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新世界

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频道 > 跨国公司 > 正文

亚洲向吸烟宣战(图)

2005年02月17日 来源:烟草在线据华尔街日报报道 作者:
A+ A
  烟草在线据华尔街日报报道  上月一个晚上,泰国UBC有线电视系统播放了一部香港枪战片。开始几分钟,电影画面血腥,并出现了脱衣舞男在一家女性俱乐部跳舞的场景,此外,许多画面还被一些大白圈覆盖,这些白圈让一些人物动作变得模糊不清。这是因为这个保守的国家对裸露和暴力镜头进行了审查吗?不尽然。不让电视观众观看的是吸烟的镜头。每当演员吞云吐雾时,一个白圈就会遮住这一动作。   这种现象并非UBC经营者强烈反对吸烟所致。这家有线电视系统只是遵守泰国在2000年制定的一项法律而已,该法律禁止所有当地电视频道播出吸烟的镜头。“我们每天都要做大量工作,”UBC负责节目编辑工作的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称。“在中国的电影里面,所有的坏家伙都吸烟。即使在我们的卡通频道,我们也能在日本卡通片中发现吸烟的镜头。我们雇佣了7个人做审查和编辑工作。”   泰国禁止电视出现吸烟画面是政府自80年代末以来抵制愈演愈烈的吸烟行为的众多举措中的一个。从调高香烟税到禁止所有烟草类产品的促销活动——下月开始还将在每一包香烟上正反两面印上一些图片,泰国政府正在与健康官员所称的每年夺去42,000个泰国人生命的香烟灾祸战斗,这一死亡人数令诸如SARS或禽流感、甚至前不久的海啸所导致的死亡人数都相形见绌。   泰国的问题在所有亚洲国家都存在。据亚洲主张对烟草进行控制的人士称,导致该问题产生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在过去20年中,对健康的关心和新的反吸烟条例令美国吸烟率大幅下降,跨国烟草公司由此将目光转向吸烟率本就很高的亚洲大陆。他们成功地说服亚洲国家对外国烟草商开放市场;竭力让香烟成为一种时尚,吸引传统上不吸烟的亚洲女性;推广从运动赛事到服装等所有与吸烟品牌挂上联系的事物。   考虑到潜在的市场规模,烟草商的此类举动毫不为怪。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称,在全球11亿烟民中,有43%在亚太地区。当今全球三分之一的香烟被中国消费,中国3.5亿烟民的年香烟消费量是美国的四倍多。在大多数亚洲国家,超过一半的成年人吸烟。中国61%的男性都吸烟。   “只是现在我们才开始看到后果,”反烟草非政府组织联盟Framework Convention Alliance的负责人、马来西亚人玛利·阿颂塔(Mary Assunta)如此说道。她说,吸烟导致的疾病要30年以后才能显现出来。“亚洲的真实情况是,我们将无法应对吸烟引发的疾病的冲击。我们没有能够治愈这些疾病的医疗资源。”   但一些亚洲国家开始向吸烟宣战。泰国和新加坡是两个推动烟草控制最积极的国家,两国已经大幅降低了吸烟率。就在14年前,55%的泰国男性吸烟,去年这一比例下降至了37%。   香港立法会预计很快将制定法令,禁止在所有工作场所吸烟,包括餐馆和酒吧。在新加坡,平均每天有7人因吸烟失去生命,该国目前已经禁止在餐馆抽烟,其政府还考虑在酒吧、夜总会和购物中心禁烟。   其它一些国家也加入到这场战争。马来西亚去年11月将香烟关税提高了40%,并将于本月开始在多处公共场所禁烟。在韩国,更高的税率和声势浩大的反吸烟运动已经将高中男生的吸烟率在三年时间内降低了三分之一。   即使对吸烟几乎没有任何限制的日本也将从6月份开始在香烟包装上加重警告。12个亚洲国家已经批准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协议》(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该协议将令这些国家在今后几年受到具体戒烟条令的约束。   走在亚洲这场戒烟斗争最前列的是不丹,该国在两个月前宣称已成为第一个将香烟销售列为非法的国家。不丹人仍然可以在家中和户外吸烟,但是不得在室内公共场所吸烟,他们获得香烟的途径只能是自己或者请朋友亲戚帮忙从国外购买带回国内,当然要在缴付高额关税以后。世界卫生组织驻新德里的烟草控制官员拉曼(Khalil Rahman)称,迄今为止这项禁烟令的效果不错,原因是政府下定决心并且获得公众支持。   烟草公司表示,这条法令显示:禁烟运动的倡导者指责烟草公司掠食亚洲是错误的。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 Inc.)亚太区公关主管阿莱克斯·威廉姆斯(Alex Williams)说:“有人说烟草行业和菲利普莫里斯在某种程度上将亚洲视做是拓荒之前的美国西部,这种说法是荒诞不经的。”菲利普莫里斯是世界三大烟草巨头之一,是美国菲利普莫里斯集团公司(Altria Group Inc.)的子公司。“完全不是那么一会事情,”他表示,“如果你看一下亚洲的国家,以及许多国家执行的法令,就会发现事实恰好相反。亚洲一些市场是全球烟草管制最严的市场。”   威廉姆斯称,菲利普莫里斯承认吸烟会上瘾并会引发疾病,他们支持强有力的法令。菲利普莫里斯的主打品牌是万宝路(Marlboro)。   亚洲的禁烟行动对于减少整个亚洲地区的吸烟人数不会起到很大功效,除非中国在此方面做出承诺,超过三分之二的中国男性都是烟民。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尚无意限制这个带来巨大税收收入的产业。