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控烟频道 > 观点碰撞 > 正文

当控烟履约“靴子”落了地

2014年01月21日 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作者:全坤强
A+ A

  烟草在线专稿  临近年末岁尾,中国烟草行业密集遭遇了几件大事:一是2013年12月24日,烟草专卖法修正案草案被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草案删去了全国或者省级烟草品种审定委员会对烟草优良品种审定批准的规定;二是2013年12月2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严格要求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北京、辽宁、长沙、昆明等多地高档烟销量明显下降,高档烟回收价格也被腰斩。禁烟令发布后至1月6日,涉烟的四个上市公司中,上海绿新、华工科技、东风股份和恒丰纸业股价分别下跌8.73%、5.01%、4.83%和2.84%。三是多地将启动、修订或实施《控烟条例》。福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即将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北京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细则》正在组织修订;《兰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已于2004年1月1日正式实施;国家级控烟条例已经“晋升”为三类立法计划,我国即将起草国家级公共场所控烟条例。

 

  吸烟有害健康,但卷烟消费历史悠久,嗜好者众多,恕难禁绝。为避免粗糙劣质卷烟制品充斥市场扰乱秩序,进而严重危害消费者身体健康,对烟草行业实施专卖,这也是不少国家的通行选择。

  但从立法层面对行业从原材料生产到制成品零售全过程实施专卖,每年从上到下下达生产计划、销售计划,这些明显的计划痕迹不能不引发广泛的质疑和抨击。

  一直以来,对烟草专卖的攻击火力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应该放弃计划体制,引入市场体制,放开准入门槛,放手让各类市场主体充分自由竞争;二是应该严格落实《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大力开展禁烟宣传,推动公共场所无烟化,履行优先保护公众健康的承诺。概括其实起来就是两个诉求:打破垄断和严格控烟。这也是一直以来悬在烟草行业头上的两只靴子。

  烟草专卖体制给烟草行业带来了巨额税利。《烟草专卖条例》颁布实施的当年(1983年),烟草税利就超过了100亿元,而此前一年的税利则为75亿元,同比增长33.3%。从1983年至2012年,在烟草专卖制度实施以来的30年间,烟草行业税利增长了84倍,累计上缴税收超过4万亿元!自1987年起,烟草行业实现税利一直稳居各行业之首。

  外界都看到了卷烟价格稳步上涨,烟草行业滚滚红利,艳羡、眼红的大有人在,希望插足“切蛋糕”、“分杯羹”的也不在少数,呼吁放开市场的呼声此起彼伏。但实际上,我国烟草行业的红利大都上缴国家,卷烟零售价格构成中近八成都是税收。多数国家没有采用我们这种法律保驾护航的专卖体制,而是采用容许竞争的许可经营体制,但结果是多数国家也都只存在1-2家烟草企业,垄断本身并非罪恶渊薮,是否影响科技进步和公众安全、健康、选择才是衡量标准。据此来看,我国烟草行业的规模化、科技化水平不是高了,而是低了--各省都有多个卷烟品牌供消费者选择,全国卷烟品牌更多达几十种,各省烟草公司间也存在激烈竞争,绝非外界想当然的全国铁板一块。

  烟草专卖体制固然需要改革,引入多元化的市场体制也是应有选项,简政放权也是释放烟草行业发展活力的必需,撤销烟草品种审定委员会对烟草优良品种的审批权正是对此积极回应。但基于烟草制品自身的特殊属性(有广大的受众但又危及公众健康),即使放开一元化的专卖体制,改为多元竞争的许可经营体制,市场的发展前景依然会是少数几家垄断,而这也是现有体制的努力方向。因此,市场化改革并非迫在眉睫,考虑到现在经济增速回落的现实,为巩固和稳定财政收入,更是需要三思而后行。

  而另一方面关于严格控烟的改革就截然不同了。首先,数亿计的卷烟消费者产生的二手烟,严重危害了公众健康。其次,畸形的卷烟营销恶化了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欧美和日本市场的统一卷烟价格均相差不大,万宝路品牌的四种规格价位从$5.25到$7.7/包,骆驼牌下面的8种规格价格幅度仅为$3.9/包至$5.4/包,MEVIUS(原“柔和七星”)各规格每包零售价格区间为300日元至410日元。而国内多款顶级卷烟和普通卷烟价格相差可达百倍!“买者不抽,抽者不买”早已是公知的秘密,某烟草品牌曾经的广告语“厅局级的享受”更是道出了高档天价烟寄生官场的畸形现实,调查显示男性公务员高达61.0%吸烟率更验证了公众的想象。除社会公众向官员私下输送的高档卷烟外,堂而皇之忝列“三公”采购名单的高档香烟更刺痛了公众的神经。从领导同志抓起,力推公共场所禁烟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可以说,现在悬在烟草行业头顶的两只靴子基本都落了地,烟草企业向民间资本放开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为时不远,但烟草专卖体制仍将继续完善;高档添加卷烟市场必将大幅萎缩,寄生官场的产销模式必须革新。

  凌成兴局长提出的“烟草行业改革的红利在哪里?发展的潜力在哪里?追赶的目标在哪里?”这三大课题可谓准确对烟草行业两个问题的科学把脉,如何深化所有制改革、创新专卖体制、继续简政放权、变更产销模式,既关乎烟草行业健康发展,更关乎国家财政稳步增收和公众健康持续改善。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梦在前方,路在脚下。”经历改革洗礼后,烟草的明天应该会更美好。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