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微薰

手机版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频道 > 纪实 > 正文

“吞云吐雾”的美女调香师

2008年11月21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新烟草·旺铺》报道 作者:
A+ A

  烟草在线据《新烟草·旺铺》报道  有人调侃他们是“职业烟鬼”,他们有个新鲜的名字:调香师。调查显示,目前国内优秀的职业调香师中,相当一部分为年轻女性。

  杨柳是一个温柔漂亮的杭州女孩,2003年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分析化学专业。当年9月,她应聘到云南红塔集团旗下的一家卷烟厂工作。

  一张“白纸”叫板“老烟民”

  起初,杨柳还为能挤进这家名牌企业自豪不已,直到她接触到厂里的调香师,才发现自己这个办公室文员简直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理由。

   杨柳发现,这些被称为“职业烟鬼”的调香师很厉害。吸过一口烟之后,他们马上就能准确地说出这支烟的特点、原料含量和不足之处。每研制出一种新品牌的卷烟,还能拿到一笔数目诱人的奖金——这简直令杨柳有些“愤愤不平”了。

  不久,杨柳得知,调香师在研发新产品时有一个令人感动的原则——尽可能把卷烟的焦油量控制到最低,同时保证高香味,因为降低焦油含量可以减少吸烟对人体的危害。

  “做个优秀的调香师,让消费者抽上高香味、低危害的卷烟,难道不是一件令人快乐和满足的事吗?”就这样,杨柳动起了“歪”念头。

  2004年8月,厂里要从员工中挑选出一批有潜质的年轻人才作为备用调香师培养。杨柳抢先报名。与杨柳同期报名的,还有厂里许多“资深”的男烟民。

  杨柳和竞争者们先是参加嗅觉考试:考场里摆着25个同样的瓶子,里面放着不同气味的香精,只有两个小时时间让每个人记忆。杨柳一个接一个地闻着,闻到最后,鼻腔里塞满了香味,根本辨别不出差异。杨柳深深地换了几口气,再去嗅,边嗅边用自己的方式记住每种香味的特征。最后,总算凭借女性的细腻过了这一关。这场考试结束后,有三分之二的人被“刷”掉了。

  接下来,味觉考试开始了:酸、甜、苦、辣和无味的5杯水放在一起,让应试者分辨味道。幸好,杨柳的味觉敏感性极佳,第二关又沉稳闯过。

  在过最后一关“品烟考试”时,杨柳既是剩下8人中唯一的女性,也是成绩最差的考生,因为之前她从未抽过烟。当有生以来的第一口烟吸入鼻腔时,杨柳被呛得连连咳嗽,只觉得嘴里全是苦味,嗓子火辣辣地难受。强忍着抽了几种卷烟,杨柳却根本分不出各自的味道,感觉全是“又苦又辣”。

  考试结果却令杨柳大吃一惊——她被录取了!厂方的理由是女性细腻、敏感,更适合做调香师,而杨柳的嗅觉和味觉极为灵敏。此外,一些烟龄较长的人由于长期习惯吸某种品牌的卷烟,改吸别的品牌时反而很难找到感觉,像杨柳这种零烟龄的人犹如一张“白纸”,感觉会更加敏锐。

  品烟不是用嘴,是用脑子

  就这样,杨柳成了一名带薪学习的“候补调香师”。在学习了一段时间理论知识后,她被调进烟厂配料室,开始品烟。

  这时,杭州家乡的父母闻讯打来电话,表示坚决不同意她做“专业烟鬼”。母亲在电话中气愤地说:“一个20多岁的姑娘,整天‘吞云吐雾’,那不成小流氓了?!你有大学文凭,做什么不成,偏要去当烟鬼!赶快回办公室老实做文员去。”但杨柳对这一行满怀好奇和激情,说什么也不愿放弃。最后干脆向父母谎称自己同意回原来的岗位,才平息了二老的火气。

  第一天进入卷烟厂配料室,带杨柳的老调香师递给她几支烟,说:“先学会抽烟,再说别的。”杨柳硬着头皮接过卷烟,依葫芦画瓢地点着放在嘴边吸。可还没吸上几口,就被呛得咳嗽连连,泪水盈眶,多吸几支甚至还会呕吐。因为烟里含有大量烟碱,初当调香师的人,大都经历过“醉烟”情况。杨柳说:“那滋味,可比醉酒难受多了!全身乏力、食欲不振,趴在工作台上一动都动不了。遇到这种情况,同事会扶我到沙发上躺一阵,休息半个小时就好了。”有时候烟吸多了,人还会异常兴奋,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那段时间,原本白白的脸蛋都给烟熏黄了。”杨柳幽默地说。

  凭着顽强的毅力,杨柳渐渐适应了“吞云吐雾”的工作。抽烟是不怕了,每天抽的量从几支、十几支增至二三十支,从几百元一包的名牌烟到一元一包的低档烟,杨柳都尝了个遍。可令她犯愁的是,抽哪种烟她都觉得差不多,根本品尝不出好坏。

  一支卷烟看似普通,其实里面的烟丝是由产自不同地方、不同级别的30多种烟丝混合而成,每种烟丝香气值、刺激性、口感和杂气等都不一样。调香师的工作就是从一两百种烟丝中,挑选出30多种优缺点互补的烟丝,按不同的剂量配成卷烟。

  若只能抽烟,却分辨不出各种烟丝的特点,调香师怎么当?