尽管中国有许多禁烟条例,但是人们大多视而不见(禁烟条例只在飞机和地铁上得到严格执行)。   中国“不仅仅烟民很多,而且还在增加中,”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办公室的烟草控制主管布克·费什波恩(Burke Fishburn)说。“我认为政府领导人并不相信烟草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严重问题,”他说,“在某些省份,70%的收入都来自于烟草行业。控制烟草的法律没有得到执行。室内公共场所理应禁烟,但是不论你到哪儿,都逃不过烟雾缭绕。”   和中国情形一样,在泰国出售的大部分香烟都由国有的烟草垄断公司生产。费什波恩说,“因此泰国是中国很好的一个学习案例。一旦泰国官员相信吸烟是一个问题之后,他们就能够采取某些措施,这只是一个政治意愿的问题。”   泰国在许多方面对公共健康关注甚少。泰国只采取了一些零星的、半心半意的举措整治普遍存在的空气和水污染。泰国每年有数千名摩托车驾驶员死于头盔佩戴法律的执行不严。出租车后车座没有保护乘客的安全带。遍布大城市路边的食品商贩没有流动水来保证食品卫生。   但是在香烟这个问题上,泰国政府实行了一些全面的、覆盖面广泛的禁烟措施。在公共汽车和室内公共场所吸烟一直是被禁止的行为,两年前,泰国又颁布了在所有使用空调的大厦(包括写字楼、餐馆以及体育馆)禁烟的规定。   不仅烟草税率不断上调,而且税收所得一部分用作著名禁烟团体的运营资金。对广告的禁令相当严厉,以致于运输烟草的卡车不得在车厢上张贴烟草标识,销售香烟的商店也不能将烟草摆在柜台上。从下月开始,烟盒上必须轮流张贴6张照片,其中几张很有威慑力的照片将使吸烟者心生恐惧。   政府对特别重视僧侣,因为他们在这个虔诚的佛教国家非常有影响力。寺庙很快将会成为禁烟区,僧侣们将可免费参加政府资助的戒烟项目。   “泰国将烟酒税的2%用于健康教育,这开创了一个先例,”亚洲反吸烟咨询所(Asian Consultancy on Tobacco Control)驻香港的主管朱迪斯·马凯(Judith Mackay)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可以推广到其他国家。他们坚持要公布香烟成分,目前还没有其他国家这么做。他们在僧侣们中间开展了一场独特的活动,这让其他国家也考虑利用宗教的可能性。他们有关香烟广告和促销的法律滴水不漏。”   去年12月份,泰国最为人尊敬的国王普密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在他的年度生日演讲中对年轻人吸烟的危害性提出警告,这极大地鼓舞了禁烟团体。四天后,曼谷的地方长官下令禁止在曼谷所有公园吸烟。泰国公共卫生部负责烟草控制的首席官员Narong Fahamethapat说,今年卫生部将要求进一步提高烟草税,让香烟商店远离寺庙或学校,并将禁烟从餐馆拓展到酒吧以及所有娱乐场所。“我们对国王的话负有责任,”他说。   泰国的禁烟措施覆盖面甚广,甚至引起了一些平常对健康警告听而不闻的年轻人的注意。在《华尔街日报》对12个泰国年轻烟民进行的采访中,每个人都表示希望戒烟。“我赞同政府在公共场所的禁烟措施,”20岁的大学生Chakorn Dumrongcheep说,“我打算不久戒烟,因为我担心我的身体健康。我比不吸烟的朋友更易感到疲劳。”   反吸烟的支持者们称,泰国做出的强烈反应主要归功于两个知名医生Hatai Chitanondh和Prakit Vathesatogkit.Hatai曾是公共卫生部的一名官员,他在过去17年一直是泰国Thailand Health Promotion Institute的主管,该团体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于烟草税。Prakit是Mahidol University的医学教授以及Action on Smoking and Health Foundation的执行秘书,他早在1976年就在电视中公开反对吸烟。   “像我这样的反吸烟人士不断促使政府机构采取行动,”现年76岁的Hatai说。“我的组织就像一个监管者,”他说,“我对法律的每一个字都了如指掌。”   但是如果没有其他一系列有利条件,他们的行动也不可能取得成功。很多烟草控制的措施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打下了根基。当时的总理炳·廷素拉暖(Prem Tinsulanonda)将军就支持限制烟草。Prakit说,转折点出现在1989年,当时美国在许多跨国烟草公司的支持下向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的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提出开放泰国市场。他们如愿以偿——泰国于次年取消了对外国香烟的进口禁令。但是由于泰国民众国家意识强烈,人们不欢迎外国公司的进入,跨国公司为成功也付出了一定代价。Prakit说:“政府官员们担心,如果他们与跨国公司扯上联系并且被公众发现,他们将会失去民众的支持。”   泰国对烟草的限制非常普及,以致于Hatai和Prakit现在能够专注于其他大多数亚洲国家还远未触及的问题。Hatai正在考虑菲利普莫里斯对每年一度的亚细安艺术奖(Asean Art Awards)的赞助问题。去年,在第十届会议上,泰国总理他信。西那瓦(Thaksin Shinawatra)一开始同意主持该会议。Hatai说,他向公共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