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微薰

手机版

您的位置:  首页 > 控烟频道 > 观点碰撞 > 正文

从“无烟奥运”看“无烟餐厅”的未来

2008年05月07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商机在线报道 作者:
A+ A
  烟草在线据商机在线报道  08年国家提出了“无烟奥运”的概念,规定相关的餐厅等场所要“禁烟”。这无疑是一个契机,应该能够有力的推动“无烟餐厅”迈出一大步。 虽然“无烟餐厅”的概念已经提出很久了,但是至今尚未真正实施和推广。随着人们对健康意识的普遍增强,对餐厅“禁烟”的要求也愈加强烈,条件较好的中高档餐厅已经在餐厅内开设了“无烟区”,以满足禁烟人士的需要。个别餐厅也开始尝试向“无烟餐厅”转变,然而,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决定了这个转变过程的漫长和艰难。

  无烟餐厅推行难:店家很无奈 顾客很受伤

  自去年1月开始,北京市卫生局联合北京市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等单位就向全市4万家餐馆负责人陆续发出《北京市在餐饮行业开展控烟行动的倡议》和用于反馈的明信片。推出此倡议的目的在于,在全市餐馆开展无烟餐厅活动,尊重不吸烟顾客拒吸二手烟的权利,为就餐者营造一个清新、无烟的就餐环境。同时,餐馆设置无烟区,也是为吸烟者自身提供良好的就餐环境。

  1 餐厅:顾客是上帝营业利润是关键

  大多数的餐厅都表示,目前不是推行“无烟餐厅”,不是不想推行,而是不敢推行,因为很多食客就是奔着“聊天”来的,喝酒吸烟才显得热闹,如果不让抽烟,就会流失很大一部分“抽烟”食客。

  对于这种现状,餐厅也表示很无奈,因为他们也是深受“烟毒”伤害者,据一份资料表明:超过90%的服务人员在餐厅工作期间有被动吸烟情况;1/3服务人员被动吸烟的时间在5小时以上,60%服务人员表示曾遇到顾客抱怨烟雾太多的情况,其中15.1%表示经常会遇到。尽管3/4的员工表示支持建无烟餐厅,但半数以上服务人员都表示当顾客在餐厅吸烟时自己不会去劝阻。调查表明,有1成餐厅管理人员认为餐厅应该完全禁烟,近6成人员表示应该将餐厅分隔成吸烟区和无烟区,仅6.5%的人员认为无需作限制。尽管多数被访人员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却非常担心餐厅控烟会影响营业额。

  2 无辜食客:“遇烟”很无奈身心均“受伤”

  很多食客都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在餐厅吃饭,邻桌吞云吐雾,把酒言欢而完全不顾及周边食客的感受,食客只能在“烟熏雾绕”之中,匆匆吃罢饭,结账走人,本来一次美好的美食旅程就这么不愉快的结束了,这种强制二手吸烟在无形中也对食客造成了身体上的损害。

  对于食客如何看待这一问题,有关调查也显示:82.8%的顾客赞同在餐厅划分吸烟区和无烟区,其中,吸烟者中赞成的比例为68.3%,不吸烟者中赞同的为90.7%;对于禁止吸烟餐厅、分吸烟区和无烟区的餐厅、没有吸烟限制的餐厅,顾客的选择情况分别为:近8成顾客愿意选择禁烟餐厅或分隔吸烟和无烟区的餐厅进餐,仅不到一成的顾客愿意到没有吸烟限制的餐厅。

  3 抽烟食客:吃饭抽烟很正常,不抽烟没气氛

  中国人吃饭图的是“热闹”,讲究的是“氛围”。朋友聚会,同事聚餐,都会把地点定在餐厅了,吃倒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大家在一起说话聊天拉家常,谈谈理想说说未来,这样抽烟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尤其是男同事聚会的场合,不抽烟反而觉得不协调。

  打破零记录:见证北京首家无烟中餐厅

  2007年10月8日,眉州酒店六里屯分店宣布为无烟餐厅,这是北京首家无烟餐厅,因此这家酒店的经营格外受关注。在实施初期,这家餐厅的经营也确实受到了一定助力,最初的一个月,营业额降低了一层。半年后,这家餐厅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生意也越来越好。

  不出售香烟,饭桌上没有烟灰缸,不设吸烟区和非吸烟区,只要进到餐厅里面,就不能吸烟。一进门会看到一个易拉宝无烟餐厅宣传画:满幅森林阳光的照片上,印着两行字:“无烟餐厅,城市中的山林”。这就是该店的特色。曾经国外某通讯社对这家北京首家无烟餐厅有过这样的报道:《顾客不买账 中国无烟餐厅面临倒闭危险》:“这家无烟餐厅里空空如也,遭到顾客强烈抵制,已经濒临倒闭。” 然后餐厅负责人讲:“据初步推算,无烟餐厅实施的前两个月,营业额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10%左右。但到了今年1月份的时候,开始回升,目前,同比反而增长了5%~8%。”

  “在一些烟民扭头就走的时候,无烟餐厅的名声吸引来更多的追求健康的顾客,特别是老人孩子参加的家庭聚餐,还有孕妇,来得都很多。曾经有一个四世同堂的家庭,在电话里认真询问了无烟餐厅是不是真的不让吸烟,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开始预定。”