  此后,杨柳的身影便“凝固”在了配料室内。她从瓶子中捏一撮这个产地、这个级别的烟丝,卷起来,点燃吸几口,再换一个瓶子接着试,常常一试就是好几个小时。这样苦练“内功”的日子,杨柳默默地度过了一年半。直到她终于懂得,品烟不是用嘴,而是用脑子。

  2005年5月,杨柳终于盼来了“出山”的日子!为考核她的本领,厂里特意安排她与专家级调香师一起评吸一种即将推向市场的新品牌卷烟。

  在当天的评吸会上,男评委清一色排开,一位长发飘飘的美丽女孩赫然站在其中。

  评吸开始了,室内熄灯,火柴划过,青烟冉冉。杨柳按程序喝一口纯净水,再吐出,以清洁口腔。然后吸入第一口烟,用心品味,顺势回咽,继而从鼻腔徐徐呼出。通过舌尖、舌面、舌边、舌根、上腭、喉部和鼻腔找感觉,品味这烟的香气、余味和刺激性……结果,当天她为这种新产品打出的每一项分数,都与“前辈”的平均分相当接近。“这个姑娘不简单!”老调香师们纷纷赞叹。就这样,25岁的杨柳如愿当上了调香师。从此,她拥有了环境优雅的工作室,收入也大增,“挣多少钱我并不在乎,能够参与厂里的质量管理,才是我感到最高兴的!”杨柳说。

  一根烟“抽”出2000万元利润

  2006年初,企业一种重点品牌卷烟的调香师病故,厂领导让工作认真扎实的杨柳顶替这位老前辈的职位,要求她务必保持这种产品原有的口味,并把这个品牌风格延续下去!接下这个任务,杨柳深感肩上责任重大,当天就把自己关进了工作室,坐在黑暗中大口地吸烟,按自己的感觉写出配方,再用烟叶做出配方样品,然后尝试品吸。眼看着杨柳不分昼夜地试验了100多种样品烟,还不能确定最后配方,厂长忍不住催促她:“抓紧时间,生产不等人啊!”杨柳在烟雾缭绕的配方室里,头也不抬地回答:“别急,我还不满意!”距离生产日期还有两天时,杨柳终于一脸喜悦地向领导奉上了新的样品烟,厂领导不由大喜:“很棒!味太正了!”这批产品问世后,市场反应极好。杨柳当月就拿到了一笔丰厚奖金,至于数目,她神秘地笑笑:“保密。”

  时隔不久,厂里又决定让杨柳挂帅,组建一支开发队伍,试制新型卷烟。为了博采众家之长,杨柳托人花高价从国外买回一些烟,并把自己搜集的全国各厂家生产的烟和外国烟混放在一起,一天品上200~300支,仔细记下每一种烟的优点。结果,由于每天评吸过度,她时常感到口舌发涩,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食欲也明显下降,整个人很快瘦了一圈。

  经过一个多月努力,杨柳带领同事们拿出了这种新研制的样品烟,新产品顺利投入生产,并受到了消费者欢迎。到2007年末,这种烟已占领南部地区相当大的市场份额。仅此一项,她就为厂里创造了2000多万元的利润。此后,杨柳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又研制出6种低焦油的高档卷烟。

  圆了“国嘴”梦,做了他的公主

  内行都知道,调香师这个领域最高的“职称”级别是全国烟草评吸委员会委员,到目前为止,全国这样的委员也不足百人。爱挑战的杨柳又把“成为国家级调香师”作为自己新的追求目标。为了提高专业素质,她主动与国内外调香高手交流,吸取别人的经验,同时在工作中大胆探索,不断创新,渐渐拥有了一套自己特有的调香方法。2007年2月,杨柳终于圆了“国嘴”梦,正式成为全国烟草评吸委员会委员!

  很快,就有外省烟草企业慕名请猎头来“挖”她,并许以诱人的高薪,但杨柳一一回绝。她说卷烟厂培训了自己,她不可能小有名气了就过河拆桥。厂方也知人善用,为了留住人才,将杨柳的年薪提高了一倍。

  职场“得意”的同时,杨柳也于今年春天迎来了自己的甜蜜恋情。男友是昆明市一家外企公司的白领,对她十分宠爱,也很支持她的工作。杨柳感慨:“他让我找到了做公主的感觉!”说来有趣,杨柳的男友常常会接到自己朋友的“告密”:“我看到你女朋友下班路上边走边抽烟,眉头皱着,看上去很不高兴哦,是不是你俩感情出了问题?”当他告诉对方“抽烟”就是女友的职业时,对方当下瞪大了眼睛。后来,为让男友及家人减少尴尬,杨柳尽量不在公共场所品烟了。

  杨柳说,想做一名优秀的调香师,就要牺牲许多常人拥有的东西。

  为保持感官的敏锐,杨柳从不吃口香糖,不用香皂洗手,也不用护手霜和有香味的化妆品,更不往身上洒香水。本是爱美的年龄,但为了工作,杨柳整日只能素面朝天。此外,她每天都要保持充足的睡眠,不能吃辛辣有刺激的食物,口腔要时刻保持干净。如果感冒了,人的感觉能力将大大下降,就不能参加品烟。

  (尊重主人公意愿,其姓名为化名)

  名词解释

  调香师:要想加入调香师的队伍,需要具有食品、化工、香精香料的专业背景,入行时还需要通过体检,确定没有鼻炎,不会对香气过敏。做一个优秀的调香师需要一定的天赋——超常的嗅觉、味觉。同时调香师的喉部和口腔也必须有超高的味感。一支好烟除了有很好的香气外,还能在口腔中留有香味。简而言之,调香师必须是一个艺术家。他们要依靠想象力、悟性、创意和超级鼻子将数千种烟叶和香料分别搭配,精心组合成为配方。虽然吸烟者多为男性,但优秀的调香师却以女性居多。因为女性的嗅觉和味觉敏感、细腻,较男性略胜一筹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