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平台 > 货运物流 > 正文

湖北恩施州2006卷烟打假报告

2007年01月18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杨秀明
A+ A
  烟草在线专稿  恩施州,一片富有神奇而魅力的土地,是中国西部一颗璀璨的明珠。她坐落于湖北西部鄂、渝、湘交界地带,是巴山夷水的土家苗族集聚地,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经济活跃,通讯发达,交通便利,318国道从中贯穿,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仅在烟草“王国”里,就囊括了烟叶生产企业、卷烟工业企业、卷烟商业企业、烟草专卖管理四个领域,这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少有的地级少数民族自治州。在这里,“烟、酒、茶”是各族人民迎来送往中的首选礼仪物品。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民风民俗,一直被不法分子利用,大肆进行假冒卷烟销售活动。

  制假,屡除不尽的黑色源头卷烟制假是假冒卷烟存在的根源,是侵入市场的黑色源头,由于沿海制假活动猖獗,制假“技术”也逐步传入内地,虽然在规模、数量上不及福建、广东沿海等地,但制假配备基本齐全,已经达到小规模的制假体系。所以,力除制假源头,是打假的根本。

  镜头回放之一:2005年12月7日,恩施州专卖局在市烟草、公安部门的配合下,在州城某私人楼房一举捣毁邱某、谭某夫妇二人设立的非法制售假冒卷烟的地下窝点。执法人员在现场抓获5名制假售假人员,查获大量手工接咀机、玻璃纸加热体、盒片等多种用于制作假冒卷烟的工具及原辅材料。

  邱某,福建省泉州市人。2005年初,夫妇二人在回泉州探亲期间,学会了改低档卷烟为高档卷烟的造假技术。回恩施后,邱某通过福建老乡邮寄了部分改装卷烟在恩施市销售,发现有利可图。于是,二人于当年9月至12月,在恩施市芭蕉乡青柑树村、城区博物馆路某私人楼房租赁制假场所,从市场上购进低档卷烟,通过换接滤嘴的办法,将其改装成“芙蓉王”、“红金龙”、“黄鹤楼”等品牌高中档卷烟。并在3个多月内,共计销售各种改装卷烟1117条,销售金额达13万多元。

  2006年5月15日,恩施市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分别依法判处邱某、谭某有期徒刑1年(谭某缓刑1年),并分别处罚金2万元。

  镜头回放之二:2004年5月,利川市烟草专卖稽查人员在该市某乡集镇进行检查时,发现一个商店存放一包“宏声”烟,经查验,该烟为假冒卷烟。通过对店主耐心地做工作和仔细盘问,发现在这包烟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贩假、售假活动。通过两个月的周密部署和调查,终于查到是汪营镇陈某所为,几经周折将其抓获。根据陈某交代的事实顺藤摸瓜和进一步深挖,一举查获了以张某某为首的“异地制假、内地销售”的假烟犯罪团伙。

  根据张某某的交代,稽查人员在5个不同地点查获假冒卷烟“宏声”、“红金龙”、“山茶”共2000余条,端掉了5个售假网络,案值28.5万元,涉案人员达15人之多,其中6人被利川市人民法院分别判处了半年以上两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恩施州烟草专卖局提供的数据标明,近3年来,全州共查获涉烟案件6466起,查获卷烟5462件其中非渠道卷烟2089件、假冒卷烟3373件,案值1331.39万元,其中涉假卷烟标值826.23万元。全州因涉烟案件共判刑82人,劳教1人,拘留122人。

  面对如此高压打击态势,州内以假烟为主的非法“三烟”为何屡禁不止?这是因为一旦制假售假得逞,便可得到高额非法利益。业内人士分析,以邱某案为例,他从市场上购进低档烟每条不到20元,加上改装过程,其成本每条不足30元,而以高档烟出手,每条售价均在百元以上,有的达数百元。国家对卷烟行业实行的是高税收政策,卷烟通过非法渠道进入消费领域,就逃避了国家的税收,一条高中档烟可造成数十元至数百元的税收损失。

  业内人士还介绍,流入恩施州内的假冒卷烟几乎都是来自广东、福建沿海以及河南、重庆等地,且进货途径和人员也是多样化、复杂化,品牌主要以内地刚上市的新品牌为主。一段时期以来,假冒卷烟如同一股黑色暗流,难以堵截。

  近几年,由于卷烟工业企业组织机构调整,恩施州原有的烟厂先后被关停并转,部分烟厂一些有着专业技术的挡车工纷纷跳槽下海另谋职业,充当了广东、福建沿海一带以及重庆、河南等地地下烟厂的技术“骨干”。他们凭借对恩施州环境熟悉和对市场的了解,有针对性地生产假冒卷烟在恩施州销售,从高档的“中华”到低档的“红金龙”,品牌应有尽有,然后进行非法销售,牟取暴利。

  2006年8月1日,福建省公安、烟草部门向恩施州发来协查通报,对在福建制假的恩施籍彭某、王某、刘某3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据了解,从2004年到2006年三年间,广东、福建沿海被抓获的恩施籍卷烟制假贩假者达100多人,其中依法判刑的有20人之多。