  无烟餐厅:前途很光明道路很崎岖

  “禁烟是餐饮行业的发展趋势。”中国烹饪协会副秘书长边疆表示,在国外餐厅中,吸烟是不被允许的。但在中国餐饮行业推广禁烟是需要循序渐进的,早前烹协等餐饮协会便在行业内提倡禁烟,但执行效果一直不佳。从目前中国餐饮习性来看,“无烟餐厅”的普及确实存在一定的难度,但是相关部门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制定相应的对策。北京、上海已经出台了要大、中餐厅划分无烟区的政策,这是一个向“无烟餐厅”有力的过度。

  早在春节期间人们外出进餐次数增多,一场倡导“无烟就餐”的运动也顺势在京城掀起。北京市商业联合会、北京市餐饮协会、北京市烹饪协会和北京市西餐协会四家协会联合发出倡议,建议北京市1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型餐饮店就餐大厅增设无烟就餐区。

  协会对外发表的倡议,主要是建议营业面积达到1000平方米以上的较大型餐饮店,率先在营业大厅内增设禁烟就餐区域,减少公共场所被动吸烟状况,为消费者提供方便。同时,应明确区分禁烟区域和非禁烟区域,以方便消费者区分和选择。

  对此,协会方面表示,目前,尊重消费者的健康需求,采取措施减少公共场所被动吸烟状况已经成为一种趋势,餐饮业营业大厅内分设禁烟和吸烟区已成为通行的国际惯例,因此京城商业服务业企业应带头营造无烟的消费环境。

  无烟餐厅客流量同比增长5%至8%

  北京首家无烟餐厅――眉州酒店六里屯分店,是于2007年10月8日宣布为无烟餐厅的。3个月后,国外某通讯社报道:《顾客不买账 中国无烟餐厅面临倒闭危险》。该报道说,这家无烟餐厅里空空如也,遭到顾客强烈抵制,已经濒临倒闭。

  国外通讯社:“无烟餐厅面临倒闭”

  该通讯社的报道原文记者摘录如下:“由于顾客拒绝遵守禁烟令,北京第一家无烟连锁餐厅眉州东坡酒楼正面临着关门歇业。中国人的吸烟人数已经超过3.5亿,使其成为烟草公司的一个磁石和国际卫生界关注的焦点。酒楼副总经理郭晓东称,自从去年10月开始实行全面禁烟以来,该酒楼的上座率只有同条街道其他餐厅的约80%。
  
  酒楼已经训练服务员如何阻止人们点燃香烟,但遇到顾客的强烈抵制,他们将服务员锁在餐厅包间的外面。”

  记者调查:餐厅客流量先降后升

  2008年2月11日中午10时30分,《健康时报》记者到眉州酒店六里屯分店进行实地调查。

  不出售香烟,饭桌上没有烟灰缸,不设吸烟区和非吸烟区,只要进到餐厅里面,就不能吸烟。一进门会看到一个易拉宝无烟餐厅宣传画:满幅森林阳光的照片上,印着两行字:“无烟餐厅,城市中的山林”。这就是该店的特色。

  记者进到位于北京妇产医院东院附近的这家餐厅时,工作人员正在整理无烟餐厅的宣传画。餐厅的墙上挂着无烟餐厅的宣传画,每个餐桌上也都放着一个无烟餐厅的宣传桌牌。

  “无烟草青少年运动”国际传播部副主任印曦告诉记者,北京的无烟餐厅,是在北京眉州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郭晓东先生的极力倡导下,率先在他们的六里屯分店搞起来的。他们提前请北京市疾病防控中心的专家来做指导,为服务员进行了劝解顾客不要吸烟的技巧培训。该店前厅经理黎女士说,无烟餐厅实行之初,确实有些阻力,有的顾客已经进门了,听说这里不许吸烟,扭头就走。

  去年11月份,印曦慕名带着父亲来这里调研体验的时候,遇到大厅的一桌客人,任凭服务人员怎么劝,理都不理,照吸不误。忍无可忍之下,印曦走上前去,对那位吸烟的“带头大哥”说:“我是这里的顾客,我的父亲有肺病,请你们不要吸烟了。”几位烟民这才很不情愿地掐灭了香烟。

  据初步推算,无烟餐厅实施的前两个月,营业额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10%左右。但到了今年1月份的时候,开始回升,目前,同比反而增长了5%~8%。

  “我也不知道国外通讯社为什么报道说我们的无烟餐厅濒临倒闭。这期间有不少记者采访过我,我没说过餐厅要倒闭的话。”郭晓东感到很困惑,“你看看这么多的客人,像是要倒闭的样子吗?”

  餐厅顾客:大厅顾客基本能不吸烟

  到中午11时30分的时候,客人已经坐满了。在饭店的厅里面,坐着几位等待位子的客人,他们在读这里提供的报纸。记者与等候的刁先生聊了一会儿。

  刁先生是这里的老顾客,有十多年的吸烟史了,他知道这里不允许吸烟,人家都不吸,自己再吸,就不好意思了。他说他已经知道北京市要从今年5月31日开始,在公共场所禁烟,餐厅、出租车、办公区都不让吸烟了。他知道吸烟不好,可这个习惯还真不好改。

  说话间,有三位男士咋咋呼呼走了进来,领头的一位胳膊夹着一条香烟,边说着我们预定了包间,到里面好抽烟,边往里走。服务员急忙到前面拦住他们说:“对不起我们这里是无烟餐厅,包间里面也不能吸烟。”客人歪着脖子做无奈状说:“那好吧,就忍一忍吧。”

  服务员小蔡说,大厅的顾客基本能做到不吸烟,比较难的是包间里面的客人,有些人来这里是请客、办事情的,如果请来的主客不能吸烟的话,做东的客人会感到没面子。有一次,客人为了吸烟,在里面把包间门插上喷云吐雾。她感到如何说服坚持吸烟的顾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