开始反抗,急促地说,不行,我不想!   我愣了一秒,什么行不行?这个时候说不行,晚了!你不想我想了!   我扭住她的胳膊,一把就扯开了她的裤扣。她惊叫一声,挥手朝我打来。我的脸上挨了重重一下,真狠!我很久没偿到过挨打的滋味了,这一下让我想起学生时代打架的经历,曾经有一次,一个家伙让我的脸肿了两天,我让他的脸肿了两个月,我一拳打裂了他的颧骨。但我从来不打女人,我对女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活剥了她,生吞了她。香烟女人几乎拼命一般,奋力挣扎着,撕打着,叫骂着,流氓,你这个流氓!   这个时候喊流氓,太迟了,也太过了吧?我流氓之前谁流氓来着?   不想为什么引诱我到这个地方来?   不想为什么又是长城又是红高粱?   不想为什么亲我咬我,问我喜不喜欢要不要?   如果她不撩拨起我的欲望,如果我只是被动接受,那么现在被强奸的会是谁?   撕打中,香烟女人的衣服被我扯得七零八落,她的肩膀,后背,乳房,大腿,都露了出来。但她一点不掩示拼了命一般地和我纠缠不休。让我怀疑她是虐待狂。   她的身体在黑夜中是那么白,那么耀眼,放荡地在我面前摇晃着,刺激得我不能自持。   我相信谁也把持不住。   终于,我分开了她的两腿,凶悍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仿佛临死前的长嚎。   我于是更猛烈地冲撞着她,哦,一起死吧,一起在高潮中死去吧!   她将我夹裹得那么紧,那么紧,她紧张得浑身抖做一团,她的痉挛给了我深度快感。   在极度的亢奋之中,我喷射而出。   我没想到自己那么快就完成了一切,我真压抑得太久了!   我伏在香烟女人的背上,喘息着,久久不能平静。而她就那么静静地趴在车上,动也不动,和刚才的疯狂,判若两人。   她的疯狂,是我有性以来的唯一,没有一个女人象她这样千变万化,没有一个女人象她这样,给我如此强烈的刺激,让我体验征服的魅力。   我觉得现在的她好可爱。   同时又有隐隐的不安,她快乐了吗?我甚至没给她一个美丽的序曲,一个的激扬的前奏。   我轻轻地吻她沾满汗珠的肩膀,双手从她的双腿,抚过丰满的臀部,细柔的腰肢,光洁的后背,和胳膊,拢抱到她的胸前。   我轻轻问,宝贝,你好吗?我会很温柔很温柔地让你重新享受一次。   她浑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