  售假,屡禁不止的黑色暗流售假是假冒卷烟流入市场的主要渠道,也是不法分子达到目的的最终手段,他们通过进货、运输、销售等环节,从中牟取暴利。

  据烟草专卖执法人员介绍,近年来,外出到沿海务工人员较多,通过当地人的引见,认识售假违法人员,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放弃了工作,专业从事售假活动。通过与内地人员勾结,以打工为幌子,秘密从事进货活动,然后联系运输人将假冒卷烟运往内地销售,形成进货、运输、销售一条龙的卷烟售假网络,他们的销售手段愈来愈狡猾、销售活动愈来愈隐秘、销售形式愈来愈多样。

  2006年9月4日,烟草稽查人员在公安部门的配合下,在利川市与重庆交界的边境谋道镇检查站,对一辆从浙江开往重庆的长途客运车进行检查时,发现车货箱尽头的十几个“电子”包装纸箱无人指认。检查人员打开纸箱一看,里面全部是假冒卷烟,接着打开另外的十几个纸箱依然如此。当场查获假冒卷烟软“玉溪”、盖“555”、软“苏烟”、精“白沙”1000余条,案值12万余元。

  根据查处的案例,售假网络在假冒卷烟的运输上可谓不择手段。

  一是利用长途客运车运输。据统计,目前从沿海到恩施州内的长途客运车近100辆,售假分子利用这有利条件,将包装好的假冒卷烟放入客车行李箱,一般在100条左右,由一人押货,秘密地运回内地。当遇到烟草专卖检查时查获了该卷烟,押货人佯装什么都不知道,拒绝对该卷烟的认领,逃避打击。

  二是利用货运车进行托运。这类违法人员特别狡猾,运输数量也较大,一般在50件左右。他们专挑夜间到达目的地的车辆,将伪装的卷烟装入货运车的底端,在货单上标明与伪装纸箱上字样相符的物品,然后留下电话。接货人按时在货运站等待接货,如果遇到专卖检查时,接货人就不露面,趁机逃之夭夭。执法人员按照包装上的电话寻找当事人,电话怎么打也不通,经查询该号码,电话用户姓名是花样百出,根本无法找到货主。

  三是利用邮件包裹进行运输。这类运输较为隐秘,不被人注意,难以发现,且数量较少,多在50条以下。进货人通过沿海一带的邮政局关系,将假冒卷烟伪装成衣物、工艺品等进行邮寄,或者钻《烟草专卖法》的空子,利用多个纸箱装烟,且一个纸箱里面装两条(专卖法规定邮寄卷烟每个包裹不超过两条),每天不停地进行公开邮寄,由接货人到邮政局领取,接收完后一次性进行销售。

  四是利用特种车辆(军警车、邮电车、油罐车等)进行运输。这类运输的违法分子非常狂妄,利用一些废旧的特种车标志作掩盖,以逃避专卖检查。有的甚至还冒充假军警,安详自得的驾车承运,且数量较大,隐秘性强,背景复杂,专卖检查谨小慎微,需要动用大量的公安、邮电等职能部门配合,从而,增加了专卖检查的工作量。

  在销售环节,他们不仅分工明确,行踪诡秘,相互之间单线联系,而且销售特点多样化:一是以农村市场为销售低档烟的主要目标。恩施州农村市场多处于位置偏僻、信息闭塞地带,人们对假冒卷烟的识别能力较弱,加之眼前利益的驱动,促使他们对假冒烟放松了警惕。售假分子就利用这个机会,将假冒烟以低于真品烟批发价格几角至1元/条的价格,大肆在农村市场销售,千方百计寻找建房或红白喜事人员聚集的农户,采取送货上门的方式,以赢得需求者的信任,达到售假的目的。由于路途遥远,烟草专卖人员在得到举报后也是望尘莫及。

  二是以酒楼、歌厅、茶楼以及赌博场所为销售假冒高档卷烟为主。有的售假人员与老板勾结,以每条烟低于正品卷烟批发价格数十元的价格销售给老板,由老板零售出去。有的干脆与老板合伙经营,将假冒卷烟存放在店铺,由老板销售,售完付款,利润平均分配。

  三是在节假日大肆销售假冒卷烟。每到节假日都是卷烟的销售旺季,特别是在春节期间,紧俏品牌供不应求。售假者抓住这一机会,市场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一方面将假冒卷烟销售给个别违法零售户,一方面销售给部分请客送礼的人,当受礼者察觉是假冒卷烟后,就拿到礼品回收店销售,从而造成卷烟市场的混乱,增加专卖打假工作的难度。

  四是以无证经营户为市场销售主要对象。近年来,烟草和工商部门紧密合作,在取缔无证经营上作了巨大的努力,但是仍有少数经营户无证经营卷烟,这类经营户由于没有入网,给售假者提供了一定销售空间。来自州烟草专卖局的数据显示,2004年全州查获假烟858件,2005年查获1249件,2006年1至11月就查获1116件。天天查,年年打,然而“黑色暗流”屡堵不绝。

  打假,一场旷日持久的攻坚战假冒卷烟、非正规渠道进货卷烟和走私卷烟被称为非法“三烟”,都属打击的对象。在非法“三烟”中,假冒卷烟占70%左右。有关部门根据历年来的统计数据分析指出,目前,恩施州每年的卷烟销售量应在10万箱左右,但实际只销售了9万多箱,说明